对话|与“脱口秀大王”一步之遥的鸟鸟:被追捧的文本如何来

扬子晚报网  |  2022-11-17作者:张楠

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 张楠

11月15日、16日晚,《脱口秀大会》迎来年度总决赛。54组脱口秀选手经过激烈比拼,包括何广智、徐志胜、邱瑞、童漠男、庞博、鸟鸟、毛豆、呼兰在内的8位选手突出重围,向年度脱口秀大王发起最后冲刺。最终,呼兰获得2022年度总冠军,鸟鸟、毛豆分获二三名,邱瑞名列第四。以高质量文本受到粉丝追捧的鸟鸟,对记者透露了其创作幕后。

在16日晚播出的总决赛中,四强选手们围绕“最后五分钟我想说 ”来进行脱口秀表演。 呼兰说起他坐海边写稿的往事;鸟鸟“前瞻”了下,万一拿了脱口秀大王怎么办;第一次参加《脱口秀大会》就有优异表现的毛豆,说起了观众最爱听的他当海军时的故事。邱瑞依旧“愤怒”,这次他选择“电动车”作为吐槽对象。

最终结果在很多人的预料之中,4次进入总决赛的呼兰如愿拿下总冠军,辛苦付出终得回报,不少网友认为呼兰值得冠军。从决赛两场表现来看,他也是保持了高水准。这一季呼兰化身说尽打工人心声的“嘴替天花板”,喜剧包袱的理性内核令人印象深刻,常常意犹未尽。当晚他说齐桓公和脱口秀演员有相通之处,都要靠管仲(观众),这个谐音梗不少观众半天才反应过来,意会之后纷纷拍案。

呼兰在发表获奖感言时表示:“特别想感谢所有的朋友们,没有这些朋友们,我撑不到这个时候,我们都撑不到这个时候,我们会好好创造,谢谢大家!”此外,毛豆、童漠男和邱瑞3位新人表现抢眼,节目中也输出了很多高能的段子。

在不少网友心目中,获得第二名的鸟鸟凭借高质量的文本火热出圈,没能成为《脱口秀大会》历史上的首位女冠军确实有些遗憾。“社恐女孩”鸟鸟用最平静的语气讲最有能量的段子,内敛的犀利气场很强,她对世界的洞察方式常常有独特的角度。比如社恐人士玩鬼屋游戏,“即便鬼屋里有电梯,你和鬼站在里面,你也只会感到尴尬。”以及之前关于“躺和卷”的话题中,“我向生活要答案,生活对我略略略”,“永远年轻,永远左右为难,一切都是最不好的安排”等等金句出圈,鸟鸟文本的哲思令人回味。领笑员鲁豫直言鸟鸟是“文本之神”,在给鸟鸟颁发“真的吗 我信了”这个无厘头奖项时表示,“你问我为什么发给她,略略略……”

鸟鸟在这一季中愈战愈勇,发挥稳定,凭借环环相扣的文梗,知识分子趣味、关注女性内心等闪光点,在众多的脱口秀演员中风格独树一帜。当然,与之相伴相生的还有她独特的表演方式,两手紧紧抓住话筒,略带紧张,语调如同Siri,像极了小时候上台发言的我们。

在决赛比拼中,作为总决赛唯一的女选手,鸟鸟一上场就把谐音梗玩炸了,她吐槽自己平时的生活状态只有三种——中悲、大悲和超大悲。虽然自己很悲观,但别人也只是在傻乐,朋友则吐槽她:“你倒不是傻了,你这是傻悲。”鸟鸟真的社恐吗,为什么她在台上脱口秀讲这么好?她还自嘲自己平时的内向都是“装”出来的,别的选手是来拿脱口秀大王的,而自己是来拿影后的。

16日晚临时创作的段子中,鸟鸟继续文本轰炸。“最后五分钟,我真的好害怕,怕我真的拿冠军,我不想成为史上评分最低的一届脱口秀大会的冠军,那样我就是最水的一届冠军,我就是水军,但要是我没不到,我就连水军都不如。”“我怕我拿了冠军他们就说笑果捧女的,这样我就能安慰其他演员,没事还有机会,咱们争取明年做个女的。”最后收尾则呼应此前热梗,“对脱口秀演员来说,你们要是不傻乐,我们就白傻悲了。”

对话鸟鸟:

好笑就行,人设没那么重要

问:今年大家觉得你变开朗了?

答:可能我敢在镜头前说一些话,舞台状况可能更放松。去年我接了挺多演出,历经锻炼会放松一些。

问:人设崩塌怎么办?

答:没事,好笑就行,人设没那么重要。

问:备战决赛时,也会压力大吗?

答:会。压力大的时候,每天想着比赛,会有点感受不到自己的情绪,你会比较焦虑,比较难感受到生活里的事情,需要调整心情,看一些能观察到细节的东西,视野才会拓宽。

问:你怎么理解“丧”?

答:我有朋友说我“丧”,但我感觉我挺积极的,这不还活着呢嘛。丧,从科学上我知道是激素水平,神经递质的问题。我很敬佩那些在破碎基础上重建,还能保持乐观的人,我还到不了那个阶段,就会丧一点。

问:生活中社交是什么状态?

答:生活中不会拒绝别人的邀约,但常常是“被动型”的。被动社交会比较有安全感。在路上会遇到粉丝加油,“鸟鸟,勇敢社交!”还会收到来自高中生的私信鼓励,“鸟鸟,我是你的妈妈粉!”会回应他们。出名还是挺开心的,不要给脸不要脸。

危机感一直都有,被观众喜爱很惶恐

问:有点好奇,社恐和脱口秀为什么会统一在你身上?

答:舞台比日常社交场合更安全,五分钟讲背过很多遍的稿子,一个人讲,也很少有观众会当场反驳你。社交场合中面对意料之外的回应,你可能会陷入尴尬。舞台上除非你稿子背不下来,否则也是很难陷入尴尬的。人们处理不开心的方式不同,我的方式就是找个点讽刺一下,说个笑话就过去。

我上大学的外号叫“闷逗”,大家说我冷不丁说一句还挺逗的。于是意识到我这个人挺逗的,产生了上台表演的想法,也遇到机会。

问:今年大家感觉你的风格更鲜明了?

答:我自己对风格没有感觉,他们跟我说,我今年表演状态要更轻松一点。我心态的变化就是很惶恐。去年觉得我竟然被观众喜欢,是单纯的开心,今年就是怕观众对我失望。

观众一旦对你很熟悉了,对你有高的喜爱度,期望值也很高,希望你说出新鲜的东西,突破原有的表演风格和范围确是很难,但已经上节目了,得到那么多观众的喜欢,这就是你应该做的。

问:面对新人,会有危机感吗?

答:创作上的危机感一直都有。在国外脱口秀表演领域,表演风格非常明确的人,才有在电视上露脸的机会。我们处在发展阶段,才有所谓表演型和文本型的演员。我这种表演很差,有观点有文本的人在台上出现,客观现实就是国内脱口秀行业刚起步,我也知道我实际在什么水平,自己早晚会被淘汰。既然现在有这个舞台,我就多挣扎一下。

问:平时收集素材会关注什么内容?

答:会看看短视频,但我比较自律,两个小时吧,但也很难控制……有时候会看看书。一般也会看看小说,小说让你信服故事的真实性,会列举一些细节。往往为了让你不觉得无聊,在描述里加一些梗,挺出其不意。加一些作者的洞察,跟搞脱口秀很类似。

问:写文本如何找到跟大家的共鸣点?

答:基本上年轻人遇到的问题都差不多,共鸣点很好找,难的是表述得特别好。比如融入不了想融入的圈子;想改造自己,又觉得坚持不了…关键是找到切入点,把它写好。

段子打磨不够,我上台比较心虚

问:说脱口秀,你有边界感吗?

答:我的边界是基本不说我自己不相信的话,都是真心实意认为的观点。尽可能在职业范围内忠于内心,否则你会难以自洽。

问:作品好不好笑,领笑员是否专业,今年观众对脱口秀表达了更多自己的观点,你怎么看?

答:观众变得更理解脱口秀这个艺术形式,当演员跟观点不一致的时候,也会更宽容。观众对今年节目的评价,我也能理解。今年在舞台上呈现的一些段子,客观上讲创作周期比较紧张。段子需要舞台来打磨,多一些开放麦来跟观众交流,知道他们对什么梗有反应,但受疫情影响,时间不够,我上台还是比较心虚的。观众就会感觉没那么好笑。不管这么说,这些都不是理由,都是借口。观众最后看到的就是呈现在舞台上的东西,其实就是能力不够,但态度是认真的。

问:未来还会对自己做一些提升和规划吗?

答:会写点儿东西,我随性,没有严谨的规划。缺乏一些技能,需要整体表演的训练,在舞台上打开自己,解放天性,一直还没找到机会。

责任编辑:李丹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