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M三人行|考古纪录片“不止考古”,还能看点啥

扬子晚报网  |  2022-11-17作者:张楠 沈昭 孙庆云

坑里“考古喜剧人”扎堆

近年来,从汉字、成语,到诗词,再到地名、国宝,央视“大会”系列也聚焦文物方面,还有各种真人秀式文化综艺开启文物与考古的全新打开方式,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亮丽风景线吸睛。比如去年,央视联合国家文物局、中国社会科学院推出的考古空间探秘类文化节目《中国考古大会》,其中一大亮点就是首创考古空间探秘形式。考古工作中,通常把发掘区划分为若干相等的正方格,以方格为单位发掘,叫做“探方”节目中。“探方”LED机械升降模块,以三个规模精准还原考古学的“探方”法。

如何将“不轻易示人”的考古发掘现场搬上舞台,让综艺节目颇费思量,对此,纪录片做的相对得天独厚。而如何让观众沉浸式看片子,从选题到表现方式都很重要。“三星堆一醒惊天下”,三星堆背后的故事,当然值得挖掘。但艰苦枯燥的考古过程考验观众,也不是所有人都能坚持不“弃剧”。但这部纪录片是沉浸式考古加“脱口秀大会”的架势。

考古人上工啦,如此不寻常的打工人的生活,给网友带来十足新鲜感。再加上从旁白到拍摄带来的戏剧感,考古人的喜剧日常颇意外,警醒了网友的瞌睡虫,考古人展开隔空互怼,放大打临工大爷的摸鱼,这些综艺节目玩梗的技巧,被放到纪录片中,确实给严肃的内容增添了趣味感。

在这部片子里,大家知道了,考古也是要穿防护服的,考古也是有职业病的,骑着粉色小电驴出街的有可能是考古大神哦。学生看体型略圆的赵昊老师穿了小一号的防护服,肚子几乎在卡住的边缘,为节目贡献笑点。但看这些年轻的考古人在防护服上写“堆堆你怎么这么好看”,调侃中抒发雄心壮志,充满对职业的小确幸感。(张楠)

一本正经还是幽默逗趣?考古纪录片不止一种打开方式

前两天,大型考古纪录片《何以中国》公开了首支宣传短片,整个宣传片看下来大气、端庄,大克鼎、双鸟朝阳牙雕等文物在光影变换中彰显着无穷的魅力,灿若星河的民族文化和国家曾经的苦难历史在这个短短的宣传片中展现在观众面前。虽然还没有看到正片,但从宣传片来看,这部纪录片又将是个大制作、大气量的纪录片。

气势恢宏、大国气派的传统考古纪录片固然好看,这些年来新兴的风格相对活泼的考古纪录片也相当有意思,最近正在B站热播的《不止考古•我与三星堆》就出圈了,这部讲述三星堆考古和考古工作人员工作日常的纪录片风格上非常“B站”,采用了网感强烈的表述方式,负责三星堆K8祭祀坑发掘的考古人员赵昊在旁白中成了“坑长”,还是位小电驴漂移高手,另一位工作人员冉宏林则因为会照顾附近的小野猫被冠名了“三星堆动物园唯一指定园长”的称号,旁白不是一个知识的灌输者,而成了观众的朋友,颇具趣味的画风让观众在领悟厚重的人文历史之外看到鲜活的情感表达。

新中国的第一部考古纪录片《地下宫殿》恢弘大气的风格影响了一代又一代国内考古纪录片的风格选择,科学性和艺术性并重是考古纪录片内容的首选。而在互联网时代,更加趣味化的表达未尝不是考古纪录片一个不错的打开方式,考古团队需要年轻的血液,考古纪录片又何尝不是呢?(沈昭)

终于有纪录片拍拍三星堆背后的人了!

若是说给三星堆拍部纪录片,第一反应下,大多数人想到的主角一定是那些顶着“奇奇怪怪”造型的出土文物,比如说人头鸟身的雕像、宽鼻巨目的青铜人像……灵动活泼的模样,让人印象深刻。

而这次,《不止考古·我与三星堆》则是反其道而行,聚焦文物发掘、修复的过程,将隐没在文物背后的考古工作者推到了镜头前。他们有的是从北京大学考古专业毕业的高材生,有的是“几十年如一日”守护三星堆的老手艺人,还有的是遗址附近村庄过来帮工的村民。

这么多人聚在一起,为的是把眼前这片普通人看起来无任何差别的黄土地,沿着历史的脉络,勾勒出千年前我们的先人所居住的城郭模样。

至于去评价“拍的好不好?”打开视频,满屏飘过的弹幕中留下这么一句话“考古真是苦中有乐。”我想这部纪录片已经拿捏到考古工作的精髓,并且准确地传达给了观众。

前段时间,考古行业“外热内冷”的现象曾引发众人讨论:一批批年轻人通过三星堆文物、敦煌文化等“恋上”考古,但是研究院对外招聘编制岗位时,却仅有五六人报名。两者之间的“错位”说明了一个问题:年轻人对文物研究有兴趣,可是对考古工作缺乏了解。

而从“围观”走向“专业”,《不止考古·我与三星堆》这样“以人为本”的纪录片是一个绝佳的“桥梁”。(孙庆云)

责任编辑:李丹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