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天,我想去田野里采一朵花》:欣赏生活的美

澎湃新闻  |  2022-11-21作者:杨宝宝

澎湃新闻记者 杨宝宝

打碗花和牵牛花很像,但却不是一种花,打碗花花冠和叶子更小,攀爬能力也远远比不上牵牛花;朋友圈常看到有人晒爱人送的花,配文是玫瑰,其实绝大部分都是月季;桂花和腊梅在欧洲不怎么能见到,于是花也染上了几分“乡愁”……

《春天,我想去田野里采一朵花》

谈到花草,戴蓉总有说不完的话,写不完的文章。她是复旦大学国际文化交流学院教师,平时最爱的事是与花草相处。对她而言,植物是一种“必需品”,是人生获得快乐的必要元素。

今年,戴蓉的新书《春天,我想去田野里采一朵花》出版。11月20日上午,在上海书展,戴蓉和新民晚报夜光杯编辑徐婉青一起,和读者们谈了谈她生活中不可或缺的植物。

活动现场,戴蓉和徐婉青对谈

春天是万物生发的季节。每年的春天好像都一样,但每个春天又都是新的。《春天,我想去田野里采一朵花》收录了20种非常能代表春天的应时花草,既有“群芳谱”里的佳卉名花,如牡丹、海棠;也有田间地头的野草,如二月兰、救荒野豌豆等。

这些植物,有的出现在公园、植物园、野外,有的是日常蔬果。它们都有非常强的季节性和代表性,与中国的节气物候和人们的日常生活紧密相关,是中国人春天日常生活的一个横截面。

戴蓉特意选了一些长在路边、常常被大家忽略的野花,比如阿拉伯婆婆纳。江南初春乍暖还寒,在草地还未完全变绿时,阿拉伯婆婆纳就开出了星星点点连成一片的小小蓝色花朵,带来属于春天的美好气息。

阿拉伯婆婆纳。视觉中国 图

“我在书中提起这些不起眼的野花,是想引起大家的注意,让大家多留意身边的花。” 戴蓉说,很多人生活在城市里,接触到的花不如乡野多,但只要留意,身边的花是无处不在的。一些经济作物比如油菜花、茶树花也很美,它们都值得被注意、被欣赏。

现在很多人用APP识别花草,戴蓉笑言“也不能完全依赖科技手段”,识花APP在一些细节上容易犯错,比如最常见的紫藤有两种,中国原产的紫藤和日本的多花紫藤。多花紫藤比中国紫藤花序上的花多,花期更长;多花紫藤一般花叶同出,中国紫藤花比叶早;此外,多花紫藤茎是右旋的,中国紫藤是左旋。

“上海嘉定紫藤园里栽培的紫藤品质就是多花紫藤,是日本冈山县和气町赠送的,颜色有深紫、白紫、粉红,还有白中带绿的。”

戴蓉在书中常常写到花草之间这种细微的差别,这是属于爱花人的执着。在《春天,我想去田野里采一朵花》的编纂过程中,她还细致地与插画师交流打碗花与牵牛花的区别,确保插图的精确性。

打碗花

牵牛花

“能分辨常见的草木、野鸟和昆虫,这些技能也许在现实生活中派不上什么用场,但你对植物了解得越多,你的心就越柔软,也就越能抵御高速运转的日常带来的焦虑。”戴蓉觉得,植物是四季风物中最重要的部分,是人们食用的蔬果、衣服上的染料和记取生活最初的线索。

戴蓉最希望定居的地方是云南,她经常畅想自己退休后会在那里有一座小院子,在心里描绘自己会种植哪些品种花草,“也希望大家可以多多去野外赏花,让生活慢下来,欣赏生活的美。”

责任编辑:李丹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