耳机里的世界,是与世隔绝的温柔。

媒说话  |  2022-11-16

有人说,戴上耳机,整个世界都是自己的。

也有人说,戴上耳机,这个世界与我无关。


耳机的世界里,是我最低成本的快乐。


之前做过一个测试题,如果可以穿越时空,你想回到小时候吗?


我的答案是: 不想。


我的童年是孤独的,小时候父母外出打工,我便成了留守儿童。


我从小是外婆带大的,外婆待我很好,但每当我看到等在校门口的家长时,都有一种无限蔓延的孤独感。

我努力交很多朋友去缓解孤独,我急于维系薄如蝉翼的友情,不由自主的去讨好我的朋友们。


可即便我在这段关系里耗尽心力,却依然有种融入不进去的孤独。


所以在有了朋友后,我的孤独感不减反增了,我常常只能一个人低着头穿梭在校园里,避开我所惧怕的人群。


后来,有人告诉我, “如果世界太危险,那么只有耳机里的音乐最安全了吧。” 

 那之后,我便喜欢上了耳机里的世界,它是我那时候最低成本的快乐。 


音乐像是无形的解药,可以将我从千愁万绪中解救出来,让我不再惧怕孤独。


一个人的时候,我会戴上耳机,放任自己沉浸在音乐的世界里。


耳机里的世界像是一把保护伞


长大后的我,对于朋友没有了儿时的那份执着,反而交到了许多志趣相投的朋友。


在她们那里,再没感受到被排斥在外的孤独感。我乐于与她们分享耳机,像是与她们分享着我的世界一样,那是一种不可言说的快乐。


 耳机隔绝出的空间,是享受自我最温柔的方式。 

我一直保持着戴耳机的爱好,它似乎成了我生活的一部分,我平时除了随身携带手机,还会随时随地带着耳机。


一个人写作业时,习惯性戴着耳机一边刷题一边哼歌


上公交车前,习惯戴上耳机,望着车窗外静静听歌


深夜失眠入睡前,习惯戴着耳机打开心仪的电台,听着老歌缓缓入眠


心情低落时,喜欢独自一人默默戴上耳机在外面散步


 有人问过我,为什么总是戴着耳机,是不是很喜欢听歌? 


但其实有时候我的耳机里什么声音也没有,戴耳机只是想避免一些并不喜欢的社交而已。


 上大学后,看到好多人的状态就是: 


从出寝室门的那一刻戴上耳机,直到老师站上讲台开始讲课才摘下来;一下课就戴上耳机,飞快收拾好书包,或快或慢地走在回宿舍、食堂或者图书馆的路上...


 可有多少人戴着耳机却没有听歌?又有多少人假装听歌,却连耳机线都没插? 


戴耳机不一定是为了听到耳机内的世界,也可能是为了隔绝耳机外的世界。


耳机里的世界已经不止有音乐,它给了我们另一个不拘泥于具体形式的乌托邦。 


不止气味有记忆,音乐也有记忆。


 总听人说气味是有记忆的,但音乐在我的记忆似乎更深刻。 


每次听到熟悉的音乐时,都会把我的思绪拉回很久以前的那些已经回不去的时光。


 或许,回忆其实是一段被加了滤镜的时光。 


当你戴上耳机,放上一首熟悉老歌时,回忆就会不由自主地冒出来,无论好的还是不好的都只剩下淡淡的怀念。


每次听《记念》这首歌,都能令我想起,早自习时借着背书声掩护下的闲聊,晚自习后回去路上的追追赶赶,夜晚的疯玩,白昼的瞌睡......

它们已然成为了青春的一部分,在那个记忆最深处,刻下了属于我们的故事。


 在我青涩的学生时代中,这些耳熟能详的歌曲陪伴着我走过了漫长的青春时光,见证了我重要的人生时刻。 


耳机里的音乐或许就是打开自我世界的钥匙,人们用耳机在繁忙的时代中圈起属于自己的一方天地。


2020年,我还在高中时,我第一次听到《茫》这首歌。


当我听到那句 “我试着把孤独藏进耳机,用琴键代替 ”时,就有种想要落泪的冲动,我不知怎么形容那种感觉,有一种情感上的共鸣。


记得当时有一句很火的话: “耳机是人类的避难所,音乐是心脏的救生丸。” 


或许,每个人在那里都有自己的一方小世界,在那里我们会得到外界无法给予的特殊情感。


所以,当你感到疲惫时,不妨停下来,用耳机给自己营造一个歇脚的角落,让音乐来抚平自己情绪的皱褶。


 它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可我们却能在那里找到内心的归处。 

责任编辑:曹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