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星”居委会大妈朱国萍:
潜心经营老百姓的“解忧杂货铺”

2019-05-15来源:中青在线 作者:王烨捷

  位于上海市长宁区安顺路281号的“萍聚工作室”,如今成了周边多个老旧居民小区的“解忧杂货铺”。老百姓有什么烦心事,都可以来倾诉,寻求解决方案。

  这是“明星”居委会大妈朱国萍退休后的新工作——上海市长宁虹桥萍聚工作室党支部书记。

  作为基层工作者,她连续3届当选全国人大代表,把在基层感受到的老百姓的期盼带进人民大会堂。老人配不上药、青年停不了车、小孩没处玩耍……社区里的每件小事都在她的“管辖范围”之内。

  退休后,她每天早上8点准时到“萍聚工作室”报到,服务范围从过去的虹储小区一个社区,扩展到上海市所有社区。“居民区现在很多年轻干部上任,他们特别缺少培训。”朱国萍除了提供大课培训外,还会针对不同社区遇到的不同问题提出个性化的解决方案,“近30年的经验,不能浪费了”。

  上海最早破题“停车难”的老旧小区

  虹储小区始建于上世纪70年代,是位于上海中心地段的一处典型老旧小区;虹储小区又是一个“新型小区”,它的绿化率极高,小区内一步一景,健身、休闲、停车设施整洁齐备,居住舒适度很高。

  在小区的醒目位置,可以看到居委会的服务范围、工作时间和联系电话;小区走廊上贴着志愿者的姓名、职业、特长、房间号,居民有困难随时可以找志愿者帮忙;垃圾分类宣传栏上张贴着“各楼组垃圾规范投放排行榜”,20个先进楼组被挂上墙。

  4月24日,16号楼202室的周民主正在自家车位上洗车。他从家里打了一桶水下楼,洗车后的水可以直接流进车位底下的泥土里,方便、干净。

  “以前这块地杂草丛生、乱糟糟的,现在变成底下是耐压草的停车位,新增车位10多个,还整洁美观。”周民主告诉记者,小区里过去停车位紧张,且没有固定车位,居民常常因为抢车位吵架、打架,有的人为了占车位每天用一个大花盆或者一辆自行车提前“占座”,引起很多居民的不满。

  从“没有车位”到80%居民有地方、有序停车,朱国萍带领的虹储居委会只花了一个月时间。

  虹储社区开了一次“停车坪听证会”,100多位居民代表和业委会、物业公司、居委会一起开会,朱国萍展示了停车坪规划,得到了100%赞成。一个月后,“创意停车坪”就诞生了。这里成为上海最早破题“停车难”的老旧小区。

  1987年就搬进虹储小区居住的徐老伯每天都要到小区健身园里打太极拳。他告诉记者,小区健身园是由一处垃圾站改建而来的。1999年建成至今,“保存得像新的一样,每天有志愿者来维护”。

  记者了解到,在朱国萍的带领下,如今虹储小区1000多户3000多位居民中有四分之一是社区志愿者。居委会为志愿者设立了“时间银行”:志愿者服务社区,就可以得到同等时间的其他服务,无论是烧饭烧菜、电脑技术、医疗咨询,还是帮助找工作,全都能兑现。

  “凡是难解的民生工程都要依靠居民参与,事前有民主决策,事后有志愿服务,目标是利益共赢维护家园。这样办事才有效率。”朱国萍说。

  退休不退岗,从担责任到做公益

  去年5月,朱国萍从社区工作岗位上退休。按原计划,她本可以像大多数退了休的老人一样回家买菜、做饭、带孙辈,但她总觉得自己一身的“小巷总理”的经验“退休”了可惜。

  在虹储小区的大门右侧,“萍聚工作室”开张了。这是上海唯一一个由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设立的“基层立法联系点联络站”。

  “过去,我在虹储小区当书记,是责任。如今,我在‘萍聚工作室’当书记,则是公益,为基层提供好培训宣讲、咨询指导、公益招募、评估监督等服务。”朱国萍说。她一个上午常常会接到五六个咨询电话。

  有居民在家里翻出已故老人的存折,却无法在银行取钱。“就2000元钱,还要叫老百姓去公证处公证。我改天陪他们去银行跑一趟。”朱国萍当即答应以“原居民区书记”的身份作证,帮居民拿回存款。

  浦东洋泾街道、黄浦瑞金二路街道的相关负责人,来电向朱国萍请教:物业和业委会关系不好,居委会夹在中间怎么做?朱国萍快人快语:“居委会不要推卸责任,物业和业委会的事,都是居委会的事,你要冲在最前面,而不是夹在中间,不然要你居委会干什么?”

  朱国萍告诉记者,现在很多新型商品房小区里,居民都不认居委会,只认业委会,这其中最主要的原因就是有的居委会干部作为不够。

  每次培训居委会干部时,朱国萍都要求大家做到“五个必访”——对乔迁新居、生病住院、下岗待业、婚丧嫁娶、有家庭纠纷的居民“必访”。她坚持让居委会干部每月走访50户人家,熟悉1000多户3000多名居民。

  居委会要处理的事情很琐碎,诸如水龙头打不开、锁坏了、楼上晾衣服滴水等,看上去都是鸡毛蒜皮的“小事”,但在居民心中就是“头等大事”。“小事做好了,大事就成功了。”朱国萍介绍,虹储小区把“小事”安排得非常妥帖,比如70岁以上的老人免费按摩;80岁以上的免费理发,卧床不起的可上门理发;90岁以上的免费扦脚;95岁以上的每年免费过生日。

  这些点点滴滴的举措让居民感动,因而,治理小区也就更容易了。

  居民福祉始终摆在第一位

  1991年,长着一双大眼睛、扎着马尾辫的朱国萍初来乍到,她走进虹储小区后的第一件事,就是了解居民有什么需求;2019年,梳着一头干净利落短发的她,走进上海的各大社区,第一件事,还是了解社区居民的需求。

  在长宁区虹东小区,不止一位老人向朱国萍反映“配药难”。有的老人有糖尿病、高血压等慢性病,根据上海市分级诊疗政策,他们可以到就近的街道卫生中心配药、取药。虹东小区地段优越,但距离街道卫生中心却有“尴尬的一公里”。这一公里路,如果走过去,老人们走不动;如果坐公交,往返于公交站台间也差不多要一公里。

  虹东小区居委会书记支颖是个年轻人,她告诉记者,这个问题由来已久,但始终找不到好的解决方案,因此,她请朱国萍来调研,看看怎么解决。

  朱国萍后来指导支颖出具调研报告、申请报告等,到街道卫生中心、街道办、区卫健委都走了一圈,反映问题。在多方协调下,如今虹东小区的综合服务站里,多了一间便民药房。

  便民药房每天8点到15点营业,可以刷医保卡,居民常用的心血管类慢性病药全都配齐。老人们只要拿着医生处方,就能过来买药。70岁以上的老人,如果不能当场拿到药,则会有社区志愿者等药到货后送上门,“上午来拿,断货的话,下午就能给送过去”。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注意到,像这样“点对点”的服务,“萍聚工作室”一年来已经做了不下20件。朱国萍总是冲在第一线解决问题,“党和国家给了我这么多的关怀,不是因为我个人有多厉害,而是因为我身后站了一大群社区居民,他们的福祉始终应该摆在第一位”。

  朱国萍对居民“有求必应”,但对领导干部,她却更喜欢“实话实说”。

  她曾在上海市委常委学习会上提出基于基层工作经验的“五个担心”:基层管了不该管的事,费力不讨好;该管的事没人管,社会管理真空;统筹安排考虑不周,基层难以应付;流于形式,不能解决百姓的切身利益;面对突发公共事件,不能妥善解决。

  朱国萍说:“基层在治理上碰到很多问题,居委会干部应努力做实事,对小区帮助不大的事不做。”她提出这“五个担心”是希望引起市领导重视,百忙中抽出时间,走进群众,听听百姓呼声,减轻百姓负担。

【责任编辑:贾志强】

版权声明:凡本网文章下标注有版权声明的均为中青在线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使用。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如需授权,点击
H5频道
图片阅读
今日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