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八年后重返和田

2018-07-10来源:中青在线 作者:张国

  穿上40年前的军装,7月8日,退伍老兵马长清回到了40年前的军营。

  他已认不出解放军驻新疆和田地区这支部队的大门了,直到门口那两棵老杨树映入眼帘。他记得自己参军时它们直径一尺左右,现在则要多人合抱。

  1978年,18岁的天津籍士兵马长清到和田服役。如今迎接他的战士跟他当年一样青春洋溢。看到年轻人身上那身迷彩服,他一把抓住对方的手,还没下车就哽咽得说不出话。

  马长清在1980年年末告别了和田,这是他38年来第一次故地重游。这些年里,他思念和田,想念这个沙漠与绿洲交接之地,想念“昆仑山脚下辽阔的草原和一眼望不到边的大沙漠”。

  出于对和田的思念,几个月前,马长清给和田地委副书记、行署专员艾则孜·木沙写了一封信。

  收信后,和田地委、行署决定通过天津市援疆前方指挥部,邀请这位“沙海老兵”回第二故乡走一走。

  当他终于归来,马长清用“落叶归根”形容自己的心情。

  昔日的营房已经闲置,但他尘封的记忆又复苏了。养鱼坑、葡萄架、洗手池、骆驼队,他无数次梦见过这里。在他看来,“老营房没啥变化”。他很快告诉人们从前一中队在什么位置,五中队又在什么位置。在住过的宿舍前,他毫不费力就认定,房门仍是从前那一扇。

  他甚至记得当年维吾尔族的骆驼队队长兼翻译的体重超过200斤,而那位队长年幼的儿子教过战士们用维吾尔语喊“一二一”的号子。见到队长的女儿——她现今是这支部队的一名干部,他准确地用维吾尔语喊出了号子。

  时间终究是流过了,正如地上的废铁片已经锈得像风干的纸片一样又薄又脆。人们陪他特地回到戈壁大漠深处的一处旧营地,房屋早已废弃,风力积沙成塔,在一些房间,沙子几乎爬到了房梁。但这是马长清“青春年华最辉煌最骄傲的地方”。他和战友们在这里服役时,为中国的“两弹一星”作出过贡献。

  多年之后,老兵马长清在和田得到了崇高的礼遇。他说自己心情特别愉快,他一直有头疼的老毛病,需要服药控制,到了和田后,奇怪的是“药都不用吃了”。

  前来迎接他的和田地委委员、宣传部部长顾莹苏开玩笑说:“和田就是你的药。”

  迎接他的还包括老军医门华秀的儿子。门华秀生前是和田最有名望的中医,有“昆仑山下的神医”之称,也是国务院表彰的“全国民族团结进步先进个人”,他的儿子子承父业,也在同一个地方当了军医。

  马长清紧紧拉着故人之子的手,绕着营区走了一圈。他不停地感慨:“圆梦了,38年了。”“在这儿待着,欢畅!”“能吃下饭了。”

  改革开放40年,和田变得让他认不出了。寻找戈壁营房的路上,马长清至少经过了两处“天津工业园”——他的第一故乡成了第二故乡的对口援建城市。

  和田由北京、天津、安徽三地援建,最新的计划是用“愚公移山”的精神,到2020年赶走贫困。马长清平时在天津也习惯关注新疆新闻,对这一切并不陌生。

  他当年是坐了6天的火车到了吐鲁番,然后坐了8天的汽车来到和田。而这一次,他是乘坐旅游航班“津和号”飞到和田的。

  这是地处南疆的和田首次迎来旅游航班。去年,天津至和田开通了“津和号”旅游专列,吸引了1300多名游客。据天津市援疆前方指挥部总指挥李文运介绍,今年在继续开行旅游专列的同时开通旅游航班,预计将送来3000多名天津游客,不仅拉动当地旅游业,也促进民族的交往交流交融。

  “老说‘兄弟民族’,这就是‘兄弟民族’。”站在茫茫戈壁里,马长清感慨。

  他还说,很多老兵都想回来看看。

  告别部队营区之前,他像孩子一样屡次嘱咐人们:“别忘了我。”

  部队干部对马长清说:“忘不了老兵给我们留下的。”近几年,这支部队总有老兵相约回来“探亲”。

  终于要告别了。马长清明明已经上了车,又回头走到车门处,向官兵们敬礼。这个举动重复了多次。

  38年后的见面,以不同年代的军人互致军礼结束。

  本报新疆和田7月9日电

【责任编辑:黄易清】

版权声明:凡本网文章下标注有版权声明的均为中青在线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使用。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如需授权,点击
H5频道
图片阅读
今日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