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法经营旅行社业务”之惑

2018-01-04来源:中青在线 作者:李广

  刚刚结束的“2017中国旅行社行业发展论坛”上,某旅行社资深人士表达了以下困惑:

  目前市场上大量存在不具有合法资质的机构非法经营旅行社业务,而消费者也更愿意选择这些机构,尤其是当这些机构打着“游学”、“户外”、“培训”等名义开展旅游业务时,反而比正规旅行社更有吸引力;而旅游行业监管部门由于执法力量不足等原因未能对这些“非法经营”活动予以必要监管,导致“非法旅行社”对正规旅行社形成冲击,也导致一些合法旅行社为避免更多的管理成本,自愿放弃合法牌照,变身为“咨询公司”“会展公司”,反而获得了更大的市场空间。

  其实这并不是新问题,而是近几年来被市场主体广泛关注,也被监管部门重点治理的问题。2017年国家旅游局开展了“暑期整顿”工作,除持续打击 “不合理低价游”外,还特别开展了打击“非法经营旅行社业务”专项行动,打击、查处了许多非法经营旅行社业务的企业、机构。

  但由于法律法规的不完善、旅行社经营范围边界的模糊、执法力量的不足、旅游消费需求的新变化,“非法经营旅行社业务”活动仍大量存在,并且其产生的原因和存在的问题也极为复杂。

  “非法经营旅行社业务”存在的问题

  目前“非法旅行社业务经营活动”大致有以下几种情况:

  第一种是合法注册成立的企业,在未取得旅行社经营许可证的情况下经营旅行社业务。这些企业一般以“咨询公司”、“会展公司”、“教育培训公司”名义注册,在开展业务过程中,基于客户需求或本身营利需要,为客户提供代订机车票、代定酒店、代办签证、预定目的地交通、策划安排旅游行程等服务,有意无意介入旅行社的经营范围。

  第二种是合法注册的社团组织,如协会、学会、俱乐部,以组织会员或本行业的非会员单位、个人交流培训等为由,打包提供包含交通、住宿、餐饮、会议、旅游观光活动的线路或产品,并以会务费、培训费等名义收取费用,也已涉嫌非法经营旅行社业务。

  第三种是一些未经注册的 “户外俱乐部”、“自驾俱乐部”等非正式组织,通过熟人介绍、网络社区、QQ群、微信群等发展成员,策划安排旅行行程,包含交通、住宿、餐饮、观光活动等内容,收取费用,非法经营旅行社业务。

  根据《旅游法》《旅行社条例》的规定,经营旅行社业务需要取得旅行社经营许可证,按照工商注册程序缴纳注册资金,并要具备相关从业人员,缴纳旅行社质量保证金,投保旅行社责任险。而这些单位和个人,不需过多的经营成本,也不用满足有关许可条件,“轻装上阵”,对合法旅行社形成不公平竞争,挤压合法旅行社的生存空间,也破坏了正常的旅游秩序。

  更为严重的是,这些组织、个人一没有专业人员,在产品设计、服务提供等方面存在诸多问题;二没有按照法律法规要求缴纳质量保证金、投保责任险,在发生突发情况或安全事故时,没有能力及时有效处理,没有偿付能力;三是这些组织和个人一般都不与旅游者签订书面合同,双方的权利义务界定不清,一旦发生纠纷,旅游者合法权益无法保障;四是这些组织、个人并不在旅游行业管理部门监管范围内,其所组织的旅游者,也不在旅游行业管理部门、出入境管理部门的掌控中,一旦发生意外,无法及时进行救援救助。近几年来,相关安全事故、纠纷诉讼屡见报端。

  旅行社的经营范围和边界模糊是产生问题的重要原因

  造成以上局面的原因很多,无外乎以下几点:

  旅游市场供需结构性失衡,旅游需求从传统的跟团游、观光游向个性化、多样化发展。户外探险、自驾远足、展会奖励、修学研学等不同模式的旅游需求旺盛,而旅行社提供的常规旅游产品和线路内容、响应需求的速度以及专项产品的价格等,不能完全满足旅游者的个性化需求。各种俱乐部、咨询公司、民间社团组织由于规模较小、运作灵活、响应迅速、定价低廉,迅速聚拢了一批客户,并通过口碑效应、网络传播形成市场规模。

  另外,旅行社管理体制僵化,注册旅行社仍需要一定数额注册资本,并需要缴纳数额不低的质量保证金、投保旅行社责任险。按照有关政策要求,开设旅行社还需要具有一定数量的导游等人员,这些条件使得合法注册并运营一家旅行社的成本过高,也导致一些企业或个人即使想成立旅行社合法经营,也由于诸多限制而被迫放弃。

  除此之外,笔者认为另外一个更为关键的原因,是旅行社的经营范围和边界模糊,换句话说,哪些业务只能由旅行社经营而不能由非旅行社经营,在理论上或是法律上并不清晰。

  《旅游法》第二十九条规定了旅行社“可以经营”境内旅游、出境旅游、边境旅游、入境旅游、其他旅游业务。《旅行社条例》第二条也对旅行社的定义作了规定:“本条例所称旅行社,是指从事招徕、组织、接待旅游者等活动,为旅游者提供相关旅游服务,开展国内旅游业务、入境旅游业务或者出境旅游业务的企业法人。”《旅行社条例实施细则》中,对旅行社的经营范围做了进一步说明。

  但是,以上法律、行政法规、部门规章的规定,均在讲旅行社可以干什么,而没有讲清楚哪些业务只能由旅行社经营。

  当然,在《旅游法》中规定了“旅行社经营出境旅游、边境旅游,应当取得相应的业务经营许可,具体条件由国务院规定”,但这一规定只是在旅行社业务范围内进行了细分,将出境旅游和边境旅游作为特许经营业务加以强调,还是没能回答哪些业务只能由旅行社经营。

  细究这些法律条文,可以发现一个问题:这些涉及旅行社经营范围的规定,其落脚点均在为“旅游者”提供“旅游服务”。但是什么是“旅游”、什么是“旅游者”,却没有在法律中进行定义。

  这又回归了旅游学术研究的一个老问题——“旅游”这一基本概念的界定问题。对此问题,学者皓首穷经,多有阐述和争论,本文不做展开。但就此而言,基础学术理论的缺失引发的实务问题在此被放大和凸显。这也是《旅游法》当时回避对“旅游”进行定义导致的现实问题。

  估计在近期以及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对“旅游”的定义不太可能形成统一认识,尤其是形成具有法律效力的概念。但是现实问题却摆在这里。因为《旅游法》《旅行社条例》规定了 “未取得相应的旅行社业务经营许可,经营国内旅游业务、入境旅游业务、出境旅游业务,应当由旅游行政管理部门或工商部门给与行政处罚”。但是工商部门、旅游部门以什么标准去认定一家企业经营的是旅行社业务,并没有一个标准答案:比如一家教育机构组织学员进行研学旅行,这些学员算不算“旅游者”,这种活动算不算“旅游”,直接决定了这家教育机构是否在非法经营旅行社业务。从法律上看,无法得出明确的结论。

  为了解决这一难题,在目前仍在征求意见的《旅行社条例(修订草案送审稿)》(以下简称“草案”)中,做了如下规定:“本条例所称旅行社业务,是指以营利为目的,预先或者按照旅游者的要求安排行程,提供或者通过履行辅助人提供交通、住宿、餐饮、游览、娱乐、导游或者领队等两项以上旅游服务,并以总价销售的活动”。

  该条款借鉴了《旅游法》中对“包价旅游合同”的定义,其界定的旅行社业务,基本可以总结为“包价旅游业务”。但为了避免“伤及无辜”、轻易认定一些企业“非法经营”,草案又在第三款对一些行为作了“豁免”——“下列情形不属于经营旅行社业务:交通、景区和住宿经营者在其交通工具上或者经营场所内,提供交通、住宿、餐饮等单项或者多项服务的;社会团体组织会员、机关企事业单位组织员工、学校组织学生进行旅游活动的;家庭成员、朋友、同学等彼此相识的群体自发组织的旅游活动的。”

  初看这条规定,比较严谨,也考虑了某些特殊情况,但如再仔细考虑,还是存在问题,比如第一项规定的豁免情形:住宿经营者为住店客人提供住宿、餐饮服务已达两项,按照该豁免条件,不会触及非法经营旅行社业务,但是如果向住宿旅客提供接送机服务,并且这项服务也必定会超出住宿经营者的“经营场所”。如此一来,住宿经营者的这种经营模式就不能被“豁免”,就构成了“非法经营旅行社业务”,这样绝大多数酒店业者就会因为“非法旅行社业务”而要受到行政处罚。但显然,这个结论是不合理的。

  再比如第二项,也看似合理。但是在执法过程中,执法人员是否可以去明确界定被组织的人员是否是该社会团体的“会员”、该机关企事业单位的“员工”、该学校的“学生”,显然是不现实的或者是需要耗费大量的执法成本的。更何况,很多此类活动,并非仅仅针对“会员”“员工”,很多还兼顾了员工家属、学生家长。是否只要超出了目前法条规定的人员范围,就必然触犯“非法经营旅行社业务”,就应当进行行政处罚,还是有争议。

  而第三项“家庭成员、朋友、同学等彼此相识的群体自发组织的旅游活动的。”这条法规从表述上来看,不像是法言法语,更像是一句“大白话”,同时也为执法带来困难,更为非法经营者指明了规避查处的方法:当非法经营者组织人员进行旅游活动时,是很容易让成员 “彼此相识”的——建立一个微信群、让每人作一个自我介绍,就可以马上“彼此认识”,也就可以依据此规定被“豁免”,执法人员如何查处?

  因此,如果按照草案规定来确定旅行社的经营边界,必将引发新的市场混乱,也带来新的执法难题。

  (作者为北京市法学会旅游法学研究会副秘书长)

【责任编辑:黄易清】

版权声明:凡本网文章下标注有版权声明的均为中青在线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使用。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如需授权,点击
H5频道
图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