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拉伊卜”带火“饺子皮”大赛,“冰墩墩”怎么看?

扬子晚报网  |  2022-11-24作者:张楠

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 张楠

卡塔尔世界杯正在火热进行,吉祥物“拉伊卜”也火出圈了。当地时间11月20日巨型“拉伊卜”在卡塔尔世界杯开幕式亮相引得大家惊呼:“天空飘来好大的馄饨皮”。面对社交媒体上玩坏了的“饺子皮”,被网友亲切称为“冰墩墩之父”的设计师曹雪告诉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其动态传播和营销借鉴,也给中国设计师带来很多思考。

玩嗨了,

中国网友欢乐包“饺子皮”

开幕式上,黑色头箍与极具中东风情的浓眉黑眼呼应,灵动活泼的吉祥物“拉伊卜”生动展示了中东地域特色和人文风情。“拉伊卜”在阿拉伯语中,意为技艺高超的球员。其设计灵感来自于卡塔尔人的传统服饰,它鼓励人们相信自己,也寓意着它将带领所有人,享受足球的快乐。类似一张白布的身体则源自传统阿拉伯男性头饰造型,设计者巧妙地抓住了白色和头饰的特色,做了拟人化处理。

据报道,卡塔尔官方还基于“元宇宙”概念推出了宣传片。在片中,拉伊卜来自于一个虚拟宇宙,那里聚集了全球重大赛事吉祥物。拉伊卜遇见主持人,并和他共同追忆足球的历史。

最近,“拉伊卜”成了许多人的欢乐源泉。当本届世界杯首战上演,东道主卡塔尔队,败于厄瓜多尔队之际,观众席上的卡塔尔王子这不是“拉伊卜”原型么?除了风靡赛场,“拉伊卜”也频频刷屏社交媒体,一举成为新晋“网红”。许多网友已经开启“捏馄饨皮”“捏饺子皮”大赛:谁还没有个“拉伊卜”了?看球期间,披上浴巾就能整个白色头巾造型,用纸巾和黑色皮筋也能扎个“拉伊卜”,为了体验球迷的快乐,中国网友极尽搞笑之能事。

此外,虽然没有任何明显与之相关的设计元素,但不少网友依然从“拉伊卜”身上感受到一股“有钱”的气息——“想要富、拉伊卜”“头顶一块布、天下你最富”的调侃和戏谑,也流行于微博、抖音视频和直播间以及小红书种草笔记中。

这不由得让人想起今年中国农历春节、北京冬奥会期间,突然火爆出圈的吉祥物冰墩墩,全网都在诉说“一墩难求”,希望实现“一户一墩”“冰墩墩自由”。“饺子皮”“馄饨皮”接棒“冰墩墩”,开始“走进中国百姓家”的奇幻之旅。

有点特别,

吉祥物是无生命无机物

采访中,广州美术学院教授,北京2022年冬奥会吉祥物冰墩墩设计团队负责人、设计师曹雪告诉记者,不管是以设计师的身份,还是普通观众,自己也处在这种关注“饺子皮”的欢乐状态中。

此外,巴黎奥组委不久前公布了2024年奥运会和残奥会的吉祥物“弗里热”,弗里吉亚帽在世界范围内引发热潮。“弗里热”是法国传统的弗里吉亚帽的拟人化形象,在《蓝精灵》动画片中,蓝精灵戴的便是弗里吉亚帽。在法国人心中,弗里吉亚帽已经成为注入血液的民族象征。曹雪笑说,分析来看,这顶帽子在自己看来,跟卡塔尔的“头巾”有异曲同工之妙。

在曹雪看来,一般来说,设计吉祥物要涵盖举办国或者举办地区代表性的元素,但这次“饺子皮”跟法国的“弗里热”,都是人造无机物。这不像其他盛会,会选择有生命的有机物比较多,帽子和头巾是无机物,是无生命的。

“像‘冰墩墩’源自是自然界动物,天然跟人之间有关系,本身有情感联系,但人造物都是生活用品,所以,在进行拟人化、人格化设计的时候,可能相对有点难度。”曹雪说,“动物有五官和四肢,但头巾就一块白布,你要赋予它五官,头巾的卷曲和折叠,来体现身体的体态和动作,倒是一件有趣的事情。或许我们也可以尝试无生命无机物的吉祥物设计。”

曹雪点评说,许多人说“拉伊卜”挺丑萌,其实一开始看到这个白乎乎的吉祥物,并不看好,这很正常,毕竟这不太符合中国传统审美。“以我的经验来看,我接触的外国人评价别国设计师的作品,不太用‘好看’这个词,会显得不专业,普通老百姓也不会用beautiful,他们习惯用special。比如在各种拍卖会上以天文数字被收藏的毕加索、梵高作品,本身不符合中国人传统审美标准,但其体现了艺术反叛精神。此外,中国人对西方有点抽象的东西,可能就不太接受。当然,中西方对抽象的理解也不一样。”

“饺子皮”“飘”火了,

冰墩墩“卡”出圈

“拉伊卜”的火出圈,也给中国设计师带来启发。曹雪认为,虽然“冰墩墩”实现了“一墩难求”,但“拉伊卜”的早期推广还是令人印象深刻。“完全动态演绎,天空飘来好大的馄饨皮。其实一开始大家看到冰墩墩很多静态造型,没有太多动态,感觉不到他的生命,没有产生情感交流,后来开幕之际,冰墩墩不断‘卡门’的搞笑事件,还有‘义墩墩’的推介,真正让冰墩墩的人设出圈。”曹雪说,“角色”二字不可分割,“包含内容和表达两层含义,没有表现,何以成角。动起来有了生命,性格也出来了”。他还说,关于冰墩墩本身能不能动,其实设计团队也考虑过,比如当冰丝带闪烁时,冰壳变成冰刀。但确实当时数字媒体没那么发达,大家的思维还停留在变形金刚式关节可以动动,更多动态开发最终没有实现,但“拉伊卜”的风行带来新风向和新启示。

当然,体育赛事的吉祥物要能代表举办国或者该地区的一个形象,这个形象需要是当地独有的,也要能引起社会面乃至全世界的共识和共情,这也是吉祥物设计的题中应有之义。吉祥物的选择会在“安全指标”之内,不会让任何一个国家的人民看到之后产生太大歧义,从而带来负面影响。比如我们选择冰墩墩,就是因为熊猫是中国独有的动物,也受到全世界人民的关注和热爱。大家想到中东地区就会想到当地的特色服饰,从这个层面来说,拉伊卜就达到了很好的文化宣传效果,让大家记住了这届世界杯。

但曹雪也表示,正如“饺子皮”给了大家欢乐吐槽的因子,选择大家都熟知的熊猫设计吉祥物,也带来了如何在经典形象的基础上创新出圈的挑战,还好我们做到了,但未来还有更多创新等着我们去创造。

“拉伊卜”卖火背后,

“产业动漫化”值得借鉴

世界杯吉祥物背后是2000亿衍生品市场,目前来看,“拉伊卜”既有流量,更有销量。据报道,卡塔尔世界杯吉祥物毛绒玩具和手办摆件一经上市,一直处于供不应求状态。尤其是爆款网红产品13.5公分尺寸的3D手办摆件,大多数时间都以预售状态存在于各大电商平台店铺。据说,经过8个版本的改良,来自广东东莞的团队设计生产的毛绒玩具、钥匙扣等周边产品,在全球30余家企业提供的样品中脱颖而出,成功亮相卡塔尔赛场。

曹雪说,这也启示我们,中国人未来在设计一些吉祥物或者IP形象的时候,有没有可能也选一些人们生活中的用品来做吉祥物。“大家做动漫产业化的时候,都去做衍生品。反过来,产业动漫化的思维值得思考。简而言之,就是把动漫作为一种表达方式,把各种产业,用漫画的表达方式表达出来。”曹雪举例说,比如青少把文具变成角色,用手指模仿订书机,卷尺变成蛇,把人造物品变成角色,实现拟人化设计,这种用品宣传不用做硬广,只需把物品变成角色讲故事,可以想象,青少年能拒绝这样有创意的文具产品吗?

通过动漫化表现,再赋能产业。“在卡塔尔借用动漫表现去卖头巾的商家,估计会有钱途。在大家关心好不好看,可不可爱的同时,我们也可以通过其他一些国家的设计,感受一点美的宽度,以及多元化表现”,曹雪说。

责任编辑:李丹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