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谢你医生》:严肃医疗剧展现复杂人性

中国妇女报  |  2022-11-24作者:雪林

在严肃的医疗题材之下,《谢谢你医生》并没有单纯着眼于医患关系这个老套的角度,而是选择了医生与医生、医生与患者、患者与家属等不同的人物关系视角,更多面向地展现了生死面前的复杂人性,它残酷又慈悲,复杂又纯粹,丑陋又美好,这就是真实的活生生的人。

——————

由杨幂、白宇主演的电视剧《谢谢你医生》于上周收官。这部剧在央视开播以来,收视稳定破1,在各数据统计平台也长居榜首位置,获得了“医患群像刻画得有血有肉”“病例真实,手术场景专业”“不会刻意煽情,而是带给人思考”等诸多口碑评价,被网友称为“医疗剧的新天花板”。

这是一部医疗群像剧。桐山医院急诊科新成立了EICU(急诊重症监护室),参与无国界救援战地医生肖砚怀着失去未婚夫林志远的伤痛来到这里,与医院最年轻的主治医生白术一起,用精湛医术救治一个又一个危急的患者。在日以继夜的工作中,二人逐渐打开心结,发现了彼此的相同点和闪光点,放下了心中的执念与成见。在这个特殊的地方,医生们被病人身上发生的一幕幕人生故事触动,一起经历着生命的考验、人性的拷问。他们克服分歧、排除万难,守住了生命保卫战的最后一道门。

剧中的人物性格非常鲜明,不落刻板印象,设定颇有深意。白术与肖砚,一个代表“理性”,另一个代表“感性”。白术痴迷研究咖啡豆,工作中过于锋芒毕露,以治病救人为己任,追求“机器一样”的高度冷静和理性。肖砚摩托车飚得飞快,性格外冷内热,在关注患者病症的同时,更关心病症背后患者的个人意愿。

这样截然不同的两个人,在面对生死大事时,爆发冲突与纷争是必然的。从表面上看,这是冰与火两种性格的对峙,实际上,它更是“医学”和“人学”的观念碰撞。“治病”与“救人”并不矛盾,医学并非冷冰冰的科学,而是饱含人文温度的技艺,每个医生在拼尽全力与死神竞速的同时,还要面对跌宕的情感和驳杂的人性。特鲁多医生有句名言“偶尔治愈,常常帮助,总是安慰”,恰恰揭示了医学的局限与温情。剧中的医生对生命的平等对视和悉心关怀,超越了单纯的职业范畴,彰显了医生这一职业的社会责任感、生命态度和价值取向,真实触动并治愈了观众的心灵。

而男女主角身上,也闪耀着人物弧光,他们的成长不疾不徐、合情合理。肖砚一心抢救病人,眼睁睁看着未婚夫死在面前,深深自责。她尘封了自己的心,但在一次次与死神拔河的过程中,变得愈发坚强。恃才自负的白术,历经与肖砚的一次次分歧与辩论,他改变了职业态度,学会了关注病患的情感需求。这是两个人的相携成长,也是“医学”和“人学”的握手言和。

虽然不乏“文火慢炖”的爱情戏码,但《谢谢你医生》中,EICU的建设、科室内部的矛盾、疑难杂症的诊疗、医疗工作者的专业工作的分量均重于小情小爱,所以严格来说,它是一部严肃的行业剧。

有人说,“在医疗职业剧的创作中,医疗环境的再现是灵魂。”《谢谢你医生》以单元案例为主要表现形式,包含了70个左右的大大小小案例,甚至两天的剧集中就有19个案例,不可谓不密集。但庞杂之下,却丝毫不显得凌乱、堆砌,而是在一个个小主题之下,或讲一个经典病例,或梳理一段人际关系,脉络清晰,节奏适中。在病例、病人、家属的选择上,每一个都足具典型性:恩爱到老的夫妇、想保住遗腹子的孕妇、为了非亲生孩子倾尽所有的父亲、阿尔茨海默病患者的家属、剑拔弩张的父母和孩子……无不充满了戏剧张力。

好的台词,更是该剧的点睛之笔。剧中不少催泪台词,朴实无华,但切合人物身份,感人至深。

台词一,“我可以先救他的!”

故事一开始,肖砚在参与无国界救援手术时,未婚夫林志远出去找医药箱,被炸伤肝脏,他坚持让肖砚继续未完成的手术,自己却因为出血过多离开了人世。肖砚双手捧过那只林志远没来得及给她戴好的求婚戒指,不愿意接受事实,自责地哭喊:“我可以先救他的!”

这份遗憾其实无解,无论是医者仁心,还是人情道义,林志远都不能让她先救自己。所以,才更让人心碎。

台词二,“我不想走在我老伴的前头,我怕她照顾不好自己啊”。

商周语言学家陈老住院了,他的枕头下藏着厚厚的书稿,想在去世之前付梓出版。然而,身体里的肿瘤就像一颗定时炸弹,威胁着他的生命,唯一的办法就是做手术。但他不敢在身上动刀子,年纪老迈,病情复杂,风险太大。他怕万一在手术台上下不来,就再也无法陪老伴了,他不放心她一个人活在这世上。

少年夫妻老来伴,陈老的情话像白开水一样实在,这份朴实的爱令人动容。

台词三,“只要你活着,我们这个家就是全乎的”。

护士长姜杉的丈夫蒋先云遭遇车祸,导致下半身瘫痪,深受疼痛折磨,又查出了癌症。双重打击之下,他选择了自杀。虽然没死成,但他还是闹着放弃治疗,还要起诉医院,索赔一百万,就为了给姜杉留点钱。

姜杉却不怕拖累,只想让蒋先云活着,因为只要人在,家就在。她的言辞深深地戳中人心底最柔软的地方。

还有尿毒症女孩茗茗知道病情药石无灵后,对收养她的父亲说了一句“我知道,我长不大了”,直击人心。老夫妻沈沛海和夏清韵一起去医院,最后天人两隔,只剩沈沛海一个人回家。白术要帮他打车,他拒绝了,一句“我一个人,不赶时间”,令人泪目。类似的台词还有很多很多,不一而足。

不难看出,在严肃的医疗题材之下,《谢谢你医生》并没有单纯着眼于医患关系这个老套的角度,而是选择了医生与医生、医生与患者、患者与家属等不同的人物关系视角,没有美化,没有神化,更多面向地展现了生死面前的复杂人性,它残酷又慈悲,复杂又纯粹,丑陋又美好,这就是真实的活生生的人。

医疗职业剧发展至今,无论是内容定位、剧情走向、人物塑造都有了很大进步。尤其是对人性、生死的思考,都在往纵深方向走。但是,也有一些作品披着医疗剧的外衣,在偶像剧、职场剧和伦理剧之间反复横跳,结果呢,既不专业,也不深刻,成了个“四不像”。医疗剧所涉专业知识密集,一旦出现纰漏,很容易误导观众,半点马虎不得。再怎么强调戏剧性,也不能失去专业性的“本心”。否则,就是无根之木,无源之水,贻笑大方不说,还会使谬误广为流传。可喜的是,《谢谢你医生》交出了合格的答卷,给后来者提供了一份可供借鉴的样本。

责任编辑:李丹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