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冬天,一起看世界杯吧!| 校媒FM

中青校媒  |  2022-11-23



 -FM243- 




当提到足球时,你会想到什么?




是《足球小将》里那句:“足球,是我最好的朋友。”


是绿茵场上球员们不停穿梭、争夺、射门的画面


还是三五好友围坐在一起观看世界杯转播的喜悦


……





世界杯就好像足球最亮丽的一张名片,参赛的32支队伍尽己所能从各大洲预选赛突围,让国旗在世界杯赛场上飘扬,让国歌被观赛球迷唱响。




卡塔尔世界杯今晚开幕,让我们一起聊聊你与足球的故事。





哲煜人生中第一次看世界杯是在初二暑假,那年恰逢巴西世界杯,德国队一路过关斩将捧起大力神杯,阿根廷队决赛加时战中遗憾败北。绿茵场上,足球运动员们肆意的跳跃和奔跑、打入一粒关键进球的万众瞩目、胜利后和队友们的相拥而泣……这种酣畅淋漓、激情澎湃、热血沸腾的感觉瞬间俘获了这个14岁少年的内心,此后的他便爱上了足球这项运动。




高二时,哲煜踢了一场迄今为止他认为最难忘的比赛。因为对手是卫冕冠军,比赛开始前的哲煜和队友并没有多少信心,但就在比赛即将进入尾声时,持球进攻的哲煜猛然突破对方球员的围攻,将球传射给队友,队友直接高速带球奔向对方球门,抬脚射门,把球打进,1-0读秒决胜比赛。终场哨声响起的那一刻,看台上的同学直接陷入沸腾,欢呼声和掌声不绝于耳。




哲煜说,这就是足球运动的魅力,“足球是圆的,一切皆有可能”。这句话也一直激励着生活中的哲煜,“当有了目标后,尽力去做,不要妄自菲薄,你怎么能预测关键时刻的‘临门一脚’不是你呢”?




今年冬天,哲煜会和足球队的朋友一起看世界杯。他很喜欢一群“足球狂热分子”定五六个闹钟只为看一场比赛的感觉,也很喜欢大家一起分析战术,探讨这支球队下面该怎么防守和进攻的感觉,这些已经是他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与哲煜不同,泊文是先踢球后了解到的世界杯。泊文第一次踢球是在小学,学的第一个动作是“过人”——把左膝盖微微弯曲,先探左脚,右脚紧跟,随后轻轻把球往右边一拨。学会这个动作后,泊文就开始和小伙伴们踢球,没有正规的足球场,他们就去闲置的停车场,前后出口就是两个球门。当时的他们并不在乎进球与否,纯粹就是玩耍,玩累了就去小卖部买一杯冰镇汽水,颇有仪式感地共同“举杯”,庆祝今日球赛圆满结束。






踢球之后,泊文一共经历了两次世界杯,每次都是和爸爸一起看。爷俩儿一起喝着菠萝啤、一起为进球欢呼。其实爸爸对足球并不感兴趣,他只是不想缺席泊文的成长,并用这种方式支持泊文的爱好。




沐浴在这样的足球氛围下,泊文上大学时加入了院足球队,开始接触竞技足球。不同于自己“踢野球”时的单打独斗,竞技足球是团队项目,要懂战术和团队协作。他进球队的第一粒进球就是队友的助攻——接到队友的传球后,他直接高速突入禁区,用小时候学会的“过人”成功晃过防守球员,顺势射门,“唰”的一声,球进了。瞬间,队友们欢呼着跑向泊文,也是在那一刻,泊文深刻体会到足球的团队协作精神和集体荣誉感,“一个人的进球、所有队员的努力,整个球队的荣耀”。






泊文很喜欢和足球有关的记忆,每一次都是亲人或朋友在身旁,笑声爽朗且连绵不断。




虽然三人之中凌昀年龄最小,但他却是最早接触世界杯的。凌昀的世界杯初体验是在2006年,当时的他只有5岁,甚至还坐在爸爸的怀里看球赛转播。虽然只是断断续续跟着家里人看了世界杯直播,但这丝毫没有影响足球运动的魅力透过屏幕吸引到凌昀。




每打开一场球赛转播,凌昀都会不自觉融入其中,与场上球员心跳“同频”、脉搏“共振”,他们被那颗黑白相间的足球紧密相连,并一起随着足球位置的变化,情绪不断波峰波谷来回切换。





凌昀情绪波动最大的一场比赛是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八分之一决赛——比利时队对战日本队。日本队两球领先却在终场前被三球逆转,比利时队反击的“罗斯托夫的14秒”以及以日本足球为代表的亚洲足球在那届世界杯上对战欧美强队的惊艳表现至今让人难忘。




凌昀很喜欢这种情绪的变化,最高昂和最低落的情绪交相辉映于小小的绿茵场,一方的欢喜衬托着另一方的忧伤。而作为旁观的球迷,凌昀在这样的情感交织之中也体会到了生活的意味,“人生总会起起落落,胜利和失利交织,我们能做的就是在结果尘埃落定之前奋力一搏”。



 

足球承载了许多人的梦想和回忆,尽管足球弧线的变化会让人瞬间大喜大悲,但不可否认当其被打入球门的那一刻,你会发自内心地为球员、为这项运动感到高兴。



因为足球,2022年的冬天,在后来应该会被更多一些提起。

责任编辑:曹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