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见爱人2》:理性看待婚姻以及综艺

澎湃新闻  |  2022-11-23作者:茜酱

《再见爱人2》在期待中归来。

第一季的口碑已经无需多说,无论是热度还是立意,几乎是这一年圈里圈外最受瞩目的综艺,芒果多年的情感综艺功力在这个节目里展露无遗,对原版改良得很成功,把三对已经离婚或是在离婚路上的夫妻分开旅行,变成了共同参加旅行。相比独处,六个人的交际过程,更容易把婚姻中从默契甜蜜到鸡飞狗跳,再到不想往来的过程刺激挖掘出来,摊在阳光下展示,被讨论。

已经成功的经验不需要改变,节目的形式没有大的变化,仍旧是旅行真人秀+后采+观察室组成。从第一季来看,芒果为这个节目请到的观察员组合很成功,这一季也几乎没变,胡彦斌、郭采洁、孙怡、黄执中、千喆、沈奕斐悉数回归,只有李维嘉换成了易立竞,吉娜来做客两期。这几个嘉宾配置保证了男女视角都有,黄执中和沈奕斐讲一些更高立意点的思考,其他几位明星则用更感性的视角观察感受。

宋宁峰、张婉婷

三对主角要完成的节目流程也和第一季一样,他们驰骋在广袤的西北大地,前几期的景色带一些荒凉寒冷,对六个人的心理状态有一些映射,每晚旅途结束后,分别写旅行日记、对对方想说的话,在一张离婚or不离婚的卡片上做出选择。

如果说第一季嘉宾离婚的原因都包含着文艺人士的体面,是关于自我的问题,是婚姻要浪漫还是要面包的问题,是孤独的问题,那么这一季则更加接近普通人婚姻的破碎。

最先冲上热搜,给节目解决热度kpi的是张婉婷和宋宁峰,也是节目里唯一一对还没有离婚的夫妻。两个人的关系既复杂又纯粹,张婉婷是经纪人,是演员宋宁峰的事业伙伴,两人有一个两岁孩子。张婉婷是提出离婚的人。

她在宋宁峰经历第一段失败婚姻后,不论是出于怜爱还是爱慕,她主动走近宋宁峰,并在只谈了不到一个月恋爱时说出了让宋宁峰为之感动的话,“我要给你生个孩子”。

这样的托付或许太着急了,她做了这个决定以后马上意识到,从情侣变成孩子爸妈太快了,两人的主要问题是“不熟”,她要加快两个人相互了解的进程。但她选择把自己最低落最不讲道理的样子甩到生活里,一直对宋宁峰提出要求,一旦不令她满意,她就失望失落自觉痛苦,并把这种痛苦转化为情绪发泄。

宋宁峰始终认为这是相处问题,不是“人”的问题,他只是对张婉婷的“霸权”有意见,但不至于要离婚,他从节目开头就认为“没什么大事”,而张婉婷却对事情大小有不同理解。比如她说自己怀孕时哭,宋宁峰又是递纸巾又是倒水,但因为他没有问一句“你怎么了”之类关心的话,她认为这就是“冷暴力”。

在前两期节目里,张婉婷输出了太多“令人窒息”的瞬间,如果说第一期展示的是两人太快生子结婚性格磨合不好,第二期张婉婷和另一位嘉宾卢歌的争吵,以及她对宋宁峰的攻击,则让他们的婚姻问题看起来是张婉婷的性格造成的。她向众人控诉宋宁峰不关心她,把演戏的情绪带回家,控诉他年纪大,事业不够好,是个“拖油瓶”,在极度失望之下,她只能企图用攻击宋宁峰和帮他说话的朋友、剥夺他说话的权利带来的“爽感”缓解失望。

从这里开始,这一对引发了巨大的讨论,对他们的讨论已经脱离了婚姻范畴,张婉婷成为全民对一类人性格或人格的讨论中心,观察室的嘉宾首先提出了这个感受,胡彦斌说:“她的目的是让她老公有亏欠感,然后愿意听她的,让现场所有人,帮她一起精神控制。”沈奕斐则从理论角度提出,张婉婷前后控诉问题不一致是在操控事实。

沈奕斐认为,张婉婷是在“操控事实”。

黄执中也在玩飞盘的活动中总结,张婉婷企图切断其他人给宋宁峰带来快乐的人际网络。

黄执中的分析

有网友提出,张婉婷可能是一种特殊人格,比如NPD人格(Narcissistic personality disorder,自恋病态人格)。

虽然张婉婷在第三期似乎变回了“正常人”,宋宁峰对她的喊话也让人心突然柔软下来,但大家对这一对夫妻的讨论,几乎都落在了张婉婷的个人性格上,偏离了夫妻相处(实际上,宋宁峰三期下来选的都是不离婚)。仅有小部分讨论认为,宋宁峰的确没有给张婉婷应有的安全感,没有填补其内心的空洞。一段良性的关系应该是治愈彼此内心的空洞,而非向更差的方向激发对方的“恶”。显然,宋宁峰并不是张婉婷的治愈者。

张婉婷有没有巨大的人格缺陷,可以交由专业的心理学者来判断,但在这一对时而鸡飞狗跳你死我活,时而又勾肩搭背相互表白的夫妻身上,我们能看到的启示是,先让自己成长,至少成为一个正视自己的成年人,再决定情感,再决定要不要成为一个父亲或母亲。

生孩子的意义

需要引起注意的是,网友对一些戳中自己的片段有共鸣或是有愤怒无可厚非,但有些网友或许是代入感太强,一方面厌恶张婉婷的为人处世,觉得她没教养,一方面又去她的微博上对她大肆辱骂,甚至连她家人都不放过。嘉宾上节目把自己的私事拿出来当作工作,被非议是必然要承受的后果,但被人身攻击则是涉及网暴了,观众看个节目可别头脑发昏把自己的教养丢了。

但从另一个角度说,无论嘉宾在节目里展示的婚姻状态有多么真实,这个真实都是要加引号的。别忘了,这是上节目,镜头环绕,镜头后面至少十几个工作人员盯着,录制现场一切的“真实”最多是接近真实,可能情绪被放大,更戏剧性,无死角的镜头和事无巨细的后采,会将婚姻相处的每一秒都无限放大,无论是艺人还是普通人,可能都顶不住这样的放大。而《再见爱人》之所以有口碑,也是因为节目实际上意在讨论婚姻中一切相似的“事”,而非相似的“人”,张婉婷之所以成为今天这样的人,有她的成长经历和原生家庭情感塑造的原因,没有人能复刻这些经历,但她之所以能引发如此巨大的讨论量,是她做出的每件事,说出的每句话,讨论还是应该尽量回归事件本身。

在剩下的两对夫妻中,“平等”都是他们婚姻中的关键词。

卢歌和苏诗丁是已经离婚一年半的夫妻,两人在说到为何离婚的问题上都语焉不详,只能总结为异地分居导致。他们和其他两对相比,乍看起来问题最小。一个是歌手,一个是艺术家,也有过极其浪漫的时候,但当面临事业选择,没有人想要放弃自己的工作,长期分居让感情变淡了。

卢歌提到,自己想要一个家,而苏诗丁一直在北京忙于工作,无暇照顾他们的感情,关注他的情绪,在他得了抑郁症时,苏诗丁也没有注意到。

也许本来就是和平分手,这一对时而展现的是相敬如宾,时而展现的是对美好过去的一些温存。

在相互扮演的环节,卢歌自然靠在苏诗丁背后,苏诗丁眼含泪水。

这一对很像日本电影《花束般的恋爱》,也许两人都还有爱,也依然为对方的优点和性格动心,但当爱情走进婚姻,牺牲、妥协、付出,都是不可避免的主题,没有谁应该为谁牺牲,但是当两个人成为一个家庭,就存在个人空间和发展的变化,如果情感无法落地,无法共同谋划未来,那一切的美好终究会结束。试着信任对方,及时沟通两人对未来的看法在婚姻里必不可少。如果无法沟通出好的结果,分开未尝不是一种平等。

平等的关系

也许平等不能带来最好的婚姻,但平等至少能带来更好的自己,苏诗丁后来在聊天中说到,自己也得了抑郁症一段时间后,才了解卢歌当时的痛苦。而这个时候,两人或许都完成了自己的心理成长,重新再见,也更理性对待这段感情。离婚并不是一种失败,只是两人不适合。

还有一组嘉宾香港电影黄金配角艾威和妻子Lisa结婚十八年,分居两年,艾威是坚决离婚的一方,Lisa则想要挽回。这一对的婚姻令人唏嘘。

艾威从一开始就控诉,自己散尽家财救治2014年得病的妻子,也曾细心照料她,也曾经恩爱很多年,但他实在受不了Lisa打麻将。他认为妻子通宵出去打麻将是不爱惜身体,是不重视他曾经的付出,更对他们的未来不负责任。

这段关系值得思考,也最有争议。从艾威的角度说,虽然Lisa只是一周打一次,但不打麻将是他们做好的约定,Lisa在明知他底线的情况下一再触犯,是不把他的话当回事。但对于Lisa来说,她已经把打麻将的时长频率控制得很低,这也是她唯一可以逃脱家庭桎梏,甚至逃脱生死思考的活动,为什么不可以呢?从他们聚餐的活动和两人互动来看,Lisa是做家务做饭照顾家庭的一方,而艾威则是传统的大男人形象。

沈奕斐总结,艾威是“只有一种标准,你只能执行,这不是一种平等的关系”。在第二期中,黄觉的妻子麦子也问出了不少观众想问的问题,“是想要Lisa不打麻将,还是觉得她不听话?”艾威的回答是,“不听话”。艾威对自己的标准强调了十几年,当他发现Lisa无论如何都不会执行时,他决定要离开。

“不平等”,在他们的关系中至关重要,艾威从没有给过妻子一个平等表达需求,平等表达感受的机会,他认为自己就是的“正确”。原本Lisa可以默默忍受这种不平等,但打麻将是她唯一不想妥协的点。实际上,这一对解决的不是“打麻将”,就是能否平等相处,这也是传统家庭中最常面临的问题,如果没有平等,哪怕到了60岁,哪怕结婚十八年,问题一样会爆发。

麦子的提问

艾威的回答

这几天,汪小菲和大S的事情再次占领热搜,也再次展示了糟糕的婚姻影响力有多大。在传统观念中,婚姻是两家人的事,因此离婚要顺带上孩子的问题,顺带上家人的吵闹,但《再见爱人》让人从鸡飞狗跳里走出来,抛开那一大家子,重新回到原点看看,婚姻终究是两个人的修罗场,所有的问题,或许都来自两个人本身,来自相爱与否,来自相互理解与否,来自平等与否。

责任编辑:李丹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