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留小说诸多名场面才能“点燃我,温暖你”

北京青年报  |  2022-11-23作者:杨文杰

文/北京青年报记者 杨文杰

从“阿瑟”到剧情讨论霸占热搜榜,眼下正在优酷播出的《点燃我,温暖你》成为继《苍兰诀》之后,今年又一部“实火”的偶像剧。舆论将其称为“青春伤痛剧”在偃旗息鼓多年后的一次高光时刻。

谈起青春伤痛文学,《那些年,我们一起追过的女孩》《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小时代》《匆匆那年》等网文IP改编的青春影视剧,曾在十年前风靡国内。《点燃我,温暖你》的原著虽然是青春伤痛文学的代表作,“美强惨”男主角李峋在网文圈也有很高知名度,但是这次影视化改编能够获得成功,却仰仗独辟蹊径:它没有刻意渲染悲剧片段,有青春的“纯”,也有成年世界的“虐”,浪漫却不悬浮,减少狗血元素,被认为是用甜宠的解法来表达伤痛的内核。北京青年报记者就该剧影视化改编过程采访了编剧周涌。

值得一提的是,虽然外界对男女主演的演技争议很大,但周涌却坚定站在了两位新人一边。他认为陈飞宇和张婧仪不仅在外形上符合人物状态,“都有着青春少男少女特有的干净的帅和漂亮,眼睛都很清澈”,更重要的是两人生活中的性格和气质也贴合角色。

尽量保留小说中打动读者的名场面

北青报:把小说改编拍成影视剧,最重要的工作是什么?

周涌:很多二度的创作和加工,我自己在改编过程当中花费的功夫是比较多的,要尽量保留和再现小说中打动读者的名场面,包括它的质感和氛围感。实际上我们做的很重要的工作,一部分是要把原来“名场面”的描述和渲染,转化成为可以影像化的场面和人物动作,另一方面就是要把这些名场面背后的戏剧冲突和情感张力,转化成可以呈现的戏剧冲突和进展。

北青报:虽然氛围和主线情节还原度很高,但是人设、原生家庭等跟原著小说还是有很大变化。改编时如何权衡取舍?

周涌:这是跨媒介创作必然会面临的一个问题。比如小说里面校园生活快乐的氛围以及爱的萌发、暧昧期的拉扯等,在小说里面文字描述很好。改编过程当中,我们需要把它转化为情节,所以可能大家会注意到,在剧的前半部分,有大量的情节是小说里面没有的。另外就是精华的取舍,比如李峋的人设,李峋在校园部分的时候在影视化的过程当中,是需要去规避和完善的。小说中,李峋在校园时期,感情上基本是来者不拒的状态,有过很多的感情经历,在影视化的过程当中,是需要去调整的。还有李峋和朱韵的原生家庭,根据影视化表达的尺度也做了一些调整。我们希望既能保留住小说当中人物性格的形成原因,又能够更温暖、更真实再现。

回应观众希望19集是大结局

北青报:对于目前网友反馈,包括名场面多、封神榜、命韵峋环、疯狂上分等,您自己看完之后有什么感受?

周涌:我在跟着大家一起追剧,也会特别注意观众及时的反馈和评论,他们也帮助我去复盘创作。这些反馈当中,我印象最深的一点就是,我们前期付出的很多努力和心血,自认为比较好的一些呈现,观众是能够感受到的,这是让我特别开心的地方。比如说李峋、朱韵和任迪推小推车在天桥上的那一场戏,这样的场面就是我们在原小说的情节基础上去延伸和重新设计的,这样的设计也是有我们的用意和表达的。

另外还有印象比较深的就是第19集播完以后,我看到了一个热搜——《点燃我,温暖你》19集大结局,很多剧粉和观众希望19集就是这个剧的大结局。我点开看了观众的讨论,关于那一场基地散伙饭,在江边马路上谈到将来,谈到自己的青春,谈到自己的梦想,希望这个剧都停留在这一刻的那种期待。

其实这一集戏,我们在剧本阶段就特别花了功夫去写,也是我自己特别有感情的一场戏,我们想表达出青春成长的质感,想表达有友情、有爱、有青春梦想这样的动人时刻。尽管我们回头的时候,这样的时刻可能会让人惆怅,可能会心疼,可能会流泪,但这样的时刻正是我们青春成长记忆中非常珍贵的一部分。我个人认为,19集是这部剧想要完成的青春疼痛与成长表述的重要节点,观众共情到了,我很感动。

张婧仪自己就有900多场戏

北青报:整个拍摄过程中,您观察到陈飞宇和张婧仪的创作状态如何?

周涌:这个戏就是男女一组全程打天下的戏,他们的戏份都很重,张婧仪自己就有900多场戏,对年轻演员来说,对体力、心力和专注度都是非常大的考验。我作为编剧最开始是有一些担心的。但是在整个合作过程当中,我注意到他们俩都是特别认真的人,愿意付出很大的努力去看小说、看剧,去把握和理解人物,去对他们的每一个场景的表演做很多的设想。

比如陈飞宇,我每一次去剧组的时候,他都和制片团队提出要跟我见面,说他自己的理解,然后我们共同讨论。我不在剧组的时候,有一些重要场景和段落拍摄也会通过电话、微信沟通,包括对人物的理解和某一句台词是不是合理,应该怎么说等。在剧本里面,写到了李峋的腰受过伤,而且这个伤后来复发过,对人物有很大的影响,但是小说里面没有去具体描述这个腰伤给人物的日常生活带来的影响。陈飞宇真的去认真琢磨,一个受过腰伤的人,他的坐姿、站姿、行走的步态是什么样的,我特别惊讶于这个年轻人表演时候的专注。

责任编辑:李丹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