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评|歌声中,于冠群用爱与听者共鸣

澎湃新闻  |  2022-11-18作者:唐若甫

女高音于冠群

歌唱家也许是最为拘束的情感表达方面的“舞台动物”,因为无论是在整本歌剧还是声乐套曲中,他们大部分时间都在展现剧中人而不是自己的喜怒哀乐。不管是《图兰朵》中为爱牺牲的柳儿还是《唐璜》中天真烂漫的女主角们,衡量解决了技术问题的一线的歌唱家的演唱水准,展现歌唱家素质水平的一大标准是对情节和角色的“代入感”。越是投入的演唱就越能在听众中产生共鸣,毕竟音乐的本质是情感的流露,人声先天拥有直抵人心的动能。

不过在恰当的机缘下,人们有机会一睹素日被剧情包裹得严严实实的歌唱家的本真自我,听见其个人的喜怒哀乐,人生百态,职业经历,有时甚至还有思想主义。

昨晚(11月17日),以西方曲目见长的女高音于冠群便在以中国曲目闻名的钢琴家韦福根的伴奏下用一台选曲精致,过场考究的独唱音乐会将自己的声乐魅力一展无遗,从中亦能窥见她在欧美打拼多年后超乎想象的曲目积累。

独唱音乐会分为上下半场共16首节目单曲目,每个半场为八首,大致由对称的四个情绪段落组成。上半场以平静的德彪西的两首艺术歌曲作为开场;随后三首来自刘青、周易和陆在易的三首严肃的中文歌曲意向在母语致敬但选曲略微保守;紧接着两首萨蒂的轻快诙谐的小曲呈现氛围反差,女高音生动机灵的一面惟妙惟肖;其后一首选自莫扎特《伊多梅妞》的咏叹调为上半场收尾。下半场的结构大致如出一辙,理查·施特劳斯两首静谧的德语艺术歌曲后接完整的李斯特深邃的《彼得拉克十四行诗三首》,无缝把舞台让位于钢琴一曲,这种做法就像在歌剧演出中不用拉幕布就完成了换景倒场一样,堪为精妙,更在独唱音乐会中极为罕见。两首威尔第的艺术歌曲后,选自威尔第歌剧《游吟诗人》中的咏叹调为整场的节目单曲目收尾。

女高音以高度克制演释了这套以思想胜于华丽的曲目,其间发挥她的法语、意大利语、德语、英语和中文咬字能力,体现她丰厚且具有穿透力的中低音区,展露她对情绪转变的精准拿捏,蕴含着她对各类歌曲释义的深刻理解。

平心而论,于冠群在音乐会中表现的声音并非完美,但她用高超的技巧弥补了相对脆弱且有杂质的高音区,用难以察觉的颤音解决了偶尔出现的音准问题,用音量的快速转变掩盖住音域连续快速跳动时的不稳定性,愈显其全方位的音乐修养和完美的气息控制。音乐厅超然的建筑声学效果亦让她在台上游刃有余。萨蒂《帝国名伶》及下半场一曲中,于冠群两度转向位于舞台后方的观众席演唱,从笔者所在的A区听来声音不是直达而是经过反射传来,音量和浓度的损失并不明显。韦福根以同样高度克制的伴奏与女高音整台音乐会的气场契合,稳扎稳打,心平气和是他的演奏特色。

听众持续的掌声下,于冠群慷慨加演三首,孟庆云《老师,我想你》致敬师恩,传递师生之爱,玛格丽特·邦兹改编的《世界尽在掌握》深藏敬畏之爱,列昂卡瓦洛的小曲《黎明》焕发思念之爱。无论从选曲还是演唱,都这是一台让在初冬雨夜中前赴捷豹上海交响音乐厅欣赏声乐之美的听众感受浓浓爱意又饱含深情厚谊的音乐会,人类至高的情感在舞台上下发光发热,温暖人心。

责任编辑:李丹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