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视界三大奖项连颁透露怎样的风向标

文汇报  |  2022-11-16作者:周舟

王雷凭借《功勋》之《能文能武李延年》获得飞天奖优秀男演员奖

热依扎凭借《山海情》获得飞天奖优秀女演员奖

雷佳音凭借《人世间》获得金鹰奖最佳男主角奖

殷桃凭借《人世间》获得金鹰奖最佳女主角奖

朱一龙凭借《人生大事》获得金鸡奖最佳男主角奖

奚美娟凭借《妈妈!》获得金鸡奖最佳女主角奖

飞天奖、金鹰奖和金鸡奖,影视行业的三大重头奖项前后脚颁发,让那些年度佳片热剧及它们的主创者再次成为大众焦点,也成为重要风向标透露出今后中国影视行业发展的趋向。

从历届获奖名单可以看出,飞天奖一直青睐主旋律或严肃正剧,表彰的演员也都是行业内有口皆碑的实力重磅演员;金鹰奖因为以往所设的不是最佳男女演员奖,而是最受观众喜爱的男女演员奖,常将高人气纳入评奖考量,在资本打造的流量明星时代连续出现了高人气但演技并不能服众的明星捧得金鹰,让金鹰奖的评选近年来深陷质疑之中,今年将“最佳男、女演员”“观众喜爱的男、女演员”评选变更为“最佳男、女主角”“最佳男、女配角”评选是非常顺应民心的做法;金鸡奖则是电影界的最高专业奖项。

虽然飞天奖、金鹰奖都是两年颁发一次,但第33届飞天奖评选的是2020至2021年播出的电视剧,仅比它晚几天颁发的第31届金鹰奖评选则在作品播出的截止时间上多了四个月,导致今年飞天奖和金鹰奖虽然入选的优秀电视剧(《觉醒年代》《山海情》《功勋》《跨过鸭绿江》等)相差不大,但最终的获奖名单却大相迥异。简单来说,飞天奖重点关注了《山海情》,而金鹰奖因为将今年一月播出的《人世间》纳入评选,获奖名单中最重头的无疑变成了《人世间》,加上去年白玉兰奖重点关注了《觉醒年代》,可以说几部年度大众关注的高质量重头大戏在几大电视奖中都各有斩获。

而本文重点要谈的,是今年三大奖的获奖演员名单透露出来的一些行业发展新动向。

80后站到前台

1986年的热依扎、1982年的王雷、1983年的雷佳音和1988年的朱一龙,这四位80后演员是三大奖最大的获益者。

飞天奖优秀女演员颁给热依扎(《山海情》)根本谈不上爆冷,这届飞天奖重点关注的作品就是主旋律大戏《山海情》,热依扎扮演的“水花”凭实力演绎获奖毫无争议,她去年惜败白玉兰,倒是在网上引发过一些争议,这次获奖,众望所归。

真正令人有些意外的是王雷(《功勋之能文能武李延年》)捧得飞天奖优秀男演员,这次提名的还有于和伟(《觉醒年代》)、张嘉益(《装台》)、丁勇岱(《跨过鸭绿江》)、黄轩(《山海情》),说实话,实力都不弱,伯仲之间。

但从行业传承的角度,同样的表演完成度,应该选择更年轻的演员,江山代有才人出,只要年轻一代具备了足够的实力,就应该把舞台交给他们。而在提名名单中,只有两位80后,1982年的王雷和1985年的黄轩,实际上就是王雷和黄轩的角逐,黄轩的表演实力有目共睹,在《山海情》中,他抛却了观众熟悉的那种文艺范,成功地塑造了一个令人信服的朴实农民,但从“人托戏”还是“戏托人”的角度来说,《功勋》之《能文能武李延年》因为接近英模人物传记,影视业的老规矩,在表演奖项评选中,传记片是永远是王中王,所以飞天奖颁给王雷,无可厚非。而且,多年来王雷一直深耕于主旋律正剧,还曾数度扮演青年毛泽东,这也有助于他赢得飞天奖的青睐。

同理,金鸡奖最佳男主角的争夺中,前辈吴京必然让位于朱一龙,本来吴京作为一个类型片演员想用类型片斩获表演奖项就是很难的。朱一龙是目前中国影视圈比较稀缺的兼具流量明星的巨大粉丝群与专业演员的路人缘的演员,他也是难得的一个从小荧屏迅速成功转型到大银幕的演员,从电视剧《叛逆者》到电影《人生大事》,可以看到他在短短的时间里表演上的巨大突破,他今后的发展之路如他在领奖辞中所说“还很长,慢慢走。”资本流量催生的快火速朽模式已经退潮,演员这条路,只要走得稳,不用在意慢。

强调影视演员的专业性

流量资本甚嚣尘上的那几年,跨界明星屡屡成为影视界的主演,台词靠配音,演戏靠替身,屡屡引发“演员的门槛越来越低”的慨叹。但这种影视乱象自“清朗行动”之后已日益减少,从此次三大奖的获奖演员来看,飞天奖的王雷、热依扎,金鹰奖的雷佳音、殷桃,金鸡奖的朱一龙、奚美娟都是以毫无争议的专业演出赢得了表彰。

无论是官方还是行业内,都越来越要求表演的专业性,流量明星变成影视剧主演的机会会越来越少,留给流量明星转型为影视演员的时间窗口已经越来越小,如果不在这一两年成功完成切换,估计以后就很难了。另外还有相关规定,拟要求专业演员与综艺嘉宾的分离,也就是演戏的好好演戏,常驻综艺的就专门搞综艺,这一点笔者个人非常赞同。

演员是一个用自己创造人物的职业,太强调演员的自我会影响观众接受他饰演人物,演员跑综艺其实对演员的职业生命伤害特别大,很多观众分析于和伟落选飞天的原因之一或许就是因为这几年曝光太多,透支太多。这就是演员这个行业的悖论,每个演员当然都是希望红的,被观众关注的,但红了之后,让观众关注自己的角色,还是关注自己,是需要斟酌把握的。在这方面,笔者非常欣赏王雷说的一句话:我跟观众见面时,是我塑造的形象来给观众交作业了。

演得好再低调也能得奖

就笔者而言,最高兴的是看到辛柏青凭《漫长的告白》获得金鸡奖最佳男配角,实至名归,我甚至觉得他还应该赢得更多肯定,金鹰奖上他可以输给同剧组的兄弟雷佳音,但他扮演的周秉义值得一个最佳男主角的提名。

辛柏青是属于在竞赛中比较吃亏的那种好学生,第一他戏外没有星光,太低调,早早与朱媛媛结婚安定了下来,过着跟北京普通市民一样的寻常日子,几乎从未被明星小报关注过;第二他的表演风格也很容易吃亏,他是中国并不多见的具有文气的演员,而且有一种易碎感和悲悯感,这让他扮演的周秉义特别令人信服,但他的表演风格不爆裂不外放,不追求与人飙戏,也不追求抓人眼球,只是忠实地遵循于人物的内心节奏,他的表演是向内的,像天上云卷云舒,需要静下心来才能领略到静中的流动,他是一个特别诚实的演员,对生活诚实,对角色诚实,然而很多时候,诚实而讷言的孩子往往并不受到更多的关注。

辛柏青的戏当然是好的,《漫长的告白》中的他,就像《送你一朵小红花》《我的姐姐》中他的太太朱媛媛一样,戏份无需太多,只轻轻一抹,就赋予了影片深重而踏实的人生底色。这样的好演员,这样的好表演,应该被更多地看到。

这也是2022年三大奖的另一大特色,倾向更为低调的演员,这种低调既指的是戏外的低调,也指的是一种低调的表演风格,比如王雷,戏外低调不用说了,表演风格也是很正的,其实太正的表演风格也是不容易讨巧的;比如奚美娟,《妈妈!》中其实观众更容易被吴彦姝扮演的妈妈所吸引,毕竟那个角色年纪更大,主动性也更强,但从表演的稳定性与难度来讲,奚美娟扮演的女儿更为出色,在笔者记忆中是继《归来》中巩俐后,对阿尔兹海默症患者最令人印象深刻的一次演绎了。齐溪的戏好在圈里是有口皆碑的,她的表演凌厉却又精准,剑走偏锋却又能击中人心,她获奖只需要一个作品和一个时机而已,《奇迹·笨小孩》比起她以往的小众作品为她赢得了更多的关注,而现在这个只看表演不看其他的时代正是这些低调好演员的好时机。

2022年三大奖无疑是在呼吁演员回归本行,专注职业,告别所有无关的喧闹,静心钻研自己的技艺,你的努力你的进步自然会被看到,耕耘自有收获。

(作者为中国电影艺术研究中心副研究员)

责任编辑:李丹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