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挺:《天下长河》不只有靳辅陈潢,那是一个民族的前赴后继

中国青年报客户端  |  2022-11-15作者:蒋肖斌

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蒋肖斌

“一部治黄史,半部中国史”——黄河是中华民族的母亲河,哺育了灿烂的中华文明;黄河也是一条桀骜难驯的忧患之河,黄河水患威胁着两岸百姓的生命财产安全。近日,讲述清朝治水能臣靳辅、陈潢治理黄河的历史传奇剧《天下长河》,在湖南卫视、芒果TV开播,展现了黄河之水面前的百态群像。

《天下长河》总导演兼编剧张挺是山东人,从小在黄河边生活,看到过黄河边立着的靳辅和陈潢的石像,“那会儿并不认识,直到上大学看《清史稿》才了解这段历史”。在接受中青报·中青网记者专访时,张挺说,拍靳辅与陈潢,其实是拍一个群体,一代又一代治河人坚守职责、不畏艰险,期望实现黄河安澜的梦想。

张挺(中)在《天下长河》拍摄现场

中青报·中青网:一部讲治水的剧,最初吸引你的点是什么?

张挺:友情,靳辅与陈潢的友情。两位都是治黄历史上的能臣,真正的巨匠。在山东德州、江苏的徐州和扬州,两人的塑像在黄河至今屹立不倒。

中青报·中青网:拍摄《天下长河》深入其中,你产生了什么新的想法?

张挺:深入到那个历史时期,我会去思考两个人的心态。理解靳辅和陈潢,首先要理解他们的牺牲不是为了自己或者家人,而是为了大众,这很让人激动,整部剧其实也一直在解释这个问题。两个人的名字和黄河紧紧相连,这不是谁封的,是历史的铭记。我们在赞颂一个人伟大的时候,他的牺牲是否为了大众,这是一个很重要的标准。

中青报·中青网:作为导演,拍摄治水的难点是什么?

张挺:拍水太难了,水是没法做特效的,因为水和人之间有交互关系,我不能光做水(的特效),而演员身上是干的,太假。所以拍的时候是真拍,真的拿水往演员身上泼。

洪峰也非常难拍,因为黄河的洪峰它没点儿,有时候一会儿来一次,有时候两三天不来,我们就得守着。做洪峰的后期音效也很难,我们试了很多种方案,最后找到了一种声音——老虎的咆哮声,加入后让洪峰的重低音部分显得特别雄浑,而且有勃勃生气。

中青报·中青网:老虎的咆哮声不会过于恐怖吗?

张挺:真正到了汛期,洪水现场的声音比老虎咆哮声简直恐怖100倍。我见过98年洪水,我家在济南,那会儿公交车都被水冲得到处跑。在洪水面前,人就像小蚂蚁,洪峰扑来的时候,没有“高音”,基本上都是“重低音”。见过了,才知道害怕。

《天下长河》海报

中青报·中青网:作为编剧,讲述这段关于治黄的往事,你参考了哪些史料?

张挺:清代工业工程方面的史料留下来的不多,主要参考了靳辅写的《治河方略》《靳文襄公奏疏》和陈潢写的《河防述言》,以及《清史稿》中关于黄河水利的部分;还请教了水利方面的专家,帮我们把整个剧本全部细细地批了一遍。

中青报·中青网:能举剧中一个打动你的细节吗?

张挺:中间有一段关于治水的争论,康熙认为应该把黄河入海口挖通,靳辅和陈潢认为应该筑堤,双方争执不下,僵持了近两年,所有人都劝他俩不要愣干,但靳辅说,我们都见过水灾的样子,我们不能为了自保而牺牲两岸的百姓。

我觉得他们很朴素,从史料上看,靳辅就是一个固执的“老实人”。但也许只有“老实人”才能干出这样的功绩。我开玩笑说,“聪明人”都会趋利避害,天底下的大事都是“傻子”干的。

中青报·中青网:通过治水故事,在精神层面上你想表达些什么?

张挺:其实想拍一个治水的群体,从大禹治水一直到今天,这个群体是有传承的。

古代干治水,升官发财很难。那么多眼睛盯着你,你把那么多钱“扔”水里,一旦洪水袭来,你的政治生命乃至生命也就完了。但即便风险这么高,这个群体仍然前赴后继,如果没有他们的守护,黄河会更加肆虐。

他们是民族的守护者,这也是我们这个中华民族很优秀的一个特征——到了危难关头,不管多糟糕、不管有多绝望,总会有人站出来。他们是伟大的人。(本文图片均由受访者提供)

责任编辑:郭韶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