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鸡奖最佳导演处女作奖得主刘江江:

电影应有温暖的底色和治愈人心的力量

河北日报  |  2022-11-15作者:田恬

河北日报记者 田 恬

11月12日晚,第35届中国电影金鸡奖揭晓,来自河北的青年导演刘江江凭借电影《人生大事》摘得金鸡奖最佳导演处女作奖。

作为中国电影界含金量颇高的权威奖项之一,每届金鸡奖评选都备受关注,其中“最佳导演处女作奖”是给予新人导演的嘉奖和鼓励。本届金鸡奖评委会评语这样说道:“导演刘江江在影片《人生大事》中,以敏锐的洞察力捕捉殡葬行业的日常生活细节,以准确的共情力刻画人物细腻的内心情感,用幽默温情的笔触展现沉重的生命话题。多线叙事紧凑流畅,人物塑造个性鲜明,体现了导演对生活烟火气的精准把握,特授予最佳导演处女作奖。”

“这是我第一次拍电影,从影片拍完到上映,再到我站上金鸡奖的领奖台,感觉就像做梦一样。”刘江江坦言,拍电影这件事很多年来一直是他的梦想,但是直到执导《人生大事》之前,他都觉得这是一件非常遥远的事,“所以从来也没有想过能够站在金鸡奖的领奖台上。”

《人生大事》聚焦国内影片鲜有涉及的殡葬行业,讲述了殡葬师莫三妹在工作中偶遇了孤儿武小文,并由此产生一系列啼笑皆非又感人肺腑的故事。谈到为什么会选择这样的题材,刘江江表示,这与他小时候的成长经历不无关系。“我爷爷和伯伯都是木匠,也会制作棺材。小时候,伯伯在那儿做活儿,我会偷偷躲进棺材里,身上盖满刨花,旁边的收音机里播放着评书《童林传》《杨家将》,太阳一照,松木和柏木的刨花味道特别好闻,那是我关于童年很美好的一个回忆。”刘江江说,成年之后再去参加葬礼,给人的感觉就跟小时候完全不一样了。“丧葬活动就像一面镜子,能折射出一个人一辈子的兴衰荣辱以及这个家庭的分合离散。所以我一直想做一个跟成长有关的丧葬题材的东西。”以此作为主题来写一个故事,成为一直萦绕在刘江江脑海中的想法。“虽然是丧葬题材,但是拍的其实是生活,是衣食住行和人世间的美好。”

刘江江的家乡在邢台市宁晋县,他12岁来到石家庄读书,大学毕业后在河北广播电视台做过记者,制作过栏目剧,后来又成为河北广电影视文化有限公司“青年导演计划”成员。“河北博物院广场、长安公园、正定古城等都是我观察生活的地方,其实莫三妹身上有些东西是跟石家庄这座城市的气质有关系的。”生活的历练给了刘江江一双善于发现的眼睛,在他看来,殡葬店的经营者大部分都跟影片中的莫三妹有类似的境遇。大众常常戴着有色眼镜来看待这个行业,但殡葬店的经营者们却很洒脱,他们看上去并不光鲜亮丽,但烟火气浓重,这让刘江江觉得有一种奇妙的浪漫气息。

正是因为刘江江有着这样独特的成长经历以及对生活细致入微的观察,让《人生大事》这部丧葬题材的电影有了温暖的底色和治愈人心的力量。影片监制韩延曾经说:“这部电影承载着好好活着、珍惜当下的主题,希望它能给观众带来温暖。”而在刘江江看来,中国的丧葬文化能够传承下来,正因为它也是一种治愈文化。“希望看完这部影片,那些还陷身在生活某处泥沼里的人能够豁然一些,因为‘人生除死无大事’。”刘江江说。

《人生大事》的拍摄地在湖北武汉。当时确定在武汉拍摄之后,刘江江就去查阅了当地大量的曲艺资料和语言节目资料。谈到为什么选择武汉这座城市作为影片故事的发生地,刘江江表示,武汉是一个特别生动的城市,烟火气非常浓,跟故事设定的城市很像。“在一个很有生机的地方讲死亡,其实是在讲怎么好好活着,更适合承载我们对于生死的思考。”此外,片中饰演莫三妹的男主角朱一龙也是武汉人。在刘江江看来,朱一龙生活在一个烟火气很浓郁的城市里,有着跟剧中人物相似的成长环境,剧本也能唤起朱一龙在武汉时的某些记忆。

“剧组每一个人都以真诚的心在认真做这部电影,它可能还有很多不足或者是稍显稚嫩的地方,但我希望这部电影能够给观众带来更多温暖和力量。”刘江江表示,《人生大事》是献给他的亲人,也是献给大家心中缅怀之人的一个礼物,就像电影最后字幕中说的那样:“跟我们告别的那些亲人们,都在天上的某一个空间,化成了一颗星星在天上望着我们。”

此次获奖对刘江江而言是一种肯定,也是一种鼓励。 “《人生大事》是一个很重要的开始,我非常幸运,也会更加努力,希望今后能继续创作出更多优秀作品,为中国电影和观众作出自己的一点贡献。”

责任编辑:李丹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