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持做自己,很难吗

齐鲁晚报  |  2022-11-13作者:张泠

本月初,山东济南籍世界著名结构生物学家颜宁在2022深圳全球人才论坛上宣布,将从美国普林斯顿大学辞职,全职出任深圳医学科学院创始院长。“归去来兮”,此消息一经公布,迅速成为热搜。

心理学家马斯洛根据人的需求出现的先后及强弱顺序,将其分为生理需要、安全需要、归属与爱的需要、尊重需要、求知需要、审美需要和自我实现的需要七个层次,其中“自我实现的需要”是最高层次的需要,它指的是实现个人抱负、发挥个人聪明才智的需要。谈到再次回国的初衷,颜宁说她已经走过吸纳、证明的人生前两个阶段,现在已经来到第三个阶段——输出。她要用自己所学、所得搭建一个平台,和优秀的同行一起应对人类健康挑战。芸芸众生,谁又不想满足自我实现的需要呢?但这又谈何容易。姑且不说颜宁的天赋异禀和刻苦努力,单是她初心不改、一直坚持做自己的个性,又有几人能有?

任尔东西南北风

当被人追问为什么四十多岁还没有结婚成家时,颜宁霸气回应:“我不结婚,我不欠谁一个解释。”如此率真,如此通透,如此理直气壮。在婚姻问题上和颜宁一样率真、通透的还有刚刚又获得金鹰奖最佳女主角的殷桃。前些年,在一档访谈节目中,当主持人说她三十多岁还没有把自己嫁出去时,殷桃说:“如果我想嫁,随时都可以。”她只是不愿意随便就嫁了,她想找到合适的人。

当下社会有一个“奇特”现象:在贫穷落后的地方,找不着媳妇的男光棍多;在发达地区高知、高收入群体中,未婚的大龄女子逐渐增多。有人说这些女子眼皮子太高,学历高、挣钱多就傲气冲天,对男人挑三拣四。事实上,走近她们,你就会发现她们只不过是想在感情世界中,听从内心的呼唤,坚持做自己,满足爱情婚姻上自我实现的需要。

在高校工作的萍姐是个热心人,当她看到身边几个大龄女同事对婚姻大事不上心时,便利用自己的人脉,开挖未婚男性资源,为她们牵线搭桥。然而,三年过去了,经她介绍的不同年龄、职业的男性有十几个,却一对未成。萍姐很无奈,也很纳闷,为什么他们的缘分都没到呢?

35岁的华华才貌双全,为此萍姐先后给她介绍过各方面条件都不错的公务员、医生、高校教师。与公务员吃过两次饭,华华觉得这个人可能不够稳重,因为聊天时,他喜欢时不时地跷着脚抖动腿;而且他的目光常常会被餐厅里来往的美女吸引过去。与学影像的医生吃过一次饭。华华喜欢吃鱼,点了一份清蒸鱼,她发现医生只盯着鱼看,不动筷。问他是不是不喜欢吃鱼,对方回答怕有刺;又问他没吃过鱼吗?医生又答只吃挑好刺的鱼肉。妈宝男无疑了!我可不想找个儿子伺候着,华华暗自思忖。与高校教师见面的次数最多,已经到了要订婚的阶段。一天,男子问华华结婚后能否把生活重心和中心放在家庭上,因为他的科研任务很重,顾不了家。华华说那你应该找一个甘心相夫教子、做全职太太的女人做老婆,对方又说怕没有共同语言,生活无趣。华华盯着他看了两秒钟说:“你这是打算让我做你的几陪呢?你以为女人都是为你存在的?”华华不允许自己沦为爱情婚姻的奴隶,她有自己的事业追求,有自己的婚姻理想,她不想委屈自己。

42岁的小韩端庄、大方,喜欢读书,喜欢运动,家庭条件也不错。她也曾期盼过婚姻,尤其是二十六七岁时,很想把自己嫁出去。但无奈她遇到的几个男孩都有些闷,且不喜欢运动。小韩觉着将来玩不到一块儿挺没劲,于是皆无果而终。33岁那年,在健身房她遇到一个小她两岁的男孩,两个人很聊得来,也能玩到一起,小韩兴奋地以为她的“真命天子”终于来了。然而,当她向男孩表示想把姐弟朋友关系更进一步时,男孩却迟疑了,问其原因,他坦率地说:“姐,实话实说啊,我还是更喜欢那种柔弱的女孩,你这种‘壮’型的,不是我的菜。”男孩的话深深刺痛了小韩的自尊心,同时还让她感到了被侮辱。打那之后,她不再轻易地接近男性,她也不打算为类似的男人改变自己运动健身的爱好。她喜欢健美,喜欢昂首挺胸、肩展背平的模样,喜欢自己健步如飞的飒爽英姿。36岁那年,小韩做了一个决定:此生独身。所以,萍姐几次给她拉红线,她都没有接。最后一次,她说:“萍姐,非常感谢您对我的关心,但我已经决定不找了。”“小韩,你条件这么好,为什么?”萍姐很惊讶。“就是因为自己条件还不错,所以感觉一个人原装原味地生活很好。”小韩一脸的坦然、自信。

颜宁不结婚是她自己的人生选择,她有权利这样选择,也有资格霸气回怼求解释的人,殷桃也是。有人说殷桃活出了女人最好的状态,其发小对她的评价是:经济也好,精神也好,现在的她不需要依附任何人,她完全属于她自己。殷桃对角色很挑剔,遇到“没意思”的角色,宁可几年“被放假”也不接;殷桃对另一半同样挑剔,“如果和对方在一起不开心,还不如自己一个人待着,一个人也挺好的。”不为舆论左右,不为婚姻束缚,不为迎合他人轻易改变,坚持做自己,这应该是众多大龄未婚女共同的心声吧。

千磨万击还坚劲

公司领导班子换届,43岁的周慧成为分管业务的副总,她也是班子里面唯一的女性。宣布任命的那一天,周慧心里像打翻了五味瓶,苦辣酸甜咸一齐上涌。

在周慧的记忆中,从小到大,她似乎一直生活在“证明”里。周慧有一个大她两岁的哥哥,在农村重男轻女的氛围中,哥哥吃的、用的永远比她好。为了能得到和哥哥一样的待遇,她通过干活多、学习好在爷爷奶奶和爸爸妈妈面前努力表现,努力证明她不比哥哥差,然而,却依旧得不到长辈的平等对待。中考那年,成绩优异的周慧想和哥哥一样上高中,将来考大学,但是父母坚持让她报中专。爸爸说:“慧啊,咱是女孩,别那么要强,能把户口考出去就行了。”妈妈说:“咱家没能力同时供两个大学生,先供你哥吧,你中专毕业工作了也能帮帮家里。”15岁的周慧嘴里答应着“那好吧”,眼泪却止不住地往下流。

中专4年,周慧一直是品学兼优的学生。毕业那年,学校有3个到同济大学深造的名额,层层选拔,周慧成为12个有资格参加笔试的人之一。考前她也想过,就算考上了,父母能支持她上吗?但她还是想考,她想试试自己有没有这个实力,结果她考了个第二名。当她心情复杂地将这一消息告诉父母时,果不其然,母亲让她放弃上大学的想法,赶紧工作,哥哥要考研究生,家里供他自己就已经很吃力了。周慧没有回应,只是默默地扣上长途电话,然后一个人走到操场深处,抱着一棵法桐树哭了很久。从操场回来,周慧的脸上有了笑容,因为她心里想:起码证明了自己,我是有实力上大学的。

中专毕业,机缘巧合,周慧到一家与自己的专业毫不相干的文化传播公司工作。作为一个工科的中专生,她感觉到了自己在职场上的先天不足。但是,从小养成的在逆境中努力前行的坚韧品质,让她没有选择退缩,而是一边在师父的指导下如履薄冰、战战兢兢地完成工作任务,一边大量阅读各种社科类书籍。她想弥补自己的先天性不足,她要积淀自己的文化底蕴,她要做一个与公司名称相匹配的“文化人”。

同时,内心深埋着大学梦的周慧,要用自己挣的钱供自己拿到大学文凭。工作满一年,她报了自考,相继拿到专科文凭和本科文凭后,又上了在职研究生,拿到硕士学位。当然,她没有再向父母请示汇报边工作、边完成大学学业之事,因为她已成年,已经经济独立。自打工作后,周慧没有再花父母一分钱,不仅如此,她每月还要给哥哥寄钱,还要经常以钱、物向父母表达自己的孝心。

当年因为周慧放弃深造名额而意外得到上同济大学机会的排第四名的男生,后来成了周慧的老公。两个优秀且努力的年轻人,携手前行,不仅共同经营着他们小家庭的幸福,还尽自己所能向双方父母尽孝。如今,四位老人都被接到了济南,分别安排在不同的住处,周慧他们在空闲时间可以给予老人更多的陪伴。

有一次,周慧无意间听到父亲对母亲说:“咱那个儿算是白养了,什么也不管,人还见不着个影。又有两个多月没来了吧?没想到咱俩老了还是沾了闺女的光。”“可不是嘛!多亏养个闺女!”母亲应和着。那一刻,周慧的眼泪喷涌而出,她捂着嘴进了卫生间,打开水龙头,伴随着“哗哗”的流水,周慧哭出了声。

父母对“闺女”的认可,让周慧打开了自己的心结,她鼓励自己继续努力,争取事业上有更好的发展。果然,这一天来到了,她成为公司成立以来第一位女性高层领导。

周慧喜欢在春天到山里去看那些从石头下面钻出来的小草,它们向生、向光,它们执着、顽强,它们用弱小却又蓬勃的绿意,努力证明着自己对春天的价值。

但凡强调要坚持做下去的事情,一定有其价值,同时也常常伴随着难以坚持的理由。“千磨万击还坚劲,任尔东西南北风”,应该是选择“坚持”的人永远记住的诗句。

责任编辑:李丹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