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戏骨云集打造老味儿大戏

齐鲁晚报  |  2022-11-13作者:张莹

著名作家、编剧周梅森继《人民的名义》《突围》之后,又贡献了一部新剧《大博弈》。《大博弈》在卫视黄金时间播出,一开场就奉上了大场面:孙和平(秦昊饰)在东南亚和宋喜年(雷佳音饰)谈生意,遭遇警匪枪战,命悬一线加上临危受命,“北机末代厂长”的刺激感顿时拉满。

这开场的大场面不单单是指剧情,这部剧班底的强大也显而易见。随着剧情的发展,我们熟悉并喜欢的演技派演员依次登场,刘琳、田雨、杜源、丁勇岱、柯蓝、万茜、谭凯、句号各自精彩。《大博弈》聚焦国企的转型升级,剧中的北方机械厂濒临破产,海外销售总经理孙和平临危受命回国出任厂长,大刀阔斧地进行改革。

应该说,在四十多年的创作生涯中,周梅森算是一位多产的作家,从1983年发表第一部小说《沉沦的土地》开始,他创作的中长篇小说、电视剧剧本等加起来有三十余部。周梅森的作品总以群像式描写展开,由点及面,有着宏观的创作视角,善于掌控大时代、大变革题材,这些年涉足影视剧,更以厚重的故事和思想内涵著称。他担任编剧的《人间正道》《我主沉浮》《人民的名义》等都广受好评。

在周梅森看来,创作的关键在于描写“人”。很显然,《大博弈》也是从人物入手的,这么多戏骨级演员参与创作,都能给人留下深刻印象。首先要说的是被称作“汉大三杰”的孙和平、刘必定、杨柳。秦昊饰演的孙和平是有能力的“三杰”之一,他为了拯救危在旦夕的北机,开启了向另外两杰的“要饭”之旅:“老江湖”刘必定给孙和平指了一条骗贷之路,孙和平去他家时,他正因为自己的风流韵事被妻子“正法”,刘必定为老同学出了损招儿,几场戏下来,一个贪色贪财、手段老辣又有那么点人情味儿的形象跃然荧屏,这为接下来的剧情发展埋下隐患;另外一杰杨柳,与孙和平一番博弈掰扯,探讨出一条“折中之路”,正是这条路挽救了北机,但两人也成为难解难分的一对冤家。“汉大三杰”的人物形象,随着剧情发展就清晰地立住了。

周梅森的剧作擅长刻画人物,《大博弈》迅速展开了北机厂鲜活多样的众生相:老厂长对孙和平“讨饭”的结果是“当儿子”无奈又不乐意,口头答应消极配合。句号饰演的跑路角色在听说厂子失火时,幸灾乐祸地说:“我一走他们厂就出事,能不破产吗?”刘琳饰演的市长,看到跑路的句号,说了句:“怎么好去处都是给你的呢?”万茜是这两年异军突起的女演员,她给人的感觉是自然舒服,在剧中她扮演老厂长的女儿,和秦昊扮演的孙和平有隐隐的感情线。“校花”祁小华是剧中另一个女性角色,她嫁给了“三杰”之一刘必定,虽然性格爽直傲慢,也挡不住丈夫的风流龌龊。柯蓝扮演杨柳的妻子秦心亭,看上去是一个有主意、有心计的女人,播到第9集,开始显现她在资本市场中的戏份。

在我看来,周梅森在这部剧中似乎刻意回避恢弘的风格,《大博弈》的人物对话更生动有趣,让剧情更有质感。老厂长为了生产自救开了酒厂,孙和平上任后去他家吃饭,老厂长用自酿的酒招待,62度的酒把他呛了一下,老厂长说他“在外面呆了几年,变得这么矫情”,孙和平说“这不会喝死人吧”,老厂长说“我死了吗”,孙和平说“这不得把眼喝瞎了”,老厂长说“我喝了心明眼亮,所以才选你当厂长”,孙和平说“所以你眼瞎了”,老厂长说“我瞎了没事,你不瞎就行”。一番对话,显示出老厂长与新厂长师徒间的亲昵,剧情瞬间接地气,这种风格对于以严肃文学著称的周梅森来说,非常鲜见。

不得不说,这部改革题材大剧与以往最不同的特点是加入了少许轻喜剧的特色,人物语言更贴近生活:杨柳合并北机后,吐槽说“捡来的孩子喂不饱”;孙和平让北机有了起色,被告诫“有功之臣也是臣”;孙和平去借钱,老同学说他“就是被摁到浪里,也得把头伸出来”,孙和平轻描淡写地回应说“把头伸出来,我成王八了”。这是《大博弈》给观众带来的最出乎意料的风格,没有力挽狂澜史诗般的英雄气,带点古早剧中戏说的轻松感。在市场争锋的大背景下,商战、权谋、人性的博弈一一展现,这部剧在呈现国企改革、中国制造业发展方面,当然要有足够的深度和力度,但摆脱说教是首先要做到的,人物的对话或者轻松,或者接地气,很吸引观众。

整体上看,《大博弈》相对同类题材剧集有明显的“转型升级”,与《人民的名义》男主角侯亮平的沉稳正直、《突围》中齐本安“端着”的姿态不同,《大博弈》中的孙和平有点痞气,开场就在东南亚将老鼠药搭配发动机一起售卖创收,热衷购买老鼠做实验,“鼠药经理”的搞笑称号,加上回国接手摇摇欲坠的机械厂,又被人称为“破产厂长”。两大称号的喜剧感,天然拉近了孙和平与观众的距离,看似拉低观众入戏门槛,却让观众对剧中的变局感同身受。亲切接地气,一群优秀演技派演员在这部《大博弈》中演绎了观众熟悉的质感大戏。

责任编辑:李丹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