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认吧!你也很为这样的夜晚着迷。

媒说话  |  2022-11-11




“所以暂时将你眼睛闭了起来,黑暗之中漂浮我的期待……”,因为磁带,黄雨萱和李子维就这样奇妙地在那样的时空相遇了。


生活里有很多奇妙跨越时空交流的契机,可能只是在今天收到了来自三年前自己写下的信件,也可能是在下午偷偷喝下一杯乌龙茶,而在夜晚失眠了。




看着手机上的凌晨两点,我意识到我失眠了,随后在微信给自己的好朋友发了消息,不意外的是我没收到任何的回应。


看着床帘围成的黑暗空间,我仿佛踏入了夜晚的平行世界,陷入了畅想的空间。


“今天是星期三,昨天是星期二……”,我开始在想,昨天做了什么?最先开始的是早上七点的闹钟,按掉又是七点零五的闹钟,紧接着又是七点十分的闹钟,随后就是赶着去上课……




白天的节奏精确到了分秒。而夜晚时间的流逝像是放慢了步伐,所有的感官都随着四合的夜色放缓了节奏,仿佛闭眼已经不知道今夕何夕了。


白天像是三分钟结束的电影解说,而夜晚则是0.5倍播放速度下的老电影。


两个截然不同节奏的时间段的断裂感像是塑造了两个完全不同的平行世界,而偶然的失眠就像是夜晚平行世界的入场券,仅供单人使用。




单独入场的夜晚平行世界不仅给了失眠者无处安放的思绪提供了栖身的空间,也给了白天的忙碌者一个让思绪慢下来的机会。


还记得在高三的时候,学校的晚自习总是会延续到深夜10点半,而从10点到10点半的这段时间,我总是用来做数学错题集。


原因无他,夜晚静下来的时刻容易让人陷在四合的夜色里沉下思绪,去做需要高度注意力的事情,诸如数学,又诸如很多很多在意的时刻。




在夜晚,手握入场券的我们可能:在为今天没“稳定输出”的吵架而吸取经验;在为科目二暗暗默念口诀来争取下次一把过,“倒车入库,方向盘别在……”;


也可能沉溺在教资里而默念,“教育学之父——夸美纽斯,现代教育学之父——赫尔巴特……”;又或许早已将心情放飞到了西藏布达拉宫、云南的大理小镇、厦门的鼓浪屿……


平行世界容纳了夜晚穿行者们很多翻飞的思绪。夜晚的穿行在静谧的夜里展开总是有理由的,夜晚的一切能够让穿行者们沉浸在自己的预想的世界里。




这样的夜晚可能在不知不觉间给白天里忙碌节奏里的我们一丝甜甜的体验,也可能给白天迷茫的我们指明了心之所向,但慢下来的一切也无疑带来了超长快节奏下的不适。




夜晚的慢节奏好像有一种独特的魅力,它能让人容易陷入一种无能为力的情绪中,就像是失眠本身会带来的情绪低落一样。


夜晚的平行世界营造的美好未来容易给处在当今时空没那么美好的我们带来羡慕的焦虑。


而排解焦虑的答案是什么?我一直都没有想出来,直到在弟弟的英语书上,我发现弟弟把“evening”用中文简单标成了“衣为你”,但我想“依偎你”才是夜晚独特的注调。


依偎你自己就是自我治愈最佳的方式。




依偎你自己不仅意味着依靠自己,更重要的是让自己学会自我排解情绪去解决emo。


学着去排解的第一步就是走出看似无能为力的境况里,学会去付出自己的实际行动,而我想到最好诠释的人就是八月长安笔下的洛枳。


在八月长安《橘生淮南·暗恋》中,洛枳曾对盛淮南说道——


”上帝已经明目张胆的不公平了,那凡人就应该保留偏执的权利啊,我不相信谁能不声不响的活成一道光,站在黑夜里的人就应该大声喊,让爱人知道自己的坐标。“




在看似是无法靠近的死局里,洛枳没有困死在这样的距离里,她选择了用自己的努力一步步走近。无论是小路上的跟随,还是年级大榜上的跟随,洛枳平凡却坚定地走向她心里的那一束光。


她也期待着光会偶然扫到她的身影,但前提在于她愿意迈出步子不断去追随光。




芸芸众生,我们或许本就是平凡的普通人,但因为我们迈出步子,生命有了流动的痕迹,我们的生命往往在此刻获得了新的光彩。迈出困局的你就只有一个,你已经很特别。

责任编辑:曹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