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大名师王树森:做“大医生”,也立志做“大先生”

中山大学  |  2022-11-10



编者按


教育是国之大计、党之大计;教师是立教之本、兴教之源。


为表彰长期从事教育教学工作,在教学领域作出突出贡献的优秀教师,学校组织了第十届校级教学名师评选工作,9位老师获“中山大学第十届教学名师”荣誉称号。


为鼓励教师以学生成长为中心,不断提升育人能力和业务水平,努力成为党和人民满意的“四有”好老师,我们特推出“教学名师”专题报道,通过讲述中大名师的故事,发挥名师的榜样力量,树立良好的师德师风,推动我校人才培养工作高质量内涵式发展。



教学名师王树森

王树森,中山大学第十届校级教学名师,中山大学附属肿瘤医院乳腺癌单病种首席专家,教授,主任医师,博士生导师。

2004年毕业于中山大学,获肿瘤学博士学位。2010年在Memorial Sloan-Keterring Cancer Center学习。现在主要从事乳腺癌的化疗、内分泌治疗及靶向治疗。参与了中国抗癌协会乳腺癌诊疗指南、中国临床肿瘤协会乳腺癌诊疗指南、国家卫健委乳腺癌合理用药指南、中国晚期乳腺癌维持治疗专家共识等多项指南或共识的编写。作为主要研究者主持了多项一、二及三期的临床研究;承担多项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重点项目、面上项目以及广东省自然科学基金项目,发表高水平论文30余篇。重点研究方向:乳腺癌侵袭转移的分子机制;节拍化疗在乳腺癌治疗领域的应用;年轻乳腺癌的基因组学及临床诊治。



“抱歉来晚了些,临时有个急诊,我们医生的工作就是这样的。”王树森洗好手坐下,摘下口罩,露出一张带着深深压痕却温暖亲切的笑脸。


如沐春风,润物细无声,这是王树森给人的第一印象。他的温润与勤勉,既体现在对患者无微不至的关怀,更体现在他默默耕耘十余年的医学教育事业中。


从全面走向专科


2004年,王树森获得肿瘤学博士学位,从中山大学毕业的他,选择留在中山大学附属肿瘤医院,走上了从医从教的道路。上世纪末,肿瘤还不是一个常见病,学科发展缓慢,整体研究和诊疗水平不高,前景无限却也困难重重。“在肿瘤患者的治疗上,综合治疗很重要,外科手术是一种方式,但不是所有肿瘤都可以切除,药物、免疫等内科治疗的重要性就体现出来了。”王树森说,正是看清了肿瘤学科的发展需要,他下定决心选择进入肿瘤内科。


刚开始的工作经历更加坚定了王树森从事肿瘤防治的信念。他回忆道:“刚工作不久,接诊了一位几乎与我同龄的患者,二十岁出头就查出晚期胃癌,当时他正在一所重点大学攻读博士学位。在他住院期间,从老家来照顾他的哥哥脚上还穿的是草鞋,我心里满是酸楚。严重的病情使得他在确诊半年后便去世了。作为主管医师,我深知自己能力有限,每每想起他对生活渴望的眼神,我有着深深的无力感和挫败感。”

2008年左右,肿瘤学科发展呈现专科化趋势,中山大学附属肿瘤医院作为国内成立最早的四所肿瘤医院之一、华南地区肿瘤领域龙头医院,很快细分了科室和研究方向。王树森思虑再三,决定选择乳腺癌方向,“一是因为我自己有兴趣,二是乳腺癌治疗是实体肿瘤中内科综合治疗的典范。”自此,他从全面的内科医生逐渐转变为专攻乳腺癌单病种的专家。


从医从教相互促进


医生、教师、科研工作者,无一不是忙碌的,但王树森却很好地兼顾了这三个角色。


甘坐冷板凳,十年磨一剑。针对乳腺癌中预后最差的亚型三阴乳腺癌,王树森和内科同事袁中玉教授、乳腺科同事王曦教授等带领医院内科、外科团队,从2010年就开展了一项多中心、随机对照研究,坚持十年,终于在2020年顺利完成。这项“可手术三阴性乳腺癌标准治疗后卡培他滨节拍维持的III期临床研究(SYSUCC-001)”给患者带去了新的希望,它表明,卡培他滨节拍化疗作为维持治疗,将早期三阴性乳腺癌的复发风险降低了1/3以上,将患者的5年无疾病生存率从73.0%提高至82.8%。而且卡培他滨维持治疗一年的总费用报销后患者仅需负担1000元左右,性价比和普及性大大提升。


而从医与从教,在王树森看来,“二者是互相促进的”。还在读书时,王树森就在众多老师潜移默化的影响下坚定了未来的道路,他不满足于只做一名临床医生,不仅要提高肿瘤的诊治水平,更要培养肿瘤专科人才。


肿瘤学科起步虽晚,进入21世纪后发展却日新月异。为了更好地为患者提供合适的诊疗方案,为学生提供更全面更前沿的知识和训练,王树森一直坚持加强自身学习,无论多么忙,“还是会抽出时间学习,了解最新的研究”。

王树森如今既要承担中山大学医学本科生的几门肿瘤学课程,研究生的肿瘤化疗治疗和肿瘤内科治疗的相关课程,又要带自己的博士研究生,还会参与规培医生和进修医生的带教工作。针对学习阶段和能力不同的学生,王树森有的放矢地调整教学的侧重点和引导方向。



“对待本科生,主要是启蒙教育,介绍肿瘤学的基本理论和知识,吸引他们进入这个领域深造;对待研究生,要引导他们去发现和思考问题,培养临床思维能力和应用能力;对待研究乳腺癌病种的规培医生和进修医生,我可能会讲一些比较前沿的内容;对待其他方向的医生,我可能就不会在这个方面讲得太深入,点到即可。”


这背后,是王树森近20年不断积累的教学经验。


在医学生的成长成才过程中,临床实践必不可少。早在几十年前,国内肿瘤内科的开创者之一管忠震教授就在中山大学附属肿瘤医院肿瘤内科开创了每周大查房的传统,延续至今。在王树森看来,这是绝佳的临床学习和实践机会。查房,是医院常规的工作流程,医生来到病房,挨个了解住院患者的情况,及时调整治疗方案。但中山大学附属肿瘤医院的特色“每周大查房”却稍有不同,参与大查房的不仅仅是肿瘤内科的医生,也有影像科、心内科、呼吸内科等不同科室的医生。“有的人胃部有病症,但不一定就是胃癌,可能是乳腺癌转移。”王树森说,多学科、全方位的会诊和查房有利于迅速、准确找到病因,还能有效应对疑难杂症。


大查房有着双重好处,既能帮助患者,又能让学生在临床实践中快速成长。


“学生在查房过程中可以接触到不同的临床案例,能从查房医生的问诊、讨论中了解到最新的研究方向和治疗手段。”

每周进行查房是王树森“雷打不动”的工作,有时候一查便是两三个小时,有时候一个病例能给学生讲解一个小时。每周的教学查房,深入浅出,寓教于学,这是最受规培医生和进修医生欢迎的知识盛宴。王树森每次都会耐心详尽地讲解,总是吸引很多学生参与学习。


“医生的本职就是帮助患者”


对于王树森而言,教书育人的初衷之一就是为了培养医学人才,培育更多优秀的医生来帮助患者。一个人强大并不是真正的强大,这是他从医多年的心得体会。


随着医疗水平进步、生活习惯和环境的改变,肿瘤的发病率和诊断率不断变高,“尤其是像我们医院这种全国领先水平的医院,有时候不管加开多少号,总是很快一抢而空,虽然我们每天接待的门诊数量非常多了,但依然有患者反映抢不到。”为帮助更多的人,王树森多次加开“公益号”,疫情期间主动加入医院为患者组织的线上云会诊。他渐渐意识到,每个医生的能力和精力都是有限的,要想真正帮助到患者,光是自身水平高是不够的,必须提升行业水平。

王树森坚持推动我国肿瘤内科领域的规范化诊疗。自2015年起,他成功举办了七届国家级继续教育项目培训学习班,每年吸引了来自全国各地20多个省份的学员参加,参与学员累计3000余人。学习班针对每年最新的研究成果进行交流,对临床试验的结果进行汇报与讨论,深化学员对系统性全身治疗重要性的认识,促进了我国乳腺癌内科治疗领域的研究成果和经验的交流,以点带面地让全国各地的专科医生重视乳腺癌的规范治疗。


他还作为主要执笔者制定了中国晚期乳腺癌维持治疗指南,参与了国家卫健委乳腺癌诊疗指南、国家肿瘤质控中心乳腺癌质控标准、中国抗癌协会乳腺癌专业委员会和中国临床肿瘤协会乳腺癌专业委员会的多项指南的制定,为我国乳腺癌的规范化诊疗发挥了重要作用。

与此同时,王树森致力于提高肿瘤学科教学水平。2020年,他作为主编之一出版了教材《临床肿瘤学(Clinical Oncology)》,该教材是“十三五”国家重点图书出版规划项目并被纳入“一带一路”背景下国际化临床医学丛书,既是临床医学实践的专著,也是对临床医学专家宝贵经验的总结,反映了临床医学技术的最新应用与进展,为我国高层次的研究生教育以及国际留学生的教育提供了临床肿瘤学的教学样板。


王树森还抽出时间积极参加义诊,到云南凤庆等医疗落后地区进行医疗帮扶,指导当地的医生,帮助提高当地肿瘤防治水平。


“归根到底,我做这些都是希望可以培养更多人才,提升行业水平,帮助更多的患者。”

王树森还不忘给予患者信心和关怀。他坚定地说,“我想告诉所有人,乳腺癌是有希望治愈的!”为此,王树森多次参加医院组织的乳腺癌防治科普宣传活动,引导群众以科学理性的态度正视乳腺癌的防治。


以患者为中心,王树森在从医从教之路上始终坚持这一理念。寻根溯源,这与他的博士导师、医学泰斗管忠震教授的言传身教不无关系。“攻读博士学位的时候,我们会以为是不是应该用更多的精力去做更难的研究,但实际上不是这样的。哪怕我们只是认真写一份病例,或是一整天在病房里围着患者转,了解情况和进展,我的老师都会非常高兴,在他看来,医生的本职就是要能够帮助患者。”

导师的一言一行对王树森的职业生涯影响深远,激励、鞭策他成为了一名行业认可、学生敬仰、患者感激的好老师、好医生。


“做医生的,都希望最终能够消灭疾病,让大家都健康快乐。”


采访的最后,王树森如是说道,希望培养更多优秀的医生,拯救更多宝贵的生命。大爱无疆的医者仁心,在他坚毅的眼神里熠熠生辉。

责任编辑:曹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