育人路上,做永不“上岸”的“向阳”花!

中南大学  |  2022-11-10

  从学生到教师,在科研路上,向阳是耕耘者,在呼吸生理学的土地上不断播种、深耕、收获;在课堂中,她是全场焦点的掌控人,引导学生把握生命的逻辑,塑造健康的人格。

   步入医学行业数十载,向阳愿做不断追逐“把课题做好,把课上好,把学生带好”目标的一株葵花,始终饱含热情地面对科研工作与每一堂课。

“做科研要向深钻”


 自1992年考入原湖南医科大学求学,到如今任基础医学院生理学系教授及系主任,向阳在中南大学度过了整整三十年。在原基础医学院院长秦晓群的门下,向阳接触并认识到生理学的系统庞杂与魅力,此后,生理学专业的热度经历了由热转冷再回升,但向阳从未更改研究方向,在呼吸生理学的领域不辍深耕。

   “我走进这个校门,就没有再离开过,也从来没想过要停止对生理学专业的研究。”向阳笑着说。


   从最初的以哮喘方向切入,到对呼吸道上皮细胞功能、整个上皮屏障的稳定性及免疫疾病与急性肺损伤疾病的探索,再将研究成果进行整合,专注于对气道局部微环境的稳态与呼吸系统疾病关系的研究。数十年来,向阳的科研进程步步推进,抽丝剥茧,把握生理系统逻辑,主持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3项,省部级课题3项,在国内外重要杂志发表论文20余篇,参编教材及科研专著16本。


   在向阳对上皮细胞的研究中,涉及到一种连接细胞与细胞,共同维护整个上皮屏障的稳定性,同时负责传递信息任务的粘附分子。她认为,一个合格的科研者与专业领军人就应该如粘附分子一般,紧紧联系、建设科研团队,同时不断了解并传播大环境的新动向、新思路,让整个领域向更深、更专业的方向探索。

  “科研人需要带着使命感去不断深挖、反复实验来证明自己所相信的真理”,而向阳所坚信的就是医学对生命的力量,“医学道路固然是苦的,理论的复杂、实验的重复都会让人感到疲倦,但最不会困扰研究者的就是它的意义,我很少感到迷茫,因为只要坚信医学为生命带来的希望和价值,就能支持我走下去。”


   而今的向阳以“不坐班但不下班”来形容自己的工作状态。保持学习与研究的心态“苦练内功”,在工作时全心投入,在闲暇时阅读思考,参加每一场行业研讨会议,研读每一篇领域新成果,对生理学的环境动向如数家珍。


   “现在哪怕有一天没有阅读文献,我都会产生强烈的负罪感,”向阳说,“我们对生理和疾病的研究越深,就越有底气打败疾病,让更多生命更有质量。”


“教学路须走得宽”


   生理学作为医学专业的基础必修课,因其系统庞大,生涩复杂,是许多学生医学路初始的一大挑战。而今,向阳已经在生理学的讲台上站了25年,致力于不止做到知识点的有效传输,还要让每一个学生都能把握生理学的深度逻辑。


      “每一个系统和器官都有它们完整的规律和结构,教师不仅要关注知识的细节,更要注重对学生思维的训练,这就要求我们把更多的精力放到整体课程的设计上。”向阳往往以一个真实的病例分析来引入课程知识点,让学生在复杂的医学理论知识中“先看到具体的人,再看到病,最后看到知识”。


   “教授《生理学》这门基础又有庞大知识系统的课程要求我跳出自己的科研领域,把知识点融会贯通,甚至带领学生去拓宽知识边界。”为此,向阳反复梳理逻辑系统,发现新思路,补充新知识,让课堂内容保持专业且紧跟时代。


   传统的生理学课程内容冗杂,学生的积极性不高,但向阳的课堂总是“有声有色”。“无论你的脸蛋保养得多好,你看东西的距离都很容易暴露年龄,这就是晶状体老化的秘密。”这样授课过程中的小俏皮总能让学生一扫疲倦,会心一笑。


   动物实验课上,向阳始终是教室中最忙碌的一个,在不停指导学生打麻药、找神经的同时教导同学们对实验动物保持尊重和敬意,正视实验伦理原则,在严谨的科学实验中传达富含人文精神的温情,这样生动的一幕幕给许多学生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向老师用行动拉近了与我们之间的距离,在她的课上我看到了一个鲜活可爱又耐心渊博的老师,这让我对生理学这门学科充满了兴趣,每次上课都很有动力。”临床医学五年制2020级学生侯颖珊说。

在结束了本科学习后,向阳就曾作为年轻教师走上讲台,又在完成硕博深造后重归教学行业,这段经历让向阳十分了解学生的学习需求和人格独立需求。比起事事躬亲,她更愿意放手让学生发挥自己的主观能动性去尝试新想法。一周一次的组会上,学生的工作汇报总能带给向阳很多新灵感,在对新技术工具的利用与文献的查阅途径上她也从学生身上受益良多,“只要肯信任学生,尊重学生,这些鲜活的头脑就一定可以带给你很多惊喜,我要‘放下身段,充实自己’,所谓‘教学相长’就是这个道理。”向阳说。

     “学生的考学会有‘上岸’的时候,但作为教师,育人事业永远没有‘上岸’的一天。”


   在向阳眼里,教书育人是一项关乎青年和国家未来的良心工程,不容许一丝松懈和停歇,而今的她秉持着“把科研做深、做专,把教学路走宽”的原则,建立起一个立体而稳固的职业框架,并不断向其中填充全新的知识与内涵。


      “无论是他人监督还是自我督促,无论是科研领域还是教学授课,我都不会停止学习和进步,要真正做到做到无愧于心、不愧于人。”向阳说。

责任编辑:曹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