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脉多承,薪传火递!陈嘉庚的水产教育梦!

集美大学  |  2022-11-10


1920年,陈嘉庚先生为“开拓海洋、力挽海权”,在集美学校创办水产科,旨在造就渔业航业中坚人才。 1972年,上海水产学院响应国家号召南迁集美办学,是为“厦门水产学院”,开启了集美大学水产高等教育的先河。



上海水产学院南迁和回迁文件

因而,2022年是陈嘉庚创办集美学校水产科102年,也是集美大学创办水产高等教育50周年。两个在同一办学地点、看似相互承继的“水产教育”,原本是两条不同的“走向”;但因为“华侨旗帜 民族光辉”陈嘉庚的历史情缘,让二者有了丰富多彩的交集。


本文通过详实的史料和详细的梳理

展示陈嘉庚为国育才的水产教育梦

再现这段一脉多承、薪传火递的

恢弘历史场景



陈嘉庚与黄炎培之

中国近现代水产教育开创情缘


如前所述,1972年时候的“厦门水产学院”即为原“上海水产学院”。而上海水产学院前身是为“江苏省立水产学校”,是由著名民族实业家、教育家张謇和著名教育家黄炎培于1912年所创建,是中国历史最悠久的高等水产学府,开创了中国现代水产教育的滥觞。因该校校址位于上海吴淞口地区(原属江苏省管辖),又被通称为“吴淞水产学校”。当时张謇、黄炎培意欲举沿海七省之力,重点建设吴淞水产学校,同时在沿海其他各省各建一所水产学校。




陈嘉庚与集美水产航海学校学生代表合影(1956年10月)


陈嘉庚(福建同安县、今厦门集美区人,1874-1961)终其一生倾资兴学。 1913年3月陈嘉庚就在厦门始办集美学校,他把救国理想寄希望于教育,开启了长达50年“为国育才”征程。 此前,在“南洋”成功经营实业的陈嘉庚,萌生了“开拓海洋、力挽海权”的强烈愿望,认为“闽南地瘠民贫,海多田少,对于水产农林,故特加以注意;其初拟先办水产学校”。



 那么,陈嘉庚1920年开办的“集美水产”,与 “吴淞水产”又有何渊源呢?

陈嘉庚创办水产教育,源于和黄炎培(江苏川沙县、今上海浦东新区人,1878-1965)的相识相知,并得到其启发和帮助。因共同致力于“教育救国”,两人1913年就开始交往。陈嘉庚于新加坡发起筹办南洋华侨中学,曾致函时任江苏省教育会副会长的黄炎培代为招聘校长和教员。

1917年5月,黄炎培、蔡元培等人发起成立中华职教社,这是当时中国教育界的一件大事。同年6月,黄炎培到南洋考察教育,在新加坡和陈嘉庚首次晤面。两人相谈甚欢、相见恨晚。一位是倾力倾资兴学的教育事业家,一位是大名鼎鼎的教育家。此前,两人就长期通信,在教育上相知相助,友情日笃。

陈嘉庚赞同黄炎培的职业教育思想,慷慨资助中华职教社和中华职业学校,并名列中华职教社第一批35人的“永久特别社员”,并还担任其多年的理事和监事。陈嘉庚对黄炎培成功开办“鼎鼎有名”的吴淞水产十分钦佩,逐渐坚定了开办集美水产教育的想法。



集美水产航海学校高一组渔捞实习合影

办学校,师资是第一位的。1917年陈嘉庚“拟办水产及航海学校,乃至函上海吴淞水产学校托代聘一二位教师”,为水产教育提前储备师资。吴淞水产答复:水产教师国内无处可聘,本校自己也很需要。陈嘉庚当即表示:愿意资助该校当年毕业的高材生到日本留学,学成后回国即聘请到集美任教。

在陈嘉庚的资助下,包括江苏省立水产学校“特待生”(每届仅2名)的张柱尊(又名希达、别号君一、江苏江阴人,)、冯立民(上海宝山人,1899 -1961年),以及另一位优秀毕业生侯朝海(别号宗卿、江苏无锡人)等一批吴淞学校的高材生,先后得以前往日本东京水产讲习所(东京海洋大学前身)留学(当时称“见习”)。

1918年2月,江苏省立水产学校校长张镠偕已回母校担任渔捞科主任的张柱尊,赴福建集美考察渔业,陈嘉庚胞弟、集美学校二校主陈敬贤热情接待并请益教务。1919年1月,黄炎培再赴新加坡,陈嘉庚将集美学校“欲急进扩大规模”,“详情面告”,又委托其代为聘请校长和教员,“承蒙许诺”。当年7月,黄炎培应邀来到厦门,作为集美学校顾问,与陈嘉庚一起商讨集美学校发展问题。



1920年启用的集美学校高级水产航海部钤印

1920年2月,陈嘉庚在集美学校创办水产科,旨在“造就渔业航业中坚人才,以此内利民生,外振国权”,开始了百年嘉庚“集美水产”教育。


“集美水产”和“吴淞水产”


守望相助、袍泽同心



1920年代,“集美水产”和“吴淞水产”开启了两校守望相助、齐头并进的格局。1920年9月吴淞水产渔捞科主任冯立民首先实现诺言,来到集美。陈嘉庚即请他调查泉漳沿海一带和台湾的渔业航运状况,共同筹办水产科(当时是为“渔航兼修”),研究招生的办法。



1917年,陈嘉庚资送到日本东京留学的吴淞水校毕业生冯立民(前排中)

1920年10月,冯立民被聘为水产科主任,全面负责水产教学事务。1920年11月,陈嘉庚赴上海,与黄炎培等共同前吴淞水产参观考察,该校举行隆重欢迎大会。1921年10月,黄炎培于全国教育会与全国商会两联合会联席会议结束后,率部分代表前来厦门考察教育。陈嘉庚偕厦大校长林文庆等登舟相邀换坐摩托船渡海,至集美海域“于岸次遥望集美全景”。此时,包括水产科在内的集美学校的居仁楼、尚勇楼等校舍均已告竣,蔚为大观。



居仁楼

期间,吴淞水产的教员:渔捞科主任、海洋机械教员、“海丰”船长张柱尊,1921年4月来到集美学校水产科;渔捞科教员、运动主任侯朝海,博物教员、学监曹镜澄(字仲牧,江苏江阴人),同于1923年3月来到集美水产。这些吴淞水产的“半壁江山”,成为集美水产教育的先驱和中坚。

集美水产航海教育“拓荒者”冯立民,后成为“福建私立集美高级水产航海学校”(1927年起)第一任校长,先后主持集美水产教育达十年之久;张柱尊担任水产专科教员、兼任“集美一号”“集美二号”船长;侯朝海担任水产专科教员;曹镜澄任水产部博物教员兼训育主任。这些优秀教师坚决贯彻陈嘉庚的兴学宗旨和教育思想,为集美水产教育的建设和发展,做出了开创性的贡献,影响深远。

🍁🍁🍁

根据上海海洋大学校史的评价:1920年代吴淞水产选派骨干教师,协助陈嘉庚组建创办了集美水产教育。1929年6月,集美学校聘任1924年9月赴日本留学、考入东京农林省水产讲习所肄业的本校水产第一组毕业生、水产专科教员张荣昌为水产航海学校校长。经过近十年的努力,集美水产完成了闽沪两校共同建设,到完全由集美学校独立兴办水产教育的过渡。


在此期间,闽沪两校还出现了“高管”频繁“交流”的有趣现象。1924年8月,时任集美学校水产部主任的冯立民改就吴淞水产校长,集美水产以专科教员侯朝海代理主任。12月冯立民从上海辞职,1925年1月回到集美任教,改革集美水产的教学:改订学科课程,提升培养目标,延长修业年限。1925年9月侯朝海赴上海任吴淞水产校长;1927年10月侯朝海派员协助筹建位于浙江舟山定海的浙江省立水产学校。1929年1月,冯立民辞去集美水产校长职,接替侯朝海复任吴淞水产校长,直到1934年。



集美学校海陆童子军活动写真——操艇


“集美一号”实习船

期间,闽沪两校往来十分密切,亲如一家。集美水产在1923年5月在全国首创“海童子军”,专科教员张柱尊亲自驾驶新造“集美一号”电船,率童子军往上海,完成了轰动中国航海界的“片舟渡重洋”长途航海实习活动。1933年3月,集美学校(包括水产航海学校)举办二十周年校庆。江苏省立水产学校赠送中堂题词一幅:“春风广被”。该校校长冯立民赠送感人肺腑的中堂题词:“我爱集美、 热情如狂,十载相处、与你倘徉,旋我汝别、销魂断肠,居闻处独、未尝汝忘,石火光阴、岁月何急;倏忽之间、汝年二十,文教广敷、牛耳汝执,汝益翩翩、鸡群鹤立,慕汝者多、望尘莫及,祝汝前程、光耀熠熠!”充分展示了集美水产和吴淞水产非比寻常的“袍泽情谊”。



早期教学实习船——“集美二号”该船于1926年从法国购进,载重274吨,系当时全国最大的拖网渔轮

还有一段有趣的故事。1926年5月,陈嘉庚斥巨资向法国定购的蒸汽拖网渔轮自新加坡抵厦;这是中国第一艘、也是当时全国最大的拖网渔船。冯立民和张柱尊等赴厦接收,定船名为“集美二号”,即以张柱尊为船长,率学生往江浙一带实习渔捞。九年之后,1935年吴淞水产从集美水产处购得这艘280总吨“集美二号”,用于该校实习渔轮。这艘船比起1953年1月华东水产管理局调拨给后来上海水产学院的、270总吨“水产号”蒸汽机舷拖钢质实习渔轮还要大。

可以看出,在创办和发展的初期,集美水产和吴淞水产两校同舟共济,精诚合作,共同谱写了中国水产航海教育筚路蓝缕、可歌可泣的历史篇章。根据集美大学校史专家的考证和溯源,1920年代之后,集美水产与目前中国多所海洋(水产航海)院校的“前身”关系重大;后者在创办之初或者发展的关键时期,其校长或主要骨干教师与集美学校水产科(集美水产航海学校)有深厚的渊源。集美水产成为中国海洋教育人才培养的“苗圃”,陈嘉庚则是当之无愧的播种人。



“集美水产”和“上海水产”

牵手嘉庚故里、接续嘉庚梦想


随着全面抗战爆发,同为伟大的爱国者,远隔重洋的陈嘉庚、黄炎培共赴国难,不约而同地承担起维系教育这一“国之命脉”的历史重任。吴淞水产开启了被迫停办和内迁复办的历程。黄炎培积极呼吁维持水产教育,促使国民政府先于1939年4月恢复设立中学水产部,后独立设立水产职业学校,使“淞沪水产”这支血脉得以延续。集美水产则内迁闽中,并成为当时国内唯一一所未停止办学的航海水产学校, 创造了“深山办水产航海教育”的奇迹,使战后中国的水产航海事业避免了断层之殇。1939年春,陈嘉庚在新加坡倡办水产航海学校,力图弥补国内因沿海失守、各处水产航海学校停办或内迁带来的损失;至1942年2月新加坡沦陷才被迫停办。




陈嘉庚在1945年撰写的《我国“行”的问题》(标点为笔者加)一书中,专门写到闽沪水产两校的简史,体现了对两校的同等关爱。他说:“民国初年仅有上海吴淞创办一所航海水产学校,继则集美一校,再后有烟台海丰等续办数校,既非积极,如同杯水。及七七事变,吴淞烟台俱已放弃,集美移入内地,恐成绩有差,海丰校不知存否,新加坡创设一校尚未毕业而已失陷矣”。






1949年9月,海外归来的陈嘉庚参加第一届全国政协会议,即提出了著名的七项建议,其中重要的一项是“在沿海各重要地区设立水产航海学校案”。该建议案被有关部门吸纳后得到了落实,有效推动了包括集美水产、上海水产两校在内的全国水产教育发展。1956年2月7日,陈嘉庚在全国政协二届二次会议上的发言中指出当时我国航海、水产和财经学校未见增加,反而减少,“希望有关部门对培养此项技术人才加以注意”。陈嘉庚的提案再次为当时国内水产教育起了关键的促进作用。




厦门水产学院旧址

1957年底,陈嘉庚为满足集美水产航海学校发展的需要,主持兴建了一座中西合璧、高大端庄、富有“水产航海”韵味的新校舍——福东楼。大楼墙上装饰的立体彩色灰塑图案,浪花、渔船、海鸥等元素展示着与“水产”的关系。福东楼建成后作为集美水产航海“分校”后集美水产学校(注:后又“加挂”校名和改名,不赘述)的校舍。

随着1970年10月集美水产学校停办,启用不久的福东楼眼看要“弃用”。此时,一个历史巧合发生了。在陈嘉庚逝世10年后的1971年9月,国务院、中央军委决定: 上海水产学院迁往福建;10月,福建省革委会通知:上海水产学院迁校校址设在厦门集美。

1972年5月4日,国务院当时的科教组批复福建省革命委员会,“同意上海水产学院迁闽后,更名为厦门水产学院”。当年11月1日学院在集美正式开学,校舍就在原集美水产的原校址,恰好又将福东楼承继使用;福东楼成为这段历史的见证人。这就是集美大学创办水产高等教育的肇始。历史开启了美好的因缘际会:百年集美水产和百年吴淞水产牵手在了嘉庚故里!


🍁🍁🍁

受益于原集美水产作为中国水产教育发祥地的深厚积淀、陈嘉庚呕心沥血六十年筑成的宏大“集美学村”,厦门水产学院在一代代师生的不懈奋斗中得以茁壮成长。厦门水产学院在集美办学七年后,在冯立民离开集美回到上海任教五十年后的1979年5月,经国务院批准,厦门水产学院一分为二:上海水产学院在原址恢复办学,厦门水产学院继续在集美办学。上海水产学院回到了上海原址,1985年改名为“上海水产大学”,2008年更现名“上海海洋大学”。厦门水产学院没有离开,逐步在集美扎下了根,融入了嘉庚精神深深浸染的集美学村,走上了蓬勃发展的历程。1994年10月与同位于集美学村的四所高校合并组建为集美大学,更名为“集美大学水产学院”,后又开枝散叶,析出多所相关学院。 




1985年11月1日举行厦门水产学院新校牌揭幕仪式

五十年来,集美大学水产高等教育弘扬嘉庚精神,秉承“诚毅”校训,为中国水产业的发展和地方经济建设作出重要贡献。从这个意义上说,这正是延续了陈嘉庚百年水产教育强国的梦想。幸运的是,作为“嘉庚系”水产教育分支的传承者、离开原集美校址的集美水产学校(当时名为“福建水产学校”),于1974年6月得以复办,此后也得到很好的发展。2003年,集美水产学校获准升格为“厦门海洋职业技术学院”(同时保留“集美海洋职业技术学院”名称)。



陈嘉庚创办的水产科与集美大学水产高等教育,共同发端于百年多前陈嘉庚、黄炎培等仁人志士“海洋强国”的梦想。尽管源流不同,期间分别开枝散叶,但却因陈嘉庚先生的历史情缘而一脉多承、交相辉映,最终在嘉庚故里——厦门集美“众川赴海”,实现跨越百年的 同舟共济、携手同行。











































责任编辑:曹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