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在一段不舒服的关系中停留。

杂乱无章  |  2022-11-08

那天晚上,阿花发现男朋友有劈腿的苗头。


当时他们在吃寿司,阿花不小心瞄到男朋友在订机票。


她又想起,前几天,有个朋友说看到她男朋友送另一个女生回家。


她有点怀疑,心里也有点不舒服,但是没有当场质问男朋友。


回到两个人的合租房后,她也没问,相反,她变得比过去都要温柔。


她默默捡起茶几旁的臭袜子,轻轻放到蓝色的塑料盆里,泡着。


走到阳台收衣服的时候,她闻到烟味。


知道有轻微肺气肿的他又偷偷吸烟后,阿花也没有像往日那样大喊着他的名字,并“教育”他。


阿花表现得很大度,只希望在二选一中,自己可以是被选择的那个人。


这种逻辑很奇怪,如果一个人已经不再对她好,又怎么会选她呢。


但对阿花来说,却是成立的。因为过去的经历反复证明了这一点。


所以,在关系中明明不舒服,但她还是想继续。







这和阿花答应男朋友开始的原因,也很相似。


不是因为男生有多用心,或是多有恒心,只是因为他是第一个说喜欢自己的男生。


而那一句喜欢,还不是面对面说的,只是微信上手打出来的几个字。


但对阿花来说,却有着不一样的意义。因为,那是第一次,有人把她放在心上。


不过,她判断自己被放在心上的标准也很奇怪——


在上一个暧昧者和她之间,他最后没选前者。


而在他们相处的两年中,阿花重复着这样的“选择游戏”。


不管男生做了多少让她觉得不舒服的事,只要突然对她好一点,她就会觉得对方也没有那么差。


阿花给出的解释是:“他会回头,至少说明,我更重要吧”。


在二选一中,阿花看起来像是那个更重要的人,但她不知道,男朋友的频繁回头,不过是遭到了别人的拒绝。


所以,当他和前女友有了转机后,就很快给阿花发了分手信息。


“我想了很久,我们可能真的不合适。“


看清楚这句话后的几秒,阿花只能看到一片空白,而那片空白持续出现了几个月。


那几个月里,阿花没有死心。她试过假装喝醉打他电话,还报名了所谓情感大师的几千块的挽回课程,想要重新吸引他。


她很努力,但都得不到回应。







过了很久之后的一个下午,阿花跟朋友一起看一部日剧——《凪的新生活》。


里面的女主大岛凪,是一个在恋爱中有着高忍耐力的女生。


因为,男朋友慎二喜欢柔顺的直发,天生严重自然卷的她,每天都会早起1个多小时,用在拉直头发上。


而男朋友不想公开恋爱关系,她也很配合,也不会因为他在公司受女同事欢迎而吃醋。


直到有一天,听到慎二说和她在一起,是因为性生活和谐。


她当场呼吸难受,晕倒在地。


朋友忍不住吐槽:“女主看不出来男生没有很喜欢她吗?”


“也许知道吧,但分手没那么容易的。”阿花忍不住脱口而出。


在剧里,慎二是销售部的王牌,也是会让她父母觉得满意的结婚对象。


阿花回答的同时,下意识想起了自己的前任。


她想起自己也曾为了男友的一句喜欢长发而不再剪短,看到他跟别的女生暧昧也会忍住不发脾气。


再想到自己分手后那段难熬的日子。


她突然有些明白。


站在第三者的角度,她清楚看出剧中人物的纠结,而现实中却难以认清相似境遇下的自己。


也许自己跟大岛凪一样,去讨好男友的同时,关于对方怎么看待自己,心里其实已经有了答案。


而“我更重要”,只是一个借口。


在那段关系中停留了两年,从来不是因为觉得自己更重要,而是因为分手是更艰难的选择。


这和互相依赖理论提到的一个观点,很相似。


人际关系的替代收益(CLalt),决定了我们对亲密关系的依赖程度。


不管我们满意与否,如果我们认为现在的亲密关系,是我们目前能得到的最好的关系,我们就会依赖现在的伴侣,而不会轻易离开。


这大概就是,即使在关系里不舒服,她一开始也没想过分手的原因吧。







在听到阿花被分手的消息时,我其实是替她高兴的。


因为,她至少可以,被动地离开这一段不舒服的恋爱。


虽然,分手之后她确实难过了好一段时间。


但是,与其在一段不适合关系中停留,不如忍痛结束。


因为前者只会带来无尽的消耗与折磨,而后者,在疼痛过后,你会好起来的。



责任编辑:曹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