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后疫情时代开馆,这位年轻人想探索美术馆的无限可能

中国青年报客户端  |  2022-06-15作者:李丹萍

中青报·中青网见习记者 李丹萍

在北京有这样一家美术馆:它在后疫情时期才正式开馆,展览不聚焦于大IP和知名艺术家,而是选择新锐艺术家的作品。正如它的名字“X美术馆”一样,用看似“无限可能”的方式探索着属于后疫情时代的发展之路。

X美术馆。受访者供图

在后疫情时期开馆,并非X美术馆刻意为之。美术馆从2019年下半年开始筹备,准备次年3月正式开馆。由于疫情,开馆时间推迟至5月。

疫情的出现使很多计划被打乱。X美术馆的开馆展览是三年展“终端 >_How Do We Begin?”,展览集中展示了32位华人青年艺术家的个性化作品。X美术馆创始人、馆长黄勖夫希望通过开馆展览把中国的年轻艺术家带到国际舞台,拟邀众多国外艺术从业者出席,但疫情原因许多人无法到场。此外,疫情的反复对展品的运输也造成阻碍。今年4月开办的展览 “特睿·阿布德拉:要上天了”与“自体触击”,在准备期间,许多展品受疫情影响一直停留在机场,几乎到开展前的“最后一刻”,才被运送出来。对此,黄勖夫说,我们要保持平和的心态,随机应变。

X美术馆创始人、馆长黄勖夫。受访者供图

黄勖夫是90后,毕业于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艺术史专业。对于他来说,学习艺术堪称机缘巧合。他本想学习设计,但学校系统出错,把他分到了艺术班。在黄勖夫原来的观点里,艺术是无用的,但艺术课让他感受到了其独特的魅力。“我很喜欢去美术馆的感觉,但我最喜欢的不是创作,而是研究艺术背后的故事。”在美术馆办展,需要看大量的作品,认真地去策划内容,这也是黄勖夫开办X美术馆的原因之一。

黄勖夫说,父母原本希望他当律师,或从事金融行业,但他很爱“搞事情”,上学期间就做了大量艺术类的实习。到毕业时,黄勖夫已经在艺术圈小有成就。因此,父母也认可了他的选择。

X美术馆第一届三年展“终端 >_How Do We Begin?”。受访者供图

现在,X美术馆已经举办了《馆藏:瞬息时代的诗歌》《微妙之间》《克里斯蒂娜·夸尔斯:月光之下》《伊西·伍德:无伤大雅》等多个展览,并于近日迎来了开馆两周年。但对于黄勖夫来说,最好的永远是下一个。“我们一直在做新的东西,新的东西让我兴奋。和很多美术馆选择回顾历史不同,我们在做未来。”黄勖夫认为,美术馆就像导演,要有自己的风格和调性,他希望在X美术馆呈现更多东西方艺术家的作品、培养新人。“大IP、大艺术家当然很好,但我更希望能带大家看到那些知名度低,但作品优质的下一代‘大师’。”

近年,很多博物馆、美术馆等都选择了“线上+线下”结合的方式办展,X美术馆于2020年3月也上线了X虚拟美术馆。黄勖夫认为,线上提供的是一种类游戏化的体验,是获取信息的另外一种方式,但线下观展不会被线上取代,“看图片跟实物的感觉是不同的”。

对于现在备受关注的NFT数字艺术,黄勖夫认为,数字艺术一直存在,而NFT更像是一个媒介。以前的数字艺术体量更大,艺术家会将科技与自己的大型创作,如影像、编程等相结合。现在出现了很多和头像、表情相关的NFT数字艺术,“它有不同的玩法,更像是一个潮流。这能让更多大众参与进来,是一件好事”。

黄勖夫希望能在后疫情时代找到一种兼容并存的方式,给观众更便捷、新鲜的线下观展体验。目前,X美术馆正在策划一场不受空间限制的移动式线下展览,不日将与观众见面。“这是一种公共艺术的新形式,我希望能通过它把艺术的魅力带给更多人。”

责任编辑:郭韶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