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凌云处仍虚心,听李佳琦讲述钟南山“为人谦逊”的故事 | 你好,钟南山

中国青年报客户端  |  2021-09-28

编者按

致敬中国骄傲,体悟国士精神。由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联合网易云音乐共同推出的《你好,钟南山》音频节目正式上线。每期节目邀请一位青年正能量嘉宾讲述钟南山院士的故事。在故事里感悟,奋斗者负重前行,步履铿锵;在声音中探寻,追梦人追光而上,乘风破浪。让我们一起聆听那些感人的故事,领略振奋人心的榜样力量。


致敬中国骄傲,体悟国士精神,欢迎收听:

大家好,我是李佳琦。欢迎收听由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联合网易云音乐共同打造的音频节目《你好,钟南山》。


成熟的麦穗总是低着头,成熟的苹果总是红着脸,越是成功的人越懂得谦逊的重要性。因为他们深知:酒香不怕巷子深。他们不急不躁、不慌不忙,一步一个脚印,酿着自己的“好酒”,直到一天,震惊整个世界。


从学习追赶,到创新引领,钟老的成功离不开几十年如一日的躬耕不辍,离不开医学研究上的永不满足。


知有不足,所以虚怀如谷,可以不断接纳新知识、新技术,从而变得更加优秀;知有不足,所以谦虚谨慎,不轻易下结论、不刻意刷存在感,反而让每一句话更有分量;知有不足,所以不怕批评,他们眼界高远、胸怀博大,即便面对逆境也不轻言放弃。


博学雅量、一心一意做好本职工作。桃李不言,下自成蹊,在这个“浮躁”的时代,或许这才是我们最该学习的。


做学问,他求真务实;救患者,他无畏逆行!


从非典到新冠,一番番挺身而出,一次次不负人民。从火线宣誓到迎战病毒,护山河无恙,凝华夏齐心!


对荣誉从不挂怀,对病患百般呵护,从不标榜个人的成绩,而是主动向各方求教探讨,不断探索“天下无病”的良药。


今天,就让我们跟随谦逊为民的钟南山,一起聊聊真正的青年榜样。


2020年9月8日,全国抗击新冠疫情表彰大会在人民大会堂隆重召开,钟南山被授予共和国勋章。面对国家最高荣誉,他依旧谦逊如故:“我叫钟南山,是胸肺科呼吸科医生。此次受到的礼遇和荣誉不是对我一个人的,而是对整个医疗卫生界、防控系统人员极大的认可、肯定和尊重。”


这样的话语,并不是钟南山第一次说。他曾多次向媒体强调:不要老突出我个人,临床救治和科学研究从来都是团队的事,不是一个人就能解决的。或许,正是这种谦逊的作风,才让他带领我们一次次渡过难关、创造医学史上的奇迹。


但不为人知的是,钟老的医学事业之路并非一帆风顺,他常常说“我的医学事业是从35岁开始的”。那时,他刚刚被调到广州市第四人民医院。起初,没有临床经验的他想去外科工作,但并不被领导看好,于是不服输的他便像初学识字的小学生一样从头开始学起,每天傍晚都闭门苦读。


然而,临床实践与理论知识不同,很多经验并不是短时间可以补齐的。好巧不巧,钟南山在急诊第一次接病人便出了错,误把消化道出血的病人诊断成肺结核咯血,险些造成医疗事故。


这次教训让钟南山终身难忘,从那以后,他便一改往日闭门苦读的习惯,开始走向病房,虚心求教于其他医生,既要了解他们如何处理病患,还要询问他们为什么这么做。此外,他也不再轻易地做出诊断,严谨谦逊的种子,可能是在那时埋下的。


值得一提的是,钟南山给人看病有一个特点,就是不仅依靠自己,还会组织不同学科的医生一起来会诊解决问题。他说:“医生给病人看病,不能像铁路警察,各管一段。”有时候,他看到病人存在呼吸系统疾病以外的问题,就一定会请相关科室的医生过来一起诊断。


他还常常认真地表达对自己的批评:“自己总结起来,我其实没多大本事,我对自己这一行懂得多一点,其他方面像心脏的、肠胃的、肝脏的、风湿的、肾脏的,我根本不懂。”他也不认为自己不懂是一件有失颜面的事,不懂就问,不明白就学,只要能治好病人,其他的都不叫事儿。


在抗击非典期间,即便面对各方面的压力,他毅然地奔赴香港,争取国际合作。此次新冠,在中国医疗团队率先分离出病株、疫苗研究取得突破性进展之时,他更是不忘推动国际大合作。


除了医者仁心之外,他更是深知,尺有所短寸有所长,只有集众家之所,才能真正解决问题。在和国外专家分享中国经验时,他并没有高高在上的傲气,而是语调平和、态度诚恳,把我们的方法毫无保留地奉献出去,同时也请教对方的抗疫经验,共同交流探索更多对抗新冠的解决方案。


学海无涯,学无止境。即便是84岁高龄,依然没有停下科研探索的脚步。他说:“现在人活得很长,80岁还能干很多事。”


在钟南山院士的人生字典里,从来没有“停步”二字。这位自诩“80后”的院士,时至今日仍是几十年如一日,每周坚持出门诊看病人、查房,会诊、科研、带研究生,样样不落。他还希望再奋斗20年,建设亚洲最大的心肺呼吸研究中心,包括对疑难病症的科研、培训、治疗,打造一个产学研中心。


他常常对自己的学生说:只要是先进的、只要能治病的学问,我们都要学。在呼研所有个不成文的规定,哪怕砸锅卖铁也要挤出经费,为年轻骨干争取到一两年在国外学习的机会。


不是说国外的月亮就比国内圆,每一种医学都有其价值,现在很多争论完全没有意义,对于医生来说,治病救人才是最紧要的问题。


如今,有很多人感激他。对此,他只是淡淡一笑:其实,我不过只是一个普通的医生,只是做了点分内之事。


责任编辑:王俊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