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底层人的善良尤其触动人心

    环卫工路边捡7万元,雨中站两小时等到失主――这条充满暖意的新闻,看起来很像一则童话,如果不是当事人现身接受采访并受到政府表彰,很容易让人怀疑是一则“正能量假新闻”:如今还有这样“傻”的人?

    世上本有真相,戏精多了就没有真相了

    戏精特别擅长修辞术,善于煽情。我一直觉得,当一个人开始煽情的时候,是准备不讲逻辑和扭曲事实了。

    不瞒你说,我也是赞成“知识无用论”的

    摆脱功利束缚的“无用”之下,才是自由的,才有独立性,才会产生纯粹的知识和科学。据说耶鲁大学校长理查德.莱文说过:如果一个学生从耶鲁大学毕业后,居然拥有了某种很专业的知识和技能,这就是耶鲁教育最大的失败。

    为什么不能把爬华山的孕妇当成麻烦

    怀孕并不意味着失去常人的运动与自由,她们不是“生孩子”的工具。 作为置身事外的旁观者时,我们不要自负地以为自己可以应对一切――每个人这辈子都可能遇到一些自信能解决可最终“给别人添了麻烦的事”,宽容地看待这些“非意图的麻烦”,应该成为一种公共美德吧。

    花式蹭鹿晗热点的表演中,吃相最难看的是这种人

    小鲜肉常被人拿出来吊打,尤其是赞科学家的时候。用吊打黄晓明的方式赞过屠奶奶,用吊打郭敬明的方式赞过柯俊院士,现在是吊打鹿晗去赞扬崔崑院士。营销号也就这点儿想象力了,总在科学-娱乐的二元对立框架中去塑造典型。表面上那么冠冕堂皇道貌岸然,实际上不过是鸡贼地用踩踏小鲜肉的方式消费小鲜肉。

    建议设熊孩子车厢的孟非比熊孩子还熊

    熊孩子的特征是胡闹,“设熊孩子专用车厢”的建议就是典型的熊孩子式胡闹。还是少点对熊孩子的抽象愤怒和抽象吊打,有理性判断和克制的成人更应有耐心沟通的责任。不要变成那种丑陋的样子:没孩子的时候嫌人家孩子烦,有孩子了他的宝宝最可爱,谁都要包容他。

    让北大清华和蓝翔彼此踩踏的人既蠢又坏

    北大清华和蓝翔从来没有撕过,但网上关于两者彼此踩踏的传说从来没有停止过。

    没啥大楼大广场的砀山却成就了很多大电商

    摘要:随着调研和走访的深入,越对这个没什么大楼大广场、没有现代都市模样的地方充满敬意。

    马云马化腾不真撕一次真对不起营销狗仔

    摘要:期待马云马化腾撕起来打起来,应是财经圈标题党营销号最兴奋的想像。期待马云和马化腾撕起来打起来,应该是财经圈的标题党营销号最兴奋的想像。――也是很厚道的一句话,但被营销狗仔那么一炒作,竟然变成了:马化腾点评马云李彦宏都不懂人工智能。

    南航能否分点关怀给车祸遇难的员工

    在很多关于这个事件的报道中,都有意无意地隐去了“车祸遇难者也是南航员工”这一信息,而把所有目光都聚焦于“南航最美空姐”。

    你的今天能从你坚持十年以上的习惯中找到影子

    你现在做着什么、成为什么样的人,能通过10多年来你所坚持的、所陪伴你的那些东西中找到答案。

    中国可以没有阿里,但不能没有阿里式家国情怀

    中国也许可以没有阿里没有马云,但不能没有阿里式家国情怀,不能没有这样一些充满理想主义追求的国民企业。

    产妇跳楼事件 专业的媒体报道在打脸带节奏的戏精

    与以前类似事件中舆论很容易被愤怒议题带节奏不一样,这一次舆论面对一个极端事件所表现出的理性、冷静、客观、谨慎,以及对专业判断的尊重,很值得称道。

    不怕五星酒店脏得触目惊心,怕的是集体习以为常

    这种“也一样”跟那种“来都来了、死都死了、毕竟孩子、大过年的”的思维一起,一起构成了当下中国拉低社会道德底线的“思维肿瘤”。

    评黑熊咬人,这世界不会为违反规则的人流一滴眼泪

    世界就是这么爱憎分明,人们只会为高尚者洒下热泪,这个世界不会为违反规则的人流一滴眼泪。

    教师发旅游照让你不适是你自己有病

    我想,有着正常思维的人都不会眼红老师朋友圈的旅游照,不会有什么不适和非议。有人不适和非议,这是不适者和非议者自身的问题,应该去批评那些病态的人,而不是反过来无原则地让正常的人屈从那些阴暗、失衡和猥琐。

    舆情无感的宣传员就是定时炸弹

    公众也许乐见这样暴露问题的“高级黑”,但从宣传的职责看,把这种稿件发出来是极大的失职,缺乏基本的新闻素养和媒介情商,没有基本的舆情敏感。

    泛滥的蹭热营销宣传稀释着我们的悲悯感动

    一个资深媒体人在接受采访时说,自己对这两天一些企业贴logo做祈福营销的行为很反感,他的这段话激起了很多网友的共鸣:曾经因祈福的海报热泪盈眶,而九年后,我却糟糕地发现,我再也不会那么感动......

    不是“本科降专科”太残酷,是农药宝宝太玻璃心

    摘要:小学生稍有惩罚,就说是体罚和歧视,舆论一片谴责,搞得老师无所适从不知道怎么教育了。于是分数膨胀,你好我好大家好,惯出了很多荒废学业的农药宝宝。另一种玻璃心在于,觉得这样的规定太严厉太残忍了,甚至搬出来教育部的规定,称“本降专”与教育部门学位规定有冲突。

    比“驾考尬舞女孩”更丢脸的是法盲狂欢

    摘要:比“驾考尬舞女孩”更尬的是传播者肆无忌惮的侵权,更丢人现眼是这场法盲狂欢。违法传出这样的视频,没有隐私保护意识,没有法治权利观念,将一种不应示众的行为置于直播之下肆意羞辱,这种得意忘形的狂欢姿态更丢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