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梓淇拔剑出鞘,领略“天下第一剑”削铁如泥的神威

2020-01-07来源:中国青年报客户端

历尽千百年犹未老,归来人世间正青春。欢迎收听由中国青年报、酷我音乐、湖北省博物馆联合出品的音频节目《国宝的奇妙之旅》。

大家好,我是熊梓淇,今天我将化身为越王勾践剑,除了见证“卧薪尝胆”,他的一生还经历了怎样的故事呢?

下面就让我来为大家讲述吧。

国宝档案

越王勾践剑,剑长55.7厘米,剑身上布满黑色菱形格花纹,铸有铭文“越王勾践自作用剑”。越王勾践剑被誉为“天下第一剑”,现收藏于湖北省博物馆。

越王勾践 自作用剑

01

我是越王勾践剑。第一次见到我的人,都觉得我跟想象中不大一样:“这剑是不是有点短啊?”

这倒戳到我的痛处了,确实,我的长度只有55.7 厘米,但你仔细看看:我修长的剑身上,布满了黑色菱形格花纹,剑柄和剑身结合处,正面镶嵌着蓝色琉璃,反面是绿松石,剑首末端铸刻着11道同心圆,每道圆圈之间间隔只有0.2毫米,听讲解员说,它的精致工整程度,跟现代车床工艺相比也毫不逊色。

再说个很多人都不知道的秘密:两千多年前,我现在这一身黑乎乎的青铜,呈现的是金光本色,而菱形格周围的黑色,曾经闪耀着白色寒光,如今我外表乍看是朴实了点,但那时却是毫不低调的王者之剑。

不过呢,我心里也知道,身为一把剑,华丽的外形只是锦上添花,锋利才是我的立身之本。

关于这个,你可以向讲解员打听一下:当我被小心翼翼地从墓中捧出来,人们拔剑出鞘,在我身上居然找不到一丝锈迹,利刃轻松划破二十余层纸,他们都说,若论锋利程度,我是当之无愧的“天下第一剑”。

02

“你的主人真的是那个卧薪尝胆的勾践?”哎,都怪我的主人勾践实在太出名,他那传奇的一生家喻户晓,每当我报上自己的名字时,总有人心里犯嘀咕。真不骗人,我是如假包换的“越王勾践剑”,你看,剑身上刻着两行字呢:“越王勾践,自作用剑”。

“可我看不出来是勾践两字呢。”哎,别说你没看出来,刚出土那会儿,考古学家也没看出来。本来我身上这字的写法就很少见,叫“鸟篆”,是流行于春秋战国时代的艺术字体,笔画像鸟爪的痕迹,蜿蜒细长,而这“勾践”二字,更是让人猜了好一阵子,听讲解员说,最后还是古文字学家唐兰先生研究出来的,文字上写着的是“鸠浅”,就是“勾践”的通假字。

“不对呀,春秋时越国在现在的浙江那边,你一把越王勾践剑,怎么跑来湖北了呢?”这其中的故事,跟我主人勾践的春秋霸业脱不了关系。

卧薪尝胆 三千越甲可吞吴

在我生活的春秋时期,剑这种兵器号称“百兵之王”,而越国的铸剑水平,说自己第二,没人敢认第一,越国最著名的铸剑师是“欧冶子”,就是他冶铸出了历史上第一把铁剑。

更早之前,欧冶子就为勾践的父亲铸造了五把削铁如泥,吹发可断的神剑,只可惜在吴越两国的交锋里,越国大败,不仅五把名剑流散各处,连越王自己也被迫放下“国君”的尊贵身份,去吴国为奴。

01

听说,在吴国为奴的那几年,勾践只能住在一间破败的石屋里,顶着烈日风霜,为吴王夫差喂马、当车夫。

如果人们认为勾践自甘为奴,只是为了苟活世上,那就大错特错了,一个人拥有的野心和他能承受的委屈,往往成正比。如果不是为了东山再起,这个曾经贵为国君的男人,又怎会甘心当着奴仆?

02

我记得欧冶子送我去越王宫时,说起越王遭受的委屈,忍不住激动和愤怒。“后来呢?”我问欧冶子。他沉吟了一会,才稍微换种轻松的语气说:“后来,吴王夫差终于放松了警惕,认为勾践不成气候,放他归国。”

听欧冶子说,回国后,勾践怕自己在富贵温柔乡里消磨了志气,即使恢复国君的身份,他晚上还是睡在稻草堆上。

另外,他在房间里挂上一只苦胆,每天醒来尝尝,提醒自己时刻不忘受过的屈辱,还下令士兵每天都要在门外大声质问自己:“你忘了三年的耻辱了吗?”

挥剑决浮云 诸侯尽西来

“不过呢”,欧冶子面露喜色地说,“越地之民对剑情有独钟,是融进血液里的。重新登上国君之位后,勾践就找到我,让我帮忙锻造一把既配得上国君身份、又能纾解心中郁结的宝剑。”

“这就是我来到这个世界的原因,是吗?”

“是的。”欧冶子点了点头,说:“我回到山里,我的成名之地,当年名震天下的‘龙泉剑’就在此铸成。这说来蹊跷,当年在别处铸剑,怎么都差在最后淬火一步。那年中秋之夜,有高人托梦让我来到此地造剑,结果居然一举成功了,莫非有神仙相助?”

01

听讲解员说,人们现在都以“十年磨一剑”形容艰苦卓越,没错,从原料到成品,铸剑要经历锻、锉、刻、淬等28道主要工序,经历数千数万次的锻打与磨砺;而“淬火”是铸剑的最后关键,也是为赋予剑灵魂的重要一步,在电光火石的瞬间决定成败,稍有闪失就前功尽弃。

后来我也从讲解员口中知道,这并非神助欧冶子,人们用科学手段探测已经发现,那山上的泉水中含有某种微量元素,特别适于淬火,这才成就了名剑的诞生。这些,欧冶子永远都不会知道了吧,我还记得他那么欣慰地看着我,说起把我放在水中时,水上空腾起一条龙,如白虹贯日,我“越王勾践剑”就这样铸成了。

02

再往后的记忆,就是我和勾践初次见面。看着我,这个欧冶子口中以不动声色、隐忍著称的男人,眼中露出久违的惊讶,转而喜不自禁,用手小心翼翼在我剑身上抚摸,日夜把我带在身边。

听说人间人与人的相遇,有“缘分”一说,由人们无法解释的神秘力量主宰,而我和主人勾践的相遇,又何尝不是千载难逢的机缘呢?

他喜爱的是我挺直、闪着耀眼光芒的剑身?还是彰显尊贵身份的绿松石和琉璃?我知道,吸引他的是我入鞘则素朴无华,出鞘则锋芒毕露的个性,这也不正是他多年隐忍负重,只求一朝雪耻的写照吗?

只可惜,生于乱世,就要有乱世的承担。后来我听说,主人要将心爱的女儿嫁给楚昭王,以此换取楚国的支持。为了拔掉心头之刺,勾践不得不忍受人生最深彻的悲哀——骨肉分离。

我记得好几个夜晚,主人夜不成寐,仿佛自言自语,又仿佛是说给我听:“我心爱的宝剑啊,请你以我之名,替我之身,在异国他乡,保护女儿一生平安喜乐。”主人一定是听到了我在心里的承诺,不久之后,我就跟随着越姬,来到了楚国。在楚宫里,越姬见我,如见到了父亲,见到了家人。多少次诉说思乡之情,思亲之苦。

03

终于,有一天越姬兴奋地回到宫室,对我说,父亲带领军队灭了吴国,声威大震,已经带兵渡过淮水,跟齐、宋、晋、鲁等诸侯在徐州会盟,在会盟里,周天子来人,承认勾践为“霸”,也是春秋时代最后一任“霸主”。

今天,躺在博物馆里,当时越姬告诉我会盟消息时欣喜的神情依然历历在目,成为我2500多年生命中最珍贵的记忆。

我想,你们跟我一样清楚,这不是一次普通的胜利,“霸主”的称号会湮没在历史的洪流里,但越王勾践卧薪尝胆的超常意志,对命运不屈不挠的抗争,已经融入民族血液里,成为炎黄子孙的精神旗帜,无论兴衰起伏,总高扬在中华家园。

出品人:张坤 李迪

总顾问:毛浩 赵倩

总监制:方勤 吴湘韩

监 制:王先福 王俊秀

制片人:闵捷 付豪杰

策划人:丁汪敏 郭俊堃

编 导:张浩祯 席奇

统 筹:李雪静

嘉 宾:熊梓淇

音 频:《国宝的奇妙之旅》节目组

供 图:《国宝的奇妙之旅》节目组

特别鸣谢:湖北省博物馆

【编辑:刘海伦】

要闻

更多

我看见

中青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