驼铃悠悠、丝路漫漫,听郑业成讲述驼背上的盛世繁华

2019-12-03来源:中国青年报客户端

历尽千百年犹未老,归来人世间正青春。欢迎收听由中国青年报、酷我音乐、陕西历史博物馆联合出品的音频节目《国宝的奇妙之旅》。

大家好,我是郑业成,今天我将化身为唐三彩骆驼载乐俑,诞生于盛唐,他的一生经历了怎样的故事呢?

下面就让我来为大家讲述吧。

国宝档案

唐三彩骆驼载乐俑,1959年在陕西省西安市出土。骆驼昂首直立于长方形座上,引颈张口。驼背铺有圆形垫子,上有用刻花毯子覆盖的平台,再上一层有七个男乐俑,姿态各异,仿佛沉浸在演奏中,平台中央站着一位体态丰腴的女子,就像一个正在载歌载舞的乐队。

以驼代步 踏歌而来

我就是唐三彩骆驼载乐俑,来到这个博物馆之前,我已经在黑暗里待了太久。

听人们说,如今距离我生活过的年代,已经有一千多年了,千年之间,竟没有留存只言片语,不如就让我说说我们的来龙去脉;在那个诗歌盛行的时代,我们没被写入字里行间,被世人传唱;很长一段时间里,那些有意或无意发现我们的人,也将我们视为无用之物,随手扔掉。

幸亏,嗅到商机的古董商,将我和我的兄弟姐妹运到北京琉璃厂古玩市场,一举震动京城考古界,国学大师王国维亲自取名“唐三彩”,我们才正式拥有自己的名字,重新焕发生命。

01

中国古代有位哲人说:“未知生,焉知死”,教导人们要把注意力放在有生之年,来世的事不必过虑;在唐代,国民是如此自信又骄傲,以至于对往生世界的想象,“如现在这般”就最好不过。

于是,达官贵人造的墓殿跟自家官邸相差无几,器物要形神具备,从家禽牲畜到宫女官吏,凡是现世美好的、值得留恋的,无所不包。只有如此丰富极致的追求,才能重现灿烂斑斓的“大唐盛世”,华美绚丽的“唐三彩”当然就成了不二之选。

人们叫我们“唐三彩”,其实我们身上何止三彩:黄、白、绿是基本色;有千金难求的蓝,也有变幻的棕、落日般的绯红……

是呀,除了我生活的唐朝,纵观全球古代历史,又有哪个朝代、哪个国家的人们,敢这么骄傲、这么大胆地用色?

任何一种单一的颜色都不能满足他们对未来的想象,无法表达他们内心对当下的热爱,无法展现他们丰富热烈的个性,他们借鉴了传统中国画里水墨晕染的手法,在陶器表面点上釉色,将各种釉彩融合在一起,各种颜色互相浸润、流动、变化,仿佛迫不及待要将世界上的一切色彩包揽下来,仿佛要跟时间抗争,要向空间夺取,仿佛只有这样,才能再造一个瑰丽无憾的未来世界。

02

你再走近看我:这只骆驼似乎正在引吭高歌,鬃毛粗犷又杂乱地缠绕,像刚远道而来,一身仆仆风尘还没来得及抖掉;驼背上的舞台铺着七彩毯子,流苏微微翘起,旁观的你,是否感受到此刻四面八方的来风?

舞台的四周,七位身着圆领窄袖长袍的男子围成一圈,他们盘腿端坐,手中拿着各式乐器摇头晃脑,沉浸在音乐当中,中间还站立一女乐伎俑,她面庞丰润,梳着当时流行的乌蛮髻,身着白底蓝花的长裙,微微昂着头,手举到胸前,仿佛正在忘形地歌唱。

说起骆驼,我们中原原本没有骆驼,随着唐朝强大繁盛,来长安旅行、学习、做生意的外国人越来越多,跋山涉水的客人,带来了这些温顺腼腆又能吃苦耐劳的大家伙,也成为都城长安的一道风景。骆驼的载重能力,也给唐朝国民留下了深刻印象。

坐在骆驼上整整八个人,也许是夸张,但在骆驼上弹唱的乐师歌女,长安城里应该是不难见到。不信?我带你们逛逛长安吧。

我们长安的东市、西市,闻名全世界。东市呢,靠近太极宫、大明宫、兴庆宫,按今天的说法,应该在“二环内”,周围坊里多皇室贵族和达官显贵第宅,市场上卖的都是奢侈品,“四方珍奇,皆所积集”,西市呢,里皇宫稍远一些,周围是平民百姓住宅,卖的是日常用品,热闹程度更胜一筹,有固定商铺4万多家,被誉为“金市”,是当时世界上最大的商贸中心。

据讲解员说,后来,也被称为“丝绸之路”的起点。外国商人一来到长安,就牵着自家的骆驼,先到西市,卖自己远道带来的奇货,再到东市去,买我们本土生产的奢侈品。

03

这东西市,可是逛街的好地方:既有女孩儿们爱买的绸缎衣帽、珠宝首饰、胭脂花粉,也有男孩儿的心头之好刀剑、鞍辔,还有进京赶考的学子必逛的书店,家仆熟悉的水果蔬菜大米小麦摊,农民需要的农耕用具铺,包罗衣食住行万象,生老病死所需,应有尽有。

这里,也被誉为陆上丝绸之路的起点,也许就在这里,来自东亚、南亚、北非、欧洲各国的商人将我们带回家,让我们成为异域尊贵的“座上客”,我们的工艺,也启发世界各国的工匠艺人,开发出自己当地的“三彩”。

要是你逛着逛着,渴了,有酒肆茶楼,倦了,不妨看一出“百戏”。“百戏”在哪里?你听听,最热烈的喝彩声从哪边传来,你看看,哪边人头涌涌,久久不肯散去,“百戏”就在那里。

“百戏”就是你们现在所说的“杂技”,表演的节目有盘杯、跳剑、吞剑等等,惊险刺激,是当时逛街购物的人们最喜欢的消遣娱乐活动之一,不仅受平民百姓欢迎,连皇上也为“百戏”的魅力折服。

据说,有回唐玄宗和杨贵妃闹别扭,一怒之下把杨贵妃遣送出宫,后又思念不已,让高力士把杨贵妃接回来,为了哄杨贵妃开心,玄宗召来两市百戏班子给杨贵妃做专场表演。

04

那他们吹拉弹唱的,又是什么音乐呢?

你仔细看看,这些乐师手中的乐器、有笙、排箫,这些是中原本土就有的乐器,也有琵琶、箜篌、管子等来自西域的乐器。世界各地,由丝绸之路来到这里的商人、学者,不仅给唐朝带来了奇货异宝,也带来了他们独特的音乐、文化。

上至达官贵人,下至平民百姓追逐新奇的异国风情,胡食、胡酒、胡服、胡妆、胡乐,来自异域的元素渗透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

而对外来音乐最为推崇的,就是当时皇帝李隆基。他对这种旋律急促、节奏奔放的胡乐十分喜爱,下诏书让胡乐走上殿堂,还下令让传统中国的“道调法曲”跟胡乐融合;不仅如此,精通乐理的玄宗还亲手改编了胡乐,天宝年间最流行的《霓裳羽衣曲》、《小破阵乐》、《春光好》、《秋风高》都是出自唐玄宗之手。在我们唐朝,胡乐就是风靡一时的流行乐啊。

你看,虽然由于氧化作用,他们这八个表演艺人的面部只剩下没有上釉的灰陶,但依然看得到他们面部是那么饱满丰润,脸上的神情飒爽、姿态奔放,在胡乐中悠然自得,享受观众的喝彩、在赞扬声中乐曲和表演高潮迭出,在驼背上,创造了一个轻歌曼舞的欢乐世界,定格了海纳百川的大唐气象。

千年前的往事,又一次在我眼前重现:广袤的大漠中,一行驼队在其中穿行,那刚刚踏过的一排脚印几乎马上就被海浪般漫过的沙子淹没,然后消失。只是那驼铃悠悠扬,从未止息。

驼背上的旅人看起来已疲惫不堪,眼神里依然绽放着光芒,他们知道这趟旅程的价值,在那个叫“长安”的目的地,有奇珍异宝,有琼浆美酒,也有热烈接纳、拥抱他们的唐人,他们弹起了琵琶,唱起了歌,余音袅袅,在大漠上空飘扬,他们不知道,这歌声千回百转,最终穿越历史的天空,跟千年后的人们共鸣共振。

出品人:张坤 李迪

总顾问:毛浩 赵倩

总监制:强跃 吴湘韩

总制片:闵捷 付豪杰

监制:呼啸 王俊秀

策划人:丁汪敏 郭俊堃

编导:张浩祯 席 奇

统筹:李雪静

嘉宾:郑业成

音频:《国宝的奇妙之旅》节目组

供图:《国宝的奇妙之旅》节目组

特别鸣谢:陕西历史博物馆

【编辑:刘海伦】

要闻

更多

我看见

中青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