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青年有痛点 团团有“解药”

2018-08-20来源:中青在线 作者:共青团新闻联播

    主播君的话

在城市打拼的年轻人都有什么需求?住房 、创业就业、学习教育……想要留住他们,那就得服务好他们!这事儿,深圳有经验!

    在深圳市经济实力最强的南山区,寸土寸金的后海片区,有一个人才公园。漫步公园东侧横跨湖面的人才星光桥,桥边矗立着深圳杰出人物的星光柱,书写着这个城市奋斗者的故事。

    团南山区委书记蔡淡宏介绍,人才公园象征着求贤若渴的深圳文化,团组织也参与到公园建设之中。当地有这样一个理念,为青年发展舍得投入资源。仅团南山区委在核心区域就拿出两栋楼,打造成青年创业基地。

    据团深圳市委主要负责人介绍,深圳团组织提出建设青年发展型城市,分类施策,服务毕业青年、夹心层青年、海归青年等各类群体。

    毕业青年——

    住进暖心驿站

    拖着行李箱,找不到落脚的地方,吴虎至今记得10年前刚到深圳时的滋味。这位如今的团南山区委青年驿站负责人给记者算了一笔账,初到深圳的毕业生,如果平均用一周时间找工作,按每天200元住宿费计算,找工作的成本至少1400元。他直言,住宿是毕业生来深圳就业创业的第一个痛点。

    团深圳市委推出的青年驿站项目就是要解决吴虎们的问题。

    提供7天免费住宿。年轻人一踏上深圳,团组织就可以无缝衔接,服务这些深漂青年。

    青年驿站是啥样的?

    记者在南山区一处青年驿站看到,客厅是租客们的公共空间,冰箱、沙发、吧台、桌子一应俱全,墙上正中间挂着团徽,楼上楼下分隔成宿舍,每间宿舍住4个人。这是团南山区委与公寓租赁企业的合作项目,与一般的群租房不同,团组织事先会进行严格把关。

    据企业负责人冯三才介绍:

    “每年约有50个免费住宿名额提供给该项目。这是一笔合算的投入,7天免费期过后,有20%~30%的年轻人会选择继续住在这里。”

    南山区青年驿站有168张床位,毕业季和春节后,基本上处于饱和状态,如果没有床位,可以与其他区域动态调节。这已是青年驿站的2.0版本,之前的1.0版本是团区委用财政资金购买酒店服务。

    青年驿站在深圳有统一品牌,但运营模式因地制宜,比如团福田区委就建立了自营的青年驿站“旗舰店”。

    “客栈”只是基础的功能,团组织尝试添加更多功能,比如在青年驿站直接发布招聘信息,节假日还会组织年轻人参加交友会、户外运动,让青年驿站变成青年之家。

    目前,深圳团组织整合建设了15家青年驿站,累计服务来深毕业生1.8万余人。

    夹心层青年——

    提升资本,更好地向上流动

    团深圳市委的调研发现,38.2%“蓝领”希望团组织“提供学历教育及深造的优惠政策”。与很多“小年轻”不一样,他们大多已经成家,上有老下有小,属于典型的“城市夹心层”。但他们也希望搏一把,向更高的阶层流动。

    针对这一情况,团组织开出的“药方”就是提升他们的资本——学历。

    听说开班学习企业管理,70后的黄杨军二话没说,主动找到团福田区委的工作人员,要求加入自考学习队伍。

    “这是团区委的远望计划,我们联系深圳大学‘在写字楼里办大学’,一共有82名年轻人报名参加。”团福田区委书记罗耿彪介绍,团组织营造学习氛围,帮青年提升学历。

    黄杨军是土生土长的深圳人,是一家村属企业的中层管理者,他这样的深圳“土著青年”,“最大的问题就是学历不高,面对外地人才的竞争,感到压力不小,急需学习。”

    黄杨军算了算,上学基本没什么经济压力,只需自掏腰包1500元,也就是10%的费用,团区委负担70%,企业承担20%。团福田区委协调上课时间,很灵活,每周3个晚上再加一个下午。

    最重要的是,“学习内容很实用,增强了自身实力。”黄杨军说。除了学历教育,他还期待团组织能给本地青年开辟前往大公司短期实习的机会。

    5年来,深圳团组织精准抓住夹心层青年的需求,累计帮助近两万人实现“大学梦”,开设16家项目化运作的社区“青春学堂”,开展职业技能、职场心态、商务礼仪等公益培训,帮助职业青年提高职场适应能力。

    创业青年——

    打造创业所需的生态圈

    1998年出生的贺智威被评为2018年新时代“十大深圳好青年”。别看他年龄不大,经历却很传奇,14岁进入麻省理工学院学习,18岁回国创业。2016年,他来深圳创立公司,研发出坎德拉磁悬浮飞轮一体化技术,在机器人、汽车、风力发电等领域应用,公司完成专利申请155项。

    如何服务这类海归青年?

    深圳团组织把可亲、可敬、可学的青年典型评出来、树起来,塑造这个城市的青年精神。在2018年新时代“十大深圳好青年”评选活动,选树了一批青年榜样,包括创新创业的国家“千人计划”专家、“孔雀计划”人才、独角兽企业的创始人……

    当地团组织提供数据显示,有61.9%的受访青年有创业的想法。

    他们都有什么需求呢?

    陈珉是创业大军中的一员。80后的他拥有着闪亮的履历,从小在上海长大,从英国博士毕业后到香港工作,如今又来到深圳创业,入驻团深圳市委的创业孵化器——X-space国际青年创客峰,研究基于三维视觉的智能工业机器人。

    陈珉很快发现,当地的创业政策分散在各个部门,创业者了解起来不太容易。X-space国际青年创客峰负责人余远志就主动帮陈珉团队跑手续,不仅为该团队争取到两间办公室,还帮着找了一套价格优惠的人才公寓。

    在深圳,有一批30岁至35岁的青年,曾是“小打工皇帝”,他们有的是海归,有的是港澳台青年,收入不菲,但都选择了自主创业。

    怎么聚焦服务这些青年精英人才?

    目前,深圳团组织与前海管理局、香港青协共建前海深港青年创新创业梦工场,累计孵化青年创新创业团队289家,其中香港团队143家,单个项目获得最高投资7亿元。深圳团组织联合市科技创新委打造的X-Space国际青年创客峰,已累计孵化青年创新创业团队28个。

    团深圳市委干部朱建钢介绍:

    “现阶段,团组织服务致力于帮助创业青年打造生态圈。比如团组织拥有深圳市青年科技人才协会的资源,团组织做“红娘”,撮合创业青年与之对接,纵向打造一对一的问诊指导制度。同时,团组织还横向打造青年交流环境,每周均组织体育和兴趣活动。”

    团深圳市委调研发现,这群青年诉求集中在两方面:

    一是“对内做强事业”,绝大多数青年企业家具有较强的事业心和上进心,90%以上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做大做强企业;二是“对外参政议政”,60%以上的青年企业家希望参与公共事务,90%以上的青年参加了各类社会组织的活动。

    解决方案:

    针对这部分青年,目前在深圳市青年联合会的框架下,已建立起青年企业家联合会、青年科技人才协会,凝聚了300多名优秀的青年企业家和370名青年科技人才,依托“青年议案”“党代表配备青年助理”等制度和“共青团与人大代表、政协委员面对面”等活动,畅通青年诉求表达的制度化渠道。

    这样的服务让深圳形成了多层次、可循环、体系化的青年发展模式。

    团深圳市委的工作逻辑是这样的:

    一方面,团组织增进青年人才的“情感认同、利益认同、思想认同”,发挥共青团“组织青年、服务青年、引导青年”的基本职能;

    另一方面,团组织根据毕业青年、职业青年、创业青年等不同特点和需求,从“引才、育才、兴才、聚才”四个维度开展精准服务。

    目前,团深圳市委正在编制《深圳市中长期青年发展规划(2017-2025年)暨“青年发展型城市”建设规划》,推动青年发展相关指标纳入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整体规划;同时,整合各方资源,广泛链接政府部门、商业企业、社会组织、互联网等主体,共同打造青年发展的生态圈。

    — End —

    来源 | 中国青年报

    记者|章正 武欣中

    编辑|李雅偲

    校审|陈凤莉

    长按二维码关注我们

【编辑:唐红】

相关阅读
H5频道
图片阅读
今日热点
今日头条速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