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军队的不解之缘丨我们一家三代的从军故事

2018-08-07来源:中国军网

  我和军队的不解之缘丨我们一家三代的从军故事

  ■王品斋

  三个年代,三套军装,三代军人,从战火硝烟到和平盛世,我们一家三代与军队结下了不解之缘。这是一段跨越半个多世纪的血脉传承,直到今日、延续未来。今天,我就撷取几个片段,讲讲我们一家人的从军的故事。

  被弹片击伤,爷爷倔强地说

  ——“不要管我,我还可以战斗!”

  每当忆起战火纷飞的日子,爷爷总是很激动。

  “给我狠狠地打……”连长下达攻击的命令。

  因为弹药实在太有限,爷爷全神贯注地瞄准,争取一颗子弹消灭一个敌人。就在这时,敌人的轰炸机赶来支援,几发炮弹在爷爷身旁开了花。

  “不好,快趴下!”连长见状,赶紧下达命令。大部分战友都安然无恙,爷爷却被弹片击中了右腿,鲜血一下子染红了裤子,周围的泥土也被浸成了红色。

  “快送医院!”连长再次下达命令。

  爷爷却很倔强,“不行,我还能战斗!”

  这是抗美援朝战争上甘岭战役的一幕。爷爷于1951年底主动参军,在上甘岭战役中与敌人殊死搏斗了9个多月,后来负伤被送到了后方医院。在前线,他既是炊事员又是战斗员,一口行军锅将他的背压弯了。其间,因为作战英勇,爷爷两次荣立二等功。

  我很难想象爷爷在上甘岭时没吃没喝的场景,更很难体会到爷爷当年的心路历程。小时候,我每次淘气地拿出他的和平纪念章时,平时慈眉善目的老人总会默默地叹气:“都不在了,我的一个连的兄弟,一场战斗下来最后就剩了2个……”

  每当看着爷爷的遗像,拿出他生前获得的那些纪念章,那古铜色的勋章上斑斑点点,似乎在向我诉说那战火纷飞的年代和一个老兵的报国之心……

  遭遇带兵困境,爸爸心生一计

  ——“感人心者,先莫乎情,首先要用各种办法将人感动……”

  父亲(左一)与战友在训练之余留影。

  “你是副班长,就应该好好干好自己的工作,怎么老是感觉心不在焉……”身为通信班班长的爸爸严厉批评着自己的副班长。

  副班长黄浩尧一听爸爸的批评,原本就很郁闷,现在更加烦躁,一言不发。

  “刚分到班里的新兵都是调皮鬼,不听招呼的很多,副班长的作用发挥不好,这个班就没法带啊……”爸爸自己躲到一个角落,脸上写满了忧愁。

  其实,爸爸也知道黄浩尧为啥工作老没精神。老黄是广东人,参军那会正好是改革开放初期,广东省又地处改革开放的前沿,当时在外面打工每个月能挣到300块钱,而军人津贴才9块多钱。他一直吵着闹着要离开部队,退伍申请书都写了好几份了。

  爸爸苦口婆心劝慰、义正言辞批评都不管用。一天晚上,他早早休息后,假装睡着,开始说梦话,“既然来了部队,咱就要好好干,我批评你,是因为我快退伍了,让你就能够挑大梁啊,真的是为你好啊……”

  黄浩尧默默地听着,那一夜也想了很多。第二天一早,他就主动找到爸爸道歉。从那之后,他像换了个人似的,带着大家一起爬电线杆、接线、放线、埋线、架线……在黄浩尧副班长的积极配合下,这个难管难带的班硬是被爸爸带出了起色。经过半年多的训练,在集团军通信技能比武中,爸爸和全班战友顺畅自如地在陌生地域展开夜间作业,最终勇夺比武第二名。

  被军校录取,我告诉自己

  ——“通知书就是命令状,军人后代没有退缩的理由。”

  作者(左一)与高中同学。

  “我毕业于明山中学,很高兴能和大家一起学习……”

  考入高中的第一天,我们按照惯例都要进行自我介绍。我的介绍虽谈不上精彩,却引起了班主任的关注,随后他点评了一句,“你以后可以考军校的……”同学们的目光齐刷刷地聚到了我身上,我很自豪但又有些忐忑。

  三年后,我真的被原南京政治学院的录取。当年老师的一句玩笑话成了现实。同学们都在津津乐道这个小奇迹的时候,我手捧着那纸录取通知书却喜忧参半。

  喜的是,从爷爷、爸爸再到自己,我们家成为了四邻们争相羡慕的“军人世家”;忧的是,自己参军入伍后能否像爷爷和爸爸那样出色,心里确实没底。

  纠结了几天,我咬咬牙,“咱不仅要去,还要干出点名堂来!”

  我找了一双网球鞋,每天早上六点钟准时到防洪大堤上晨跑,路上坑坑洼洼,空气中弥漫着野草的清新,几头水牛在路上挡着,野狗在耳边疯狂地叫着……第一次跑还真有点害怕,怕被牛撞了、被狗咬了。但跑过几次后,我还挺享受这个过程。

  功夫不负有心人,入校第一次三公里摸底考核,好多同学叉着腰艰难地跑完了全程,我却感觉能在正规的跑道上考核好不畅快,成绩进入了前五名。

  后来,每次遇到困难和挫折,我都会想起自己是军人的后代,心里就倍增动力和勇气。我很幸运能够续写这段与部队的“奇缘”。作为续写者,我知道那股从战争年代淬炼的忠诚正在我的胸膛里提纯、凝聚,激励着我永远勇往直前!

  (本文图片由作者提供)

【编辑:郭艳丽】

相关阅读
H5频道
图片阅读
今日热点
今日头条速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