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现代诗不可不知波德莱尔

2018-07-10来源:北京晨报网 作者:王琳

  诗人树才

  诗人树才解析现代诗开山之作《恶之花》

  夏尔·皮埃尔·波德莱尔是十九世纪最负盛名的法国象征主义诗人,在文学领域,他与爱伦·坡、陀思妥耶夫斯基、卡夫卡等人共同拉开了现代主义文学的帷幕。波德莱尔有生之年出版两本诗集,一本《恶之花》,一本《巴黎的忧郁》。前者被誉为是现代诗的开山之作,它是一部惊世骇俗、离经叛道的诗歌作品,它登上神坛时冲破了很多禁忌。近日在十月文学院“名家讲经典”第十一场讲座的现场,诗人、翻译家树才为广大文学爱好者解读了这部《恶之花》。本场讲座是承上启下的关键一讲,宣告“名家讲经典”系列讲座从西方经典现实主义文学单元,进入了现代文学单元。熟稔西方文学演变史和作家精神史的树才,从诗人的人生经历入手,重现了波德莱尔诞下《恶之花》的精神分娩过程。“写现代诗不知道波德莱尔是不可想象的,只有一个例外他可以不知道波德莱尔,就是他觉得他是波德莱尔。”

  成长经历决定性格

  童年抑郁、孤独

  树才在讲述波德莱尔的诗歌作品之前,用了相当长的一段篇幅讲述了波德莱尔的童年生活。“波德莱尔的生父事业有成,63岁时与相差34岁的妻子生下了他。童年伏下的伏笔一直到青年、中年、百年可能才会开花、结果。”6岁是这位诗人人生的第一个分水岭,“6岁之前波德莱尔都非常幸福,他的父亲经常带他看博物馆,经常看卢森堡公园雕像,给他讲古今法外。他的母亲年轻受人宠爱、衣食无忧,又有文化素养,而且是一个非常敏感的人,从气质上波德莱尔继承了他妈妈。但是天有不测风云,波德莱尔6岁时他的父亲去世,7岁的时候他的母亲改嫁。”树才认为这个变动对波德莱尔的一生具有决定性的作用。“波德莱尔在6岁、7岁的时候,经历了一个儿童不得不面对的家庭生活的变故,生父去世母亲改嫁。尽管波德莱尔的继父是个非常有能耐的、军队中的仕途中人,但少年的生活开始有隐隐的抑郁,恋父和恋母情结在波德莱尔这里很明显。童年失去了父亲,而且觉得自己的母亲也背叛了父亲。波德莱尔以后所有的不可思议的、反叛、纨绔子弟,故意跟他深爱的母亲失和,对他的继父恨之入骨,用童年弗洛伊德的情结是能解释得通的。”波德莱尔读中学的时候来到里昂,因为他的继父的军队在那里驻扎,在那里上的中学后来又回到巴黎。“波德莱尔学业非常优秀,拉丁语、修辞、作文,可以说功课都是非常出色。但是他在日记里面讲,他觉得自己非常孤独,即便身边都是同学,他已经感觉到自己命中注定会永远孤独,所以孤独也变成了波德莱尔内心童年情境体现出来的东西。”

  青年骄傲、反叛

  波德莱尔一生是反抗的一生,他的第一次反抗发生在高中毕业选择人生职业上。“波德莱尔高中毕业之后,家里希望他走仕途,但波德莱尔不愿意,他庄严地跟继父宣告,我要成为一个作家。在当时的情况下,成为一个作家,对于一个中产官员家庭而言是一件丑闻,但波德莱尔觉得自己羽翼丰满了,可以跟他继父展开反抗了,你要我走仕途我偏不做这个,父母为此悄悄安排一次远行,让他坐轮船绕过好望角一直到印度去,继父希望他在印度得到历练,回来以后能够博得一个外交官的职务。”这次远行原本计划要进行一年半,9个月之后波德莱尔就回到了法国,“回来时他很高兴,他说我口袋里装着智慧回来的。从这句话知道波德莱尔是很狂的人,不听父母的话半途而返,还说口袋里装着智慧,可见他是自视甚高的一个人。”

  波德莱尔回到法国到了可以继承家庭遗产的法定年纪,属于他的遗产总共10万金法郎,他用了一年就挥霍了一半,“每天睡到自然醒,住巴黎最好的宾馆,把他的房间用黑、红两种颜色墙布装修。天天跟一些绘画的好朋友在一起,估计大多数吃都是他付钱。波德莱尔拿着十万金法郎这样吃、花、玩、逛,真正是纨绔子弟。”继父不得不请来公证人管理他剩下的10万金法郎,规定每个月只给200金法郎,波德莱尔就以自杀的形式反抗,“他拿了一个小水果刀狠狠扎了自己一刀,血液四溅,死是死不了的,他想以此表明给这个见鬼的决定一个反抗。”

  全新视点开创时代

  一本诗集换来一场官司

  “波德莱尔希望自己在诗歌上凭借自己的天才赢得自己的荣耀,从另外一个方面是希望在跟他的继父的争斗中取胜,而且他相信自己对法国的诗歌已经研究透了。他在自己的序言里曾经说,‘写爱情的有拉马丁,写浪漫主义宏大题材的有雨果,还有中世纪的那些大诗人。在我写诗之前法国诗歌的国土已经被瓜分完毕了。’他觉得这些人都把诗歌土地开发完毕了,他能干什么呢?所以他要做一个现代的强悍的人,他要描述在巴黎生活的人。”1857年,诗集《恶之花》问世,这是一部石破天惊的著作,它挑战了西方诗歌延续了数百年的古典美学观,专注于发现丑恶事物中闪光的美,不知疲惫地为地狱边惨白的花朵歌唱。由此,诗歌进入了一个崭新的时代,向颠覆性的方向狂奔而去。《恶之花》中的诗不是按照写作年代先后来排列,而是根据内容和主题分属六个诗组,各有标题:《忧郁和理想》、《巴黎即景》、《酒》、《恶之花》、《叛逆》和《死亡》,其中《忧郁和理想》分量最重。六个部分的排列顺序,实际上画出了忧郁和理想冲突交战的轨迹。“他希望赢得荣耀,但最终得到的是一场官司。有人说他的诗写得特别脏、亵渎宗教,伤风败俗。也有别人替他辩护称他发现新的声调,同时也认为一个人在语言里面描述这个恶,恰恰是对恶人的揭发。波德莱尔最终被起诉,他背上了两个罪名,一个是亵渎宗教、一个是有伤风化、伤风败俗。最终第一个罪名不成立,第二个罪名成立。于是波德莱尔和他的出版商遭到惩罚,罚款300金法郎,此外有6首诗必须从诗集里面删除。”

  《恶之花》是给少数人读的

  “古典诗歌有匀称的、深厚的、优美的、雅致的特点,不光中国,法国、西班牙、俄罗斯都这样,是通则。到现代社会人本身被改变,波德莱尔感到他也是被时代改变的人,人的不安、恐慌、两难、莫名其妙的烦忧,波德莱尔把这些写成诗,总的来说也是对他自己的发现。”1861年《恶之花》二版问世,虽然波德莱尔不得不尊重法官判决删掉了6首,但也新加了35首诗。这一版非常成功,斯特芳·马拉美、保罗·魏尔伦专门写文章说这部诗集好。“那时的波德莱尔觉得这些赞美来得太晚了,他因为病痛的折磨已经没有什么喜悦的感觉了,甚至怀疑这些年轻人是否读得懂他的《恶之花》,他说‘我的《恶之花》是给少数人读的,这些年轻人让我心烦,我只想一个人好好待着’。但后来马拉美和魏尔伦都成了大诗人。”

  树才认为,大诗人有两种,一种是完整,有生之年所有能得到的荣耀都得到了,所有能探索的地方都探索了,才华都发展出来而且受到公认。另一种是天才诗人。“完整的诗人不会是天才的诗人,我们不会说皮埃尔·勒韦尔迪是天才,但是我们会说波德莱尔是天才,兰波是天才。天才有一个不幸的前提,天才一定要早死。”波德莱尔在人生的最后几年曾去到比利时发展,但生活也不如意,有一次在参观教堂时不慎摔倒,继而中风,被母亲接回法国,1867年,在巴黎病逝。“波德莱尔死后不得不和他痛恨了一辈子的继父并排躺在了地下。”

  北京晨报记者 王琳

【编辑:唐红】

相关阅读
H5频道
图片阅读
今日热点
今日头条速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