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追星“机闹”!粉丝经济有前途,也该有边界

2018-05-16来源:中青在线 作者:中青评论 安纳 李勤余

  摘要:明星身为公众人物,理应对年轻一代粉丝的正确价值观培养起引导作用,而不能一味拼杀流量和利益,视公序于无物。

  粉丝“机闹”隐患多,追星不能扰乱公共秩序

  一些狂热粉丝追星,追出了新花招——“机闹”。前不久,20多名粉丝专门买机票,在虹桥机场全程追踪偶像,除了堵在登机口拍偶像,还不验登机牌就往里冲、从经济舱奔向偶像所在的头等舱、落地滑行时擅自起身堵在机舱出口……2017年,首都机场T3航站楼有记录的粉丝警情就达20起,粉丝规模都在50人以上。(《北京日报》5月15日)

  粉丝追星追到机场,不惜花钱买机票,只为一睹偶像美颜,满足内心愿望,结果导致其他人受到干扰。出现这样大规模“机闹”,机场方面需要动用警力控制和阻止,增加了运营管理难度和成本。狂热粉丝对公共秩序的无视和破坏,甚至导致航班延误、机舱秩序混乱,造成巨大的安全隐患。

  粉丝把机场视为追星重要阵地,由来已久,并且经过相当长时间、多形态的“演变”。粉丝自发组团给明星接机,是国内机场的常见景象,网上一度有按照粉丝接机人数来评价明星咖位高低的调侃。

  在不影响机场其他乘客正常的情况下,等候喜欢的明星下机、离开机场,无可厚非。但是,一些狂热粉丝显然已不满足于只默默等候在出口,他们涌向并占据安检口、登机口,这种情况就对其他乘客和机场工作人员造成通行困扰和管理压力。

  曾有粉丝坚持送礼物给要过安检的偶像,被阻拦后干脆倒在地上打滚哭闹,明星只好暂时放弃安检回来安慰粉丝。因为粉丝的任性,人流量巨大的安检工作很可能因此被迫中止,让赶时间的乘客承受莫名损失,扰乱的是整个安全秩序。

  助长那些粉丝“机闹”气焰的,也有一些明星经纪公司暗自推波助澜的利益“私心”。近来,机场变成明星拼流量的新秀场,很多经纪公司将机场街拍作为营销重点,直接把阵仗庞大的摄影棚“搬”进了机场。

  很多粉丝的机场聚集由经纪公司鼓励并资助。在舆论场上,明星营销团队有意营造让粉丝在机场“偶遇×××”这一网络热搜话题,变相鼓励粉丝,让他们产生机场可以无拘无束追星的错觉。

  安全无小事,公众对航空出行体验和环境,提出越来越高的期待和要求。每个人都不能置身事外,粉丝追星应注意出行素质,维护航空安全环境,而这事实上也能给自己所喜欢明星的公共形象“加分”。

  粉丝表达对偶像的支持,方式可以很多元,例如,在网络上发声支持偶像优质作品,参加组织有序的见面会、粉丝会,把偶像给予自己的力量转化为社会公益行动……粉丝“打call”潮流,只有建立在尊重公共规则的理性基础上,才能形成真正健康阳光的文化样态,推动这一行业有序、良性、长久地发展下去。

  文/安纳

  粉丝经济有前途也该有边界

  近日,新晋偶像范丞丞和微博合作,尝试了“明星V+会员”制,也就是说粉丝要点开看到他的高清大图,得先付费60元成为半年会员。不久前,范丞丞发布了一组自拍,其中一张图片需要付费成为他的专属会员才可以观看。一夜之间,有8万粉丝埋单480万元。(《工人日报》5月16日)

  随着崭新商业模式的问世,粉丝经济的春天真的要来了吗?在预测其前景之前,不妨先厘清粉丝经济的性质。如果还将粉丝经济简单粗暴地理解为粉丝为偶像掏钱埋单,显然与现实不符。

  TFBOYS队长王俊凯18岁生日,除了在全球多地包下广告位之外,王俊凯粉丝后援会为其购下18颗星星,组成了“WJK”三个字母。2015年9月,鹿晗在2012年转发的关于曼彻斯特联队的微博获1亿多评论,成为单条评论量最高的微博,刷新了他自己保持的吉尼斯世界纪录。值得注意的不是令人咂舌的粉丝消费力,而是当今娱乐圈中明星与粉丝之间相辅相成、水乳交融的关系。

  遥想当年,明星成功与否需要受更广泛的市场检验。如今,他们的生存更依赖于粉丝数量和支持力度。一个有意思的现象是:不少新一代粉丝干起了本该由艺人所在公司负责的宣传推广。简言之,粉丝不再处于被动的地位,而在一定程度上掌握了话语权与主导权。在追捧自己偶像的过程中,粉丝也得到了相应的成就感。因此,时下的粉丝经济是一种双向关系,无须背负“人傻钱多”的骂名,其前景也是可期的。可以想见,范丞丞靠粉丝付费即可在一夜之间入账百万元,虽有偶然成分,但不会成为孤例。

  但是,粉丝经济想要不断茁壮成长,必须建立在明星与粉丝间良性、健康的互动关系的基础之上。就在不久前,部分粉丝为追逐自家偶像严重打乱机场秩序,导致航班延误超过两小时,惹来其他乘客的极大不满。一些粉丝对偶像的“无脑”追捧也常为人诟病。不管偶像的“三观”与行为是否正确,部分粉丝都无法容许其他声音出现,以至于在微博、微信等社交公共平台上的“讨伐”屡见不鲜。可见,粉丝经济并非存在于真空中,只有在保证不侵犯他人合法权益的前提下,才有可能求得发展。

  同时,如今粉丝的低龄化倾向愈加明显。他们并不具备独立的经济能力,心理不够成熟,判断能力也较弱。粉丝们的付出与牺牲一旦逾越合理的区间,只会给粉丝经济造成不可挽回的负面效应。但是,要约束、控制粉丝狂热的追星举动,仅靠自律是不现实的。比如,作为公共平台,若对粉丝的行为采取放任自流的态度,滥用平台权力,滥用明星影响力,千方百计从低龄化粉丝口袋中赚取金钱,“秒杀”范丞丞的案例很快就会不断涌现。

  因此,粉丝经济不仅关乎粉丝与明星,也离不开社会方方面面的共同关注与帮助。以此番推出的“明星V+会员”制为例,平台方面是否能出台相应的管理措施,限制未成年粉丝的消费额度与频率,值得关注。另外,若平台不能尽到监管责任,又该承担怎样的责任?如果这些问题始终无法得到明确的解答,那么粉丝经济就有可能在“无人驾驶”的路上越走越远。届时,利益受到损害的可能不仅是粉丝、明星,还有无辜的公众。

  由此看来,粉丝经济本身不该受到非难,但它确实还不具备在大众平台上大肆渲染炒作、大力推广的现实条件。看好粉丝经济前景的同时,更期待规范化、合理化的管理措施早日出台。

  文/李勤余

 

【责任编辑:李师荀】

相关阅读
H5频道
图片阅读
今日热点
今日头条速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