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业三个月后,我明白了这五个道理

2017-10-12来源:青年观察家

  #只有经历痛苦,方能知道真正的救赎#

  今年我在《毕业季:我该成熟了,可还是想当小孩子》(点击标题阅读)中感慨道:“毕业,是离开温水区,一猛子扎进深海。”

  毕业,是一种被一只无形手掌拖曳出玻璃匣子,大口呼吸真实且粗砺的外部空气——这样青黄不接的仓促。

  那时我说,自己其实还没有准备好毕业;但人生马不停蹄,向来等不到你那句高抛的“准备好”落地。就像还没回过神来的我,已经毕业三个月了。

  这三个月简单又复杂。坚持写稿的我,在这一个陌生的阶段,有了一些自己的领悟。

  01

  有能力的人去哪里都风生水起,

  没能力的人只会处处遭拒。

  如果要谈论一个年轻有为的人,我相信很多人会塞大撂大撂的“客观”进去,比如他的环境更顺,他的时机更对,或者他正好遇见了一个贺涵式上司,可遇不可求。

  这些“客观”借口,是心上创可贴,是一场试图用“偶然”,攻克与侵占“必然”的取巧。

  之前实习的时候,我将自己对于高强度工作的无法招架,怪罪到“上海的节奏让人难以适应”上,觉得自己回了家乡便会好。

  但在家乡的实习证明,我骨子里是散的,跟在哪个城市其实无关。

  认识了一位三十来岁还在上海打拼的姐姐,没学历也没家境,从零开始跑销售,不断跳槽、扩宽、多栖发展,十年如一日,一直到凭借自己的收入买下了好几套房。

  有能力的人,走到哪里,哪里便被踏作他的坦途。

  能力不行的人,去了北上广工资只上浮一点点,所谓“为理想打拼”,不过多挤几班地铁而已;能力足够的人,把握得了大城市真正的机会与资源,才真正是舔舐到刀尖上的美味,舌头不沾一滴锋利的血。

  你得承认这个:牛的人走到哪里都牛,而不行的人去一个再“合适”的环境也会不行。

  所以少找借口,多替自己找路径突围。

  02

  长大后没几个人会对你掏心挖肺。

  虽然听起来像空间语录,但这是事实。

  没几个人对你掏心挖肺,不是说大家跟你明争暗斗,一起演甄嬛。没几个人对你掏心挖肺,是说成年人难免要搏个安身立命,所以总是更多为自己的价值实现所忙碌,并非他人。“友情”很多时候,是要退求其次的东西。

  人和人之间空出了安全距离,这是一种孤独,却也是一种自由。

  毕业三个月后,我发现当初的朋友联系逐渐减少,都扑在各自的生活琐事与远大前程中,难以抽身。我知道我们也终将成为完全不同的人,甚至不需要很长时间。

  但正因如此,我反而学会了体谅。

  凡事往后让一让,尤其是感情,不去奢望过多。无止境伸手是小孩子特权,成年后再索取过量的爱意,是叫人憎恨的。

  年轻时最喜拉帮结派,想要过得热烘烘,后来才明白不是所有人都会与你,都愿意与你,保持亲密。

  但独行也未必不好。不热烘烘的时候,脑子兴许更冷静些。

  03

  寻找能够发挥自己最佳水平的平台。

  “寻找”这个词,是说对自己的际遇掌有尽可能多的选择权。不是等待平台走过来,而是你自己朝它走过去。

  本科一位朋友想进报社,问我以后的职业规划,我说我不会去传统媒体,因为它无法发挥我的价值。

  有些平台是别人的梦寐,但与我无关——如果我的长处、我的个人认知与它的核心诉求并不相契,那它一定无法给我最好的发展。

  之前听说一个学媒体的本科生毕业后进金融业,觉得很是莫名。没有专业知识的加持,如果仅仅因为金融业是热门行业而跑去做里面的媒体相关,其实捞的都是些边角料的油水,永远杀入不了它的核心圈层。

  热门不热门,稳定不稳定,很久以后你会发现这些都是次要的东西。

  你擅长什么,就去做什么,你擅长什么,才可能把什么做到极致,为自己带来质的飞升——这才是关键。

  04

  一个人想受到的尊重,

  要靠自己去挣。

  大学这么舒服的环境里,大家其实都蛮客气,一个人只要不作得人仰马翻,不会吃到什么不好的脸色。但毕了业进了社会,你就会发现:大家对待你的态度,是取决于你自己的。

  你开朗,定会有更多人主动与你交流;你内向,小团体自然而然不会顾及你;你积极,领导便愿意派发给你更重要的任务;你惰怠,大家在心里对你的定位,可能就是一个“打杂的”。

  就是这么现实。

  同理,你想要受到的尊重,需要你自己挣过来。

  我认识一些年纪轻轻写作上就很有名头的小姑娘,就连大她们五六岁的编辑,第一次见面也愿意称她们一句“老师”——能得到这个称号的人,自是能力配得上这个称号的。

  毕竟尊重从来不出于强迫,而是他人对你无声的赞美。

  05

  逃避无用。

  “逃避无用”放在最后一条,亦作为结尾。

  “逃避”是我很多年人生的座右铭了。在很多个错综复杂、一片迷雾的关口,我什么都不想做。只想拖。

  一拖一年,两年,好多年,直到幡然醒悟,成年人的世界没有永远的乐园。该吃的苦要吃,该受的怕要受,该走的路更是一步不能少,像《看不见的客人》里,年迈女“律师”给男主角讲过一句:

  “只有历经痛苦,方能得到真正的救赎。”

  而我们,纵使今后还会有更多个“不知如何招架”的时刻,都务必携带好勇敢。避无可避的时候,跟命运短兵相接,大不了硬上,大不了头破血流,过阵子又是好汉。

  人生需要热忱,速朽的时代里,再没有什么经验会永远受用,但至少我们可以闯。

  一双腿坦坦荡荡闯出来的路,会带你通向真正的城堡。

  与你共勉。

  作者:陈大力 

  来源:陈大力(chendali1995)

  编辑:李晨阳 

【责任编辑:吴蕴聪】

相关阅读
H5频道
图片阅读
今日头条速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