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荣根:力邀全球“连续创业者”对接前沿技术项目

2016-08-02来源:南方日报

    前些天,微软亚洲研究院首席研究员孙剑以千万年薪、两位数股份加入face 的消息不胫而走,优厚的待遇让人咋舌……face 目前估值20亿美元,3名创始人是典型的清华理工男、极客,年龄不足30岁。虽然孙剑的加入目前没有官方确认消息,却无意显露了一个正在悄然发生的新趋势……

    这个趋势也和大学教师张小频(应受访者要求化名)有关联。此时,在距离北京大约500公里的济南,张小频正在为了评职称而做最后一搏,此前她已失败了近10次。虽然曾经在全国最好的国家级重点实验室攻读了博士学位,虽然她屡屡在科研中解决各种技术难题,然而,对评职称都毫无帮助。“对于我们偏实践方向(她的研究方向是智能机器人)的老师来说,真的是太难了。学校根本就不看做的研究有多大应用价值,在实践中如何转化为生产力,只是单纯地拼论文。”张小频焦灼而迷茫。“工资和职称直接挂钩,可是为了职称耗费这么多精力又觉得很不值。”她并不知道,一个巨大的机会正在等待着自己……

    时空切换。在位于硅谷中心的斯坦福,却是另一番景象,没人为了发论文而焦头烂额,相反,学校鼓励教师和学生创办自己的公司。甚至,前任校长约翰·轩尼诗(John L.Hennessy)就曾经在当老师时开公司,直到把公司上市并且最终出售后他才全身心回归校园,先后出任工学院院长以及斯坦福校长。这是自“硅谷之父”、曾任副校长特曼以来斯坦福形成的传统。曾几何时,斯坦福也完完全全是一家以科研为导向的学校,技术变现被认为是不务正业,甚至是可耻的。特曼亲手开创了“产、学、研”结合的新路子,鼓励将学术成果转化为商业产品。这种理念不仅成就了斯坦福,更是缔造了硅谷的辉煌。据统计,如今,硅谷收入的50%以上来自斯坦福大学师生创办的企业。这些企业中,耳熟能详的有:惠普、雅虎、思科、SUN、eBay、谷歌、仙童半导体、SGI、LinkedIn、特斯拉,等等。

    我们的视线再次回到北京。在香山脚下的一处公寓中,创客总部合伙人丁晓诚正透过窗户眺望远方的风景。休息片刻后,他打开电脑继续梳理一份技术分析报告,而这,将影响一个技术团队的迭代方向。他并不是全职的团队成员,但作用却同样无比重要。他也看到了那个趋势,并选择了“顺势而为”。

    镜头再次切换,在创客总部位于中关村的办公室,林海臣(应受访者要求化名)经过朋友介绍来拜访陈荣根。他曾是某全球500强公司的业务骨干,6年前辞职创业。项目做得很成功,后被某上市公司收购。半年前,他从公司全部退出,逍遥了半年。然而,终究是从骨子里爱折腾的人,林海臣发现自己越发不能忍受闲适与安逸,心中对于挑战的渴望让他甚至坐立不安。他热切期待做一番“带劲的事”。

    孙剑、张小频、丁晓诚、林海臣,他们现实中完全没有交集。但是,却也有一条隐含的脉络,将他们的联系在一起。这是一条时代的脉络,指向的是大势所趋。

    挡不住的潮流

    和陈荣根聊完后,林海臣内心澎湃起来,用他的话说,“被点燃了”。

    最近,陈荣根接待了很多位“林海臣”。他如是描述他们的特征:年龄在35岁到50岁之间,要么上一个创业项目顺利退出后进入了“空窗期”,要么在公司身处高位却处在“职业倦怠期”。这是不甘于平淡的一群人,多数都有极强的进取心,希望能够做一番事业。执行力、管理能力和商业嗅觉是他们许多人的强项,只是当下缺乏一个能够施展自身才华、同时起点较高的平台。他们有些人考虑过单独创业,但是,没有找到适合自己的方向——令人激动的方向。

    之所以来找陈荣根,是因为创客总部正在孵化一批来自高校以及科研院所实验室的前沿技术项目。“这些项目的特点是,有着非常高的技术门槛以及竞争优势,不过,往往缺乏商业化的思考和市场运作经验。而这些,却是‘林海臣’们的特长。”陈荣根说。

    过去的近一年时间,这种项目,创客总部孵化了18个。在这个过程中,陈荣根深切感受到了实验室极客们深厚的技术功底以及对于技术的专注与热忱。“他们对于技术称得上是‘迷恋’,而且很纯粹,很执着。他们从事的是最前沿的技术研究,从一次次的技术突破中收获莫大的成就感和满足感,对于外在的名利反而不是很在乎。能够沉下心踏踏实实做事情,而且饱含热情,这一点在当下社会尤其难得。”

    与此同时,陈荣根也注意到,有些研究与实际应用的距离较远,因为,在确定研究方向时,并未太多考量市场需求。“如果能有来自产业一线的实战高手做指导,便能够丰富极客们的选择。喜欢纯粹科研的就继续做科研;喜欢与市场接轨的,就根据市场需求调整自己的研究方向,为后期的变现做好充分准备。”

    从“单纯的科研”到“与市场更加密切接轨”,这并非单方面的“一厢情愿”,而是恰好契合了中国当下的宏观历史潮流。

    “此前,中国制造业的发展主要靠劳动力驱动,互联网产品要爆发依赖资本驱动,而下一轮的驱动力,则来自于知识。从资本家到‘知本家’,这个转变正在发生,接下来还会提速。”陈荣根说,“不管是高校院所的科研人员,还是‘空窗期’的创业精英,这是属于他们的时代。而且,尤其重要的一点是,要想到达成功的彼岸,他们需要通力合作。”

    陈荣根觉得,创客总部在这次浪潮中应该做些什么,而且甚至称得上“大有可为”。“都说创投领域正在迎来寒冬,但在实验室,正值春天。”

    创客总部将业务聚焦到孵化高校院所实验室技术,作为“知识资本孵化器”,帮助实验室科技精英完成蜕变。“张小频再也不用为了评职称、涨工资而把时间耗费在‘发论文‘上,她的一项专利可能就抵得上几十年的薪资。而且,国家政策也很支持,根据最新修订的《促进科技成果转化法》,专利如果出售,个人会是最大的获利方。‘产学研’的融合正在进入实质性高速发展阶段,而这会是未来中国几十年不变的趋势。”

    为实验室注入市场驱动力,让科研与产业接轨并且帮助技术顺畅变现,是创客总部的聚焦点。

    伴随着业务推进,创客总部正在推行一项全球范围内的合伙人招募计划。如林海臣一样有过成功创业经历的连续创业者、知名企业高管、以及成功的企业家,都是创客总部邀约的对象。他们可以选择成为创客总部合伙人,以顾问或联合创始人的角色参与到技术项目中去,帮助项目完成“从0到1”的质变;也可以选择直接加入心仪的创业项目,作为项目联合创始人,和极客们并肩创业。“不仅仅是做创业服务,更是深入到一线和项目一起成长。”

    陈荣根在朋友圈发布了这个消息后,好几个创客总部孵化过的企业创始人找到他说,希望未来有机会能够参与进来。

    这让陈荣根很是惊喜。“有过成功创业经验的创业者参与进来非常重要。创业是个不断遭遇问题以及解决问题的过程,有的问题是个性化的,也有许多是同质化的。对于同质化问题,连续创业者已经有过经验和教训,能够顺利规避。而且,对于突发状况,也能有比较好的心理承受力和抗挫折能力。另外,由于在财务上已经相对自由,所以,创业心态也会更好。他们的加入,能够帮助相对比较单纯的技术团队更顺畅地往前走。”

    合伙人丁晓诚说

    丁晓诚是这次合伙人计划推出后第一个加入的。

    他经常被陈荣根成为“神人”。北大计算机系毕业的丁晓诚,曾在多家世界500强公司担任要职,从技术研究开始,做过产品、咨询、销售以及工程管理,而涉及的领域则包括服务器、移动业务、手机操作系统以及企业服务。作为一个热爱哲学的创业者与技术专家,丁晓诚总能极其前瞻地看问题。他曾参与某人工智能项目创业,如今,该项目已经崛起为国内知名独角兽公司。

    陈荣根相信,丁晓诚能够凭借其深厚的技术积淀、行业经验以及商业洞察力,帮助更多的技术团队找到聚焦的方向、避开弯路、迅速成长。

    收到邀约后,丁晓诚欣然应允。“这世界上有两种成功的方式,一是自己是战士,立山头、夺战功;一是自己是军师,帮助勇敢的人去夺取成功。这么多年的经历过来,我觉得自己是后者。”最重要的是,这样一来,“可以长期做自己擅长并喜欢的事情。”

    丁晓诚自称“杂家”。“他把自己定位成“连接点”,“可以帮助一种技术与完全不同的另一个领域的技术对接,或者是与另一种人事对接,或者是与另一种生产方式对接,或者是与另一种生活方式对接,创造业务与产品。这是和真正专注于一个研究、技术领域的专家们最为互补的地方。” 他如此看待自己的这份工作:“和价值的源泉进行交流,进行价值的发现。和我聊,就是要懂科学,要有技术,并且有梦想,然后我们来共同挖掘、实现价值。”

    陈荣根希望找到更多这样的“连接点”,并且通过这些“点”,创客总部会为企业注入更多能量,让“连接点”产生更大价值。

    “每个‘连接点’背后,会有一套后台系统,为项目提供更加全面的帮助——小到公司和商标注册,大到知识产权转让、产业合作对接,满足不同层面的需求。另外,我们还有一套成熟的创业方法论,包括产品模式、市场营销、公司治理等,以及帮助项目找合适的钱、靠谱的人。‘连接点’做价值发现,而后面的系统,做价值实现。”陈荣根说。

    这是一次开拓性的尝试,也并非所有人都看好。不过,来自高校与科研院所的刚性需求以及合伙人的热情,让他信心越发坚定:“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

【责任编辑:于璧嘉】
H5频道
图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