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企小伙弃高薪回乡创业 家乡荒地变药材聚宝盆

2016-07-27来源:红网 作者:杨杰妮 徐朝林

    7月20日下午两点半,贺达书坐在偏厅的红木沙发上,液晶电视里正在播放83版的《西游记》,膝旁孙儿环绕。

    这栋上下两层一共500多平方米的楼房是从去年6月开始建的,一共花了快60万。这在他们村,可以算是数一数二的豪宅了。

    贺达书所在的怀化市溆浦县沿溪乡瓦庄村是一个坐落在雪峰山中的村子,从溆浦县城出发,五六十公里路程需要车行两个半小时才能到达。各种各样的药材是他们唯一的财富。贺达书说,当地有一句话“药材药材,有人要就是财,没人要就只能当柴”。2008年,闯荡回乡的王依清成立了溆浦县君健中药材专业合作社。从此,柴变成财,也跟着富了起来。

    同是金银花价格却比别人低了一半

    贺达书的新房子在一个山坡上,沿着山坡往下走,转两个弯,就到了贺达书现在工作的地方——溆浦县君健中药材专业合作社。现在,他在合作社里担任队长。“队长就是领头做事的,安排轮班。”贺达书说,至于今年种什么品种,不同品种需要注意哪些地方,这些都由合作社管。“哪种品种来了,他们有技术指导,技术员来说一下就可以了。”

    但在2008年以前,情况却大不相同。

    瓦庄村地处雪峰山腹地,除了山丘上少部分田块能够栽种水稻和玉米等粮食作物外,其他都是广袤的深山,是溆浦县最贫困的地区之一。当地农民一直有种植药材出去卖的习惯。但在当时,辛辛苦苦种的药材却卖不了几个钱。“我把金银花挑到隆回去卖,4块钱一公斤出手,结果他们一转手就卖到了8块钱一公斤。”“你4块钱不卖也没办法”。

    见到土地都抛荒,引进药材回来种

    就在贺达书感到无奈时,同乡王依清却看到了商机。

    1979年出生的王依清大专毕业后南下深圳打工,进入一家外企。2005年,他月收入有6000元。在老乡们眼中显然是高薪一族。就在这一年,王依清做了一个让人意外的决定:回家做药材生意。

    “从沿海回来,看到这里因为大家外出务工很多土地都抛荒了,就想引进一些药材回来种。”王依清并没有一开始就回到瓦庄村,而是先去贺达书栽了跟头的邵阳走了一遭,进行市场调查。

    “我们发现玉竹很便宜,邵东基地的鲜货6毛一公斤,市场上干货也只卖3块钱一公斤,我觉得玉竹的价格在这三四年肯定会起来。”2006年,王依清在瓦庄村种了18亩玉竹。第二年,他们又将玉竹扩大到150亩地。“不少农户看我们在种,就也加入了进来。”

    种玉竹让合作社赚到第一桶金

    2008年,王依清决定成立溆浦县君健中药材专业合作社。他和另外6个人一起,每人出资5万元,成为合作社的第一批“股东”。

    同一年,玉竹价格开始疯涨。到了2013年,鲜玉竹涨到20块钱一公斤,烘干切片涨到了140块一公斤。种植玉竹让王依清为合作社赚到了第一桶金。

    但王依清并没有被成功冲昏了头脑。经过几年的不断扩种,玉竹价格已经达到峰值。从2012年开始,王依清就努力控制玉竹种植面积。2011年,合作社玉竹种植面积1060亩,2015年已缩减到400亩。但还是亏了100万。

    “去年我们股东没分红,但对农户并没有影响。”王依清说,合作社在盈余分配方面,采取了“二次返利”的模式:一方面,合作社价收购农户的中药材,在市场不景气时,以保底价收购;另一方面,合作社对中药材进行加工和销售,在扣除生产成本后将所得利润60%返还给社员。因此,玉竹降价,农民在保本收购这一块,他们并不亏。

    目前,合作社发展社员452人,其中建档立卡贫困人口275人,中药材种植面积达400万亩、产量1000万吨。依托君健中药材合作社,共带动1180户贫困人口发展黄柏、黄精、玉竹、多穗柯等中药材8000余亩,已帮助200余贫困人口实现稳定脱贫。

    看着家里的大房子,贺达书说:“十年前,做梦都没有想过,会修这么大的房子。”

    特色财富论

    玩转“大数据”就是他的致富诀窍

    本报怀化讯王依清说,自己最喜欢看的书是唐浩明写的《曾国藩》。“翻了好多遍。”曾国藩的忠诚和对大事的掌控能力让他十分佩服。这对他的影响是:执拗,认为对的事情不妥协,要走下去。

    在中药材市场,变化快,价格波动大是两大特点。因此,及时掌握信息,研判市场动态成为关键。像贺达书这样的村民,虽有手艺,却并不了解市场信息。

    如果缺少掌控能力,就无法让农户们相信自己。因此,王依清在市场信息这一块,投入了大量人力物力。

    在2005年刚回来时,王依清就有了靠大数据研判市场的思想。“当时我在隆回的小沙江市场卖金银花,市场里用电脑与药材信息网站对接信息我们是第一批。”王依清说,当时他们每年花在信息对接方面就要两万多元。

    “市场变化太快,数据很重要。”王依清说,药材信息网站会定期发回数据,比如玉竹哪里哪里雨水比较多,哪里哪里会减产。他们同时也把信息发过去。最后对数据进行解读,再根据情况调整销售。

    有了市场基础,王依清当前的目标是加强技术研发,提高产品附加价值。目前,合作社已与怀化学院、美国俄亥俄州立大学沈昌贤博士、美国佐治亚大学伍卫琳博士签订了四方科研合作协议,共同进行中药材应用于抗癌药物、糖尿病药物、无糖饮料、保健食品、护肤品等的科研开发。

    他们开发出的甜茶即将面世,王依清认为,这将会给他带来下一桶金。

    “十三五”期间,合作社拟投资5000万元,新增玉竹、黄精等中药材基地2000亩,多穗柯基地6000亩,在溆浦县工业园区新建占地面积50余亩的原药提取厂,引进一类药加工生产线1条,二类药加工生产线2-3条,实现年产值5000万元以上,使更多的贫困人口受益。

    贺达书:请问怎么保证社员持续盈利?

    王依清:目前我们在跟科研机构合作,提升产品附加值,开发后半端产品。比如还在试销阶段的甜茶。现在,甜茶(即多穗柯茶,由多穗石柯制成)已被卫计委列入新食品原料,正在公示期。一同被列入的还有铁皮石斛。公示结束并正式公布后,甜茶就可以大面积推广了。我们还准备延伸产业链条,做甜茶以及其他药材的提取物。

    先富问后富

    王依清:会怎么配合合作社?

    贺达书:我们会按合作社的要求做好工作。比如发放的种子不能放久,我们发了种子马上就种。施肥也按要求用有机肥,用农家肥。现在山上的工作归我管,我首先会把这一块管好。收购这一块,农民要按计划,不要一窝蜂,合作社说了挖哪边就挖哪边。

    王依清:品质如何保障?

    贺达书:会努力,按他们指导和要求去发展。合作社的要求就是种药材要种好,管理好。不要发病,长虫子。现在只要合作社统一发了抗虫抗病药物,我们就按时去做。

【责任编辑:于璧嘉】
H5频道
图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