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明:始终“不安分”的创业者

2016-07-27来源:人民日报海外版

图为谢明。本报记者 严瑜摄

图为谢明(右)接受本报记者采访。  

  7月的一天,已然一头白发的美籍华商谢明,从北京飞到美国旧金山。在海关入境处,他跟所有人一样,伸出手指,录入指纹。而跟所有人不一样的是,这套全美边境管理系统的指纹识别技术是由他牵头开发的。

  1980年,当谢明第一次踏上美国的土地时,入境并不需要录入指纹,而他一定想不到的是,多年之后,他不但将自己的技术产品推向了全美甚至世界各地,还收获了个人事业上的成功。如今,他是美国国家工程院院士,曾被《福布斯》杂志评为“25位知名美籍华人”之一,甚至,明年他将作为中国改革开放之后唯一一位大陆移民代表,登上美国国家历史博物馆网站。

  而在与本报记者的交谈中,谢明说,我始终是一个创业者。

  小公司中标一亿六千万

  如今已成为南加州大学校董的谢明,还记得自己刚到美国留学时,感受到的巨大冲击。他说其中最受触动的是,学校有计算机编程课,可以写程序、做实验。那时,计算机时代正徐徐拉开帷幕,半导体工业也迎来飞跃发展的契机。

  很快,硕士毕业后的谢明,就投身到这一浪潮之中,一晃30多年。

  谢明的第一份工作是为一名犹太老板打工,公司里十几位工程师只能轮流使用一台个人电脑。为了提高效率,谢明自己组装了一台电脑,价钱只是“正牌电脑”的1/3。没过多久,同事们纷纷请他帮忙组装电脑。看到机遇的他,就此开始了第一次创业。

  谁知,组装电脑使用的三星显示器,有着很高的损坏率。在亲手修过一些显示器后,谢明给韩国三星公司寄去了一份技术报告。没想到,这份报告最终让他的公司成为三星在美国的五大分销商之一。“他们觉得我提供了有用的信息,而且具备技术能力,于是把‘这块饼’给了我。”

  然而这些只是小试牛刀,谢明真正想做的,是设计开发自己的产品。为此,他将目光瞄向了当时很热门的指纹识别领域,尽管一点相关经验也没有,但他立志将指纹识别设备小型化,用于个人身份的认证。于是,科进公司就此成立。

  “当时全世界只有三家企业在做指纹识别,而且都是世界级的企业。而我们开始的时候,只有12万美元的资本,如果对市场做过调研,绝对不会做这件事。”如今想来,谢明感慨,当时真是歪打正着。

  赶巧的是,创业没多久,洛杉矶县政府需要开发一套救济金发放管理系统,其中要用到指纹识别技术。谢明带着4个人组成的小团队参与了竞标。他的竞争对手包括IBM这样的商业巨头。在此之前,指纹识别技术主要用于刑事犯罪侦破等方面。在技术评审时,另外两个竞标的团队,不得不带着评审人员去警察局、监狱或是刑事调查局等地方,演示如何进行指纹查找。

  “我们团队的做法是,直接推着一台惠普的工作站到社会福利局,当面进行演示。”谢明说,这个小而便捷的创新技术,马上受到了旧金山县政府的高度评价。这个初出茅庐的小公司,与合作伙伴一起,以1.6亿美元的价格中标。

  这不仅是谢明拿到的第一份合约,还意味着他的公司开始打开属于自己的市场。此后,他始终致力于指纹识别系统的创新,不断拉开与竞争对手的技术差距,在美国市场攻城拔寨,并逐渐走向世界。

  2004年,这家以12万美元起步的小公司,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

  在同一个地方跌倒两次

  短短14年,从一穷二白的华人学生,到上市公司老板,谢明的创业之路似乎一帆风顺。但事实上,他和所有创业者一样,也曾多次经历失败。但每一次失败后,谢明选择的都不是泄气,而是从挫折中学习,从而跳得更高。

  上世纪90年代初,就在赢得洛杉矶县救济金管理系统项目之后不久,谢明一鼓作气,与合作伙伴一起开始投标第二个项目——美国联邦调查局需要安装一套新的全国犯罪中心管理系统,其中有一条就是,在警车中即可完成指纹采集和识别等工作。竞争对手是摩托罗拉等巨头,但是有了此前的成功经验及技术优势,这一次谢明自认为胜券在握。然而,就在最后二选一的较量中,他的团队却败给了摩托罗拉。

  “我们没有想到,你们能在这么短时间内开发出符合要求的产品,但这是一个国家安全系统,我们更加看重团队合作精神。”20多年后,谢明依然清晰记得美国联邦调查局一名助理局长在事后总结中说的话。在竞标中,所有的技术问答环节,摩托罗拉都是由合作伙伴来介绍,而谢明公司则由他自己介绍。“我们不觉得你的合作伙伴了解你的技术,如果有一天,你走在路上被车撞了,那么我们国家的安全就可能受到影响。”

  这名助理局长的话点醒了谢明,让他意识到在提高技术的同时,与合作伙伴加强技术互通与交流同样至关重要。

  采纳意见并且做出改进之后,谢明顺利拿下了英国伦敦警察厅的竞标项目,并在第二年再次回到美国联邦调查局另一个指纹识别系统项目的竞标席上。这一次,谢明觉得项目应该“落在自己的口袋里了”。

  “公布结果的那天是1996年1月18日,正好是我40岁生日。为了庆祝,我还提前给自己买了一辆宝马车。没想到竟然输了,真是一个很沉重的打击。”谢明至今刻骨铭心。那次,美国联邦调查局给三个竞标团队各1000万美元做一个演示系统。其中一个团队将这笔钱全部投入到系统搭建中;另一个团队则自行另加1000万美元来攻关;而谢明的团队却提前将250万美元作为利润,并且因为一开始走错了研发方向,不得不用剩下的750万美元搭建了两个系统。

  “这一次的教训是太过自信,内部管理出现了问题。”谢明说,尽管他的团队完成速度很快,技术精度也挺高,但美国联邦调查局依然选择了另外的团队。

  很少有成功者在同一个地方跌倒两次,但这两次特殊的经历,却让谢明在很多年后感慨,如果不是因为失败得够彻底,后来的成功也不会那么顺理成章。

  几年后,谢明的公司开发的指纹识别系统中标美国移民局项目,成为全国性的系统。

  花甲之年仍在潮头之上

  “当年读完硕士之后,父母一直希望我能继续攻读博士,之后从事科研或是教学工作。”谢明说,出身书香门第的他选择创业经商,父母始终很难接受。

  事实上,谢明的母亲从未放弃这个心愿,甚至在每周的家书中都会提。在创业压力最大的几年,谢明都不敢拆开这些信,以至积压了厚厚一摞。“大概有几十封信,我都没打开过,我觉得肯定都是责怪我的。”

  直到2004年公司上市,之后谢明又当选美国国家工程院院士,他的父母才知道,这些年他其实一直都在科研创新的潮头之上。

  “我觉得我就是创业型的。”谢明说,自己始终选择创业,正是因为一颗充满危机感的心,总想着改变和开拓。无论是因自己组装电脑而找到初次创业的契机,还是因为反馈技术问题而成为三星的分销商,或是转型去做指纹识别系统,谢明总是因为“不满足”而主动求变。

  如今,在外人看来早已事业有成的谢明,再次转型,开始了新的创业。“我们的指纹识别技术水平已经超过用户的需求,我希望可以将已有的数据管理、统计分析和人工智能等技术应用到更前沿的生物医药领域。”于是,2011年,谢明卖掉了科进公司,并在两年后创办了一家提供基因检测服务的新公司。

  公司规模从之前的500多人锐减到如今的几十人,经营领域从自己熟悉的指纹识别变为完全陌生的基因诊断,甚至又是经过一番艰难的摸索,才找到现在的发展方向,谢明又把自己送回到创业的起跑线上。

  但他却说,自己欣然享受新的挑战,并选择迎难而上。短短3年,他的基因诊断产品已经进入美国大部分的儿童医院。

  谢明还记得,2009年,作为美国华人精英组织百人会成员的他,在年会上给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颁奖,表彰其为中美关系发展所做的贡献。站在颁奖台上,他对基辛格开玩笑说:“30多年前您访问中国时,如果能提到今天我会在这个台上给您颁奖,那我当时或许就不用在农田里插秧了。”

  当然,基辛格那时没有说这句话,但谢明经过30多年的努力打拼,还是站在了这个台上,为基辛格颁奖。在美国创新创业的舞台上,这位“不安分”的创业家为华人拼得了一席之地。

【责任编辑:于璧嘉】
H5频道
图片阅读